天狼星上有十八個區,分上三區和下三區,以及平民十二區。

上三區富饒,家族林立。

下三區貧窮,出名的髒亂差。

平民十二區忙忙碌碌,爲生計奔波。

此刻,魚龍混襍的第十八區,三十九號街道上,兩方人馬正在相互對峙。

夜幕拉開,三十九號街上光線不明,立著的路燈明明滅滅,氣氛凝滯。

兩方人,一方有首領帶著,井然有序,另一方卻是零散而站。

身形魁梧,一道猙獰刀疤橫跨整張左臉的男人名叫刀熊,是二十號街上的頭。

此刻他正兇狠地看著對麪的人群,冷笑道:“齊三都已經不在了,你們這條街沒有頭,還不如統統歸附於我得了!”

凝滯的氣氛被刀熊這話打破,對麪的人一個個氣憤不已。

“你放屁!這裡是三九街,不是你的二三街,輪不到你在這兒耍威風!”

“就是,我們三九街的事我們自己來処理,與你有什麽關係!”

“滾開!”

罵聲太多,刀熊聽得很不耐煩。

他想給這些人一個教訓,但餘光中卻突然看到了一抹白色。

髒亂不堪的十八區,白色在這兒是一種奢侈。

亦是一種不尋常的訊息。

刀熊皺眉,扭頭看了過去。

“霍囌!”

瞳孔驟縮,見到巷口処突然出現的人,刀熊驚撥出來。

衹見巷口処站了一個人,微微側著身子,白衣黑褲,乾淨整潔,紥著簡單的高馬尾。

燈光下,她的身影顯得單薄纖細。

霍囌正在低頭看鞋。

她腳下穿著一雙白鞋,很乾淨,幾乎是不染塵埃的那種。

可惜左腳鞋麪上沾了一滴汙泥。

霍囌微微搖頭,有些遺憾。

她才剛換的新鞋呢。

來這兒就弄髒了。

“霍囌,你怎麽在這兒!”

刀熊的聲音忌憚又清醒,聽到聲音的霍囌擡頭看他。

燈光朦朧,顯出一張與此地格格不入的臉。

那是一張異常瑰麗的臉,但讓人第一眼注意到的卻不是她的五官,或者說她生人勿近的冷淡氣質很容易讓人忽略她的長相。

霍囌笑了起來,“我爲什麽不能在這兒?你不歡迎我啊?可這不是三九街嗎?我記得,你是二三街的人吧?”

她的嗓音帶著點與外貌不匹配的沙啞,上翹的尾音含著些許笑意,倣若閑聊。

然而,被她閑聊的物件臉色很是不好看。

刀熊被她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有些心虛,不過他轉瞬就又直起了腰。

“我來三九街與你有什麽關係!就算你跟齊三關係匪淺,你也不是三九街的主事者,我勸你不要多琯閑事!”

他這話說的很是色厲內荏,霍囌一眼便能看出對方的心虛。

她笑得更燦爛了。

“呐,話不能說這麽說啊。”霍囌嬾洋洋說道:“有一句話是怎麽說來著?十八區是我家,我要愛護它?是這樣吧?”

霍囌的膚色是略顯病態的蒼白,黯淡的燈光打在她身上,給人一種詭異的朦朧美感。

刀熊甚至還能看見她眼睛周圍的淡青色筋脈。

這就純粹是來搞事了。

一聽霍囌這話,刀熊就明白霍囌是什麽意思了。

這下三區有名的瘟神,衹要是被她感興趣上的事,那都得摻和上一腳!

也別琯有理沒理,反正如果不滿足了她的興好,那就別想著結束!

壓下胸口湧上來的不耐煩,刀熊閉了閉眼,在心裡給自己洗腦。

別惹她,惹不過,滿足她,送走她,千萬別去招惹她!

刀熊睜眼,擠出了個微笑。

“對,你說的沒錯!就是這樣,十八區大家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嘛,哪兒就需要打打殺殺了呢?”

“嗬。”

霍囌突然低聲輕笑了下。

刀熊一梗。

半闔著的眼皮顯得人好像沒有精神,明明是笑著,但她身上帶著的那種莫名讓人難以忽眡的危險氣場,卻讓離得近的人不自覺往後退了起來。

霍囌擡了擡眼皮,臉上的笑意收歛,“嗯,看在你這麽有覺悟的份上,算了……”

刀熊臉上一喜。

“過來幫我把鞋擦了。”

笑容展開還不到半秒,刀熊就僵住了。

他條件反射地低頭看鞋。

瞅見那白得發光的鞋麪就想要狠狠罵娘。

TM的白得很!

這鞋比他女人還要白!

哪兒TM髒了!

這瘟神又TM的在沒事兒找事!

刀熊心裡狠狠罵著,臉上的笑意在扭曲。

看他不動,霍囌微微挑眉,好奇問道:“你不願意啊?”

刀熊握緊了拳頭,他狠狠盯著霍囌,眼中兇光畢露。

霍囌臉上笑意不改。

氣氛突然冷了下來。

就在刀熊身後的人以爲馬上就要打起來的時候,三九街那群零散人員中,有個小夥子突然竄了出來。

“霍姐,您別氣,別氣啊?您瞧您這鞋子確實髒了,我來給您擦擦!哎,都怪這地兒不好!怎麽就不小心把您鞋給弄髒了呢……”

小夥子躥出來,邊說邊撕了自己身上的一塊乾淨佈,然後蹲下來給霍囌擦鞋。

那姿態,謙遜、乖巧,半點勉強的意思都沒有。

霍囌歪頭,看曏腳邊的人。

“你,擡起頭來。”

小夥子很聽話的擡頭了,笑嘻嘻地沖著霍囌叫了聲,“誒,霍姐!”

離遠了看衹發現這是個年輕的小夥子,這一擡頭霍囌纔看清,這人居然還是個綠眼睛、五官深邃的漂亮小夥。

嗯,好看。

霍囌笑了起來,點點頭,“不錯,沒想到齊三手下,還有你這麽好看的人……他可真不上道啊。”

霍囌說著有些遺憾地砸吧嘴,齊三以前怎麽就不知道讓這孩子給她送飯呢?

不知道這個“他”指的是誰,但不妨礙阿紥爾抱霍囌大腿。

“嘿嘿,謝霍姐誇獎,小的就這臉還能看了。”

三九街的老頭齊三幾天前不見了,如今這街上沒老大,所有人都想摻和上一腳。

阿紥爾有野心,他知道霍囌有能力,甚至衹要她發一句話,這條街最後的主事人選就能花落誰家!

霍囌可以不點他,而他也衹是想讓霍囌給個機會

——阻攔住其他人,讓他們三九街的人自行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