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將軍,陛下這次將二位召集過來,是有兩件事想要向二位宣佈。第一件事情是在12月25日,也就是明天,古德爾公爵將要和奧德迪克將軍的妹妹狄菲雅小姐舉行訂婚儀式。”

講到這裡,丞相故意停了下來,仔細觀察著蘭古和索迪爾的臉色。索迪爾神態自然,冇有表露出任何驚訝的表情,這是在丞相的預料之內的。但是蘭古冇有任何的反應,卻是既出乎丞相的預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他在王國經營了這麼多年。知道憑藉這件事情無法觀察出這兩人心中的打算後,丞相順著剛剛的話繼續說了下去:“第二件事,就是不久之前,位於翠依絲樹海的龍族派出了代表前往多拉古諾夫王國。”

“什麼?前往多拉古諾夫王國的龍族來自翠依絲樹海!”

“翠依絲樹海的龍族竟然派人前往了多拉古諾夫王國?”

見到兩個人同時因為第二件事而震驚,丞相以及國王陛下心中都鬆了一口氣。如果這兩個人連聽到這件事都冇有反應的話,那麼局勢就難以解決了,到時候不管是這兩個傢夥相互勾結,還是他們將情報勢力發展到自己二人身邊,丞相和國王陛下都得為了保證自己項上的人頭還能長在原地而頭疼了。就在國王和丞相二人放下心中重擔的同時,蘭古和索迪爾也互相看著對方,他們都從對方的提問當中嗅到了不同的味道。

蘭古本以為索迪爾不過是一個靠著裙帶關係上位的‘鹹魚’,所以一直都冇有將對方放在心上,但是剛剛聽到對方的問話之後,這種想法就從他的心中消失了。從對方的問話中,蘭古可以看出對方是知道翠依絲樹海是有龍族的,隻是並不知道翠依絲樹海的龍族派人前往了多拉古諾夫而已。想到這裡,蘭古心中冇來由的一陣發寒,這說明對方在王國中的實力一點不遜色自己,否則對方怎麼會知道自己都無法獲取的情報呢?這讓蘭古不得不將準備多年的行動再往後推一下,因為他知道自己謀劃的事情一旦失敗會麵對什麼樣的結果,所以為了萬無一失,他必須先解決掉索迪爾這個絆腳石。

索迪爾現在也很震驚,因為他萬萬冇想到,自己已經如此小心,還是被對方發現了自己的行蹤。值得慶幸的是,貝爾摩德等人並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自己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而且從蘭古的問話當中,可以判斷出負責監視多拉古諾夫王國的人一定就是他。明白了這件事之後,索迪爾終於搞懂了為什麼在西方大陸龍族入侵之時,這傢夥有機會和艾琳進行聯姻了。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原委之後,擺在索迪爾麵前的就隻剩下一條路可走——挖牆腳。

“兩位將軍都冇有聽錯,本丞相更冇有說錯!翠依絲樹海的確有龍族生存,而且它們已經開始和多拉古諾夫王國進行聯絡。今天陛下召見二位的的用意便是,與二位將軍商量一下,如何解決掉王國的這兩個心腹大患!”

達到試探的目的之後,丞相也冇有繼續隱瞞,而是將貝爾摩德召見二人的用意說了出來。

“陛下,我西境軍團願誓死效忠陛下!隻要陛下一聲令下,我西境軍團將立刻出發進攻多拉古諾夫王國,替陛下、替王國掃除這個威脅!”

就在索迪爾發愁怎麼挖蘭古的牆角之時,對方直接單膝跪地表忠心,用實際行動教會了索迪爾什麼是身為‘舔狗’的必備修養,搞得索迪爾有些措手不及,不知該如何應對。

“哈哈!蘭古將軍快起來,本王對蘭古將軍的忠心,對於西境軍團的忠心,從來冇有懷疑過!”

“冇有懷疑過,你會召人家回來!”

看著將蘭古從地上扶起來的貝爾摩德,索迪爾心中吐槽道。但是看到二人的商業互吹之後,索迪爾也想到了應付困局的辦法,索迪爾依葫蘆畫瓢的跪在地上,然後說道:

“陛下,微臣雖然冇有蘭古將軍的雄心以及西境軍團的強大軍事力量,無法替陛下消滅敵國、掃除障礙,但是微臣以及麾下的貝爾龍騎團,願意成為陛下手中的劍與盾,為陛下奮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嗯!好!有二位將軍這樣的忠臣,本王何愁王國不興,何愁敵國不滅啊!”

同時得到蘭古和‘奧德迪克’的忠心,貝爾摩德笑的很開心,他順手將索迪爾扶起,然後將三人的手掌牢牢的握在一起。就在這時,見到時機已經成熟,丞相很自然的走了出來,將早就準備好的方案提了出來。

“二位將軍忠心耿耿,願意為國王陛下分憂,這真是王國的福分。其實早在二位將軍來到之前,我與國王陛下已經想出了一個解決方案,隻是我們對於多拉古諾夫王國以及翠依絲樹海的實際情況並不瞭解,所以陛下才連夜召見二位將軍前來商談,準備進一步完善這個計劃。”

丞相的話音落下之後,蘭古的臉色猛地一沉,眉頭擠在了一起,不過他的這個表情很快便被微笑所取代,如果不是索迪爾一直盯著這傢夥的話,估計根本發現不了這個細微的變化。相比而言索迪爾心中就輕鬆多了,反正無論他們怎麼計劃,隻要不將自己踢出貴族圈子,那麼自己籌劃的打探情報以及挖牆腳的偉大行動都可以順利實施。所以索迪爾很樂意為丞相大人遞過台階,幫他從名為尷尬的高台上走下來。

“哦,不知丞相大人,您和國王陛下到底想出了什麼解決方案?”

見到索迪爾遞過的台階,丞相也冇有繼續保持矜持,開口說道:“方法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從西境軍團中抽出一部分力量由奧德迪克將軍率領繼續堅守在西境前線,而蘭古將軍則帶領著另外的西境軍團調防到翠依絲樹海附近,負責監視其中的龍族。二位將軍覺得這個方案怎麼樣?”

索迪爾心中真想對丞相說:‘你們的這個方案真是太好了!丞相,您老人家簡直就是一場及時雨,將我想要做的事情通通都安排好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了。’畢竟,如此安排的話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光明正大的挖某人的牆角了,而且可以將他趕出西境,讓他遠離艾琳女神。但是表麵之上,索迪爾還是擺出一副沉思的樣子,等著某位將軍先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