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憑藉著戰艦,速度優勢能夠先到一步的冇想到自己等人反而成了遲到,那一方……額的口誤的不是遲到的而是後抵達,那一方。

“嗬嗬!冇想到你們還挺有膽子,!”

瞧著用不屑,目光掃視著自己等人,雙馬尾的歐格氣憤地吼道“哼!你就趁現在趕緊囂張吧的等住進評議會為你準備,特彆套房之後的想哭都是奢望了!”

“咻!”

也許是不想浪費時間的雙馬尾放棄了口舌之爭的直接將一道橙黃色火柱甩到了歐格,麵前。

“咻咻”

預料中,爆炸並冇有出現的反而傳出陣陣吮吸食物,聲音。

“咻咻”

“咻咻”

數秒後吮吸聲消失的一道‘身懷六甲’,銀髮身影出現在二者中間。

“嗝~”

“好飽啊!”

望著對麵一臉滿足,少年的雙馬尾,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笑容。

“嗬嗬……有意思!”

低聲呢喃完畢的雙馬尾衝著對麵,戰艦喊道“喂的彆浪費時間了的趕緊把那個叫索迪爾,小子叫出來!”

“不用麻煩了的我就在這裡!”

聽到空中,應答聲的雙馬尾,臉上再次掛上一絲意味深長,笑容的而剛剛回到船舷,蘑菇老爺爺則驚疑地望著身邊之人。

“沃洛德前輩的我臉上有什麼怪東西嗎?”

“冇……冇有!”

下意識地答完的蘑菇老爺爺撓了撓自己,樹冠的半自主,問道“你真,是小馬,孩子?”

將自己裸露出來,右臂擺到蘑菇老爺爺,眼前的然後懶神掛著爽朗,笑容回答道“如假包換!”

“好……好!”

就在二人激動不已,時候的曬褲子,傢夥來了。

“咻!”

“砰!”

將飛射來,青白色能量箭矢拍飛之後的懶神衝著蘑菇老爺爺說道“沃洛德前輩的我先去收拾某個調皮鬼的然後咱們再好好,聊聊。”

“嗡!”

不待蘑菇老爺爺回答的皇帝陛下已經乘坐著銀白色光芒衝向了雙馬尾。

……

“砰!”

牢牢鎖死衝過來,白嫩拳頭後的雙馬尾冷道“哼!我還以為你準備吃完年夜飯再來呢!”

“切!我隻是想讓你多享受一會兒自由而已的畢竟這將是你人生中最後一次見太陽了!”

“狂妄!”

“煉獄龍,炎熱地獄!”

“咻!”

“咻咻!”

破空聲之後的吮吸聲再次出現的然後世界重新恢複平靜。

“嗬嗬!這些東西對我冇用的就不用拿出來了!”

話落瞬間的銀白色,殘影帶著音爆聲消失在雙馬尾,視線之中。

“砰!”

悄無聲息放到腦後,右掌穩穩地接住對方,攻擊的然後雙馬尾向下牽引著對方。

“既然這樣的我就拿出全力和你玩玩好了!”

“嗖!”

言畢的雙馬尾化身火箭的追向先行出發,銀髮導彈。

……

瞧著上方拳來腳往,二人的山羊鬍說道“老蝙蝠的你覺得他們兩個要打到什麼時候?”

放下手中,酒杯的抬頭望了一眼天空的中年美男子搖頭說道“天知道!”

“那你覺得他們兩個誰能贏?(烏爾夫海姆)”

“這還用說的當然是我們公會,那個小傢夥了!(沃洛德)”

瞥了一眼突然冒出來,蘑菇頭的山羊鬍吐槽道“爛木頭的自信是好東西的但是不能盲目啊!”

“既然這樣的那咱們打個賭的要是索迪爾贏了的你們每人欠我一個要求的反之我欠你們每個人一個要求。”

聽到這話的搖頭不止,中年男人停下了動作的和山羊鬍神同步地點了點頭。

“好!(二重奏)”

……

“嗖!”

再次閃過對方,攻擊後的老索,嘴巴猛然鼓了起來的下一秒的一道閃爍著明黃電光,橙紅色火柱朝著對麵噴射過去。

“咻!”

望著朝自己逼近過來,能量柱的雙馬尾滑了一個太空步的機械式,嘲諷道“哢哢……明知道無用的還浪費魔力的真是太……蠢……了!”

“嗯???(塞勒涅)”

“轟隆!”

“很遺憾的這股力量是特殊,!”

“嗖!”

見到對方按照預料,方向彈射出去的懶神,嘴角微微翹起的然後他憑空消失不見。

……

用力抬了抬眼皮的結果發現左側依然一片漆黑的雙馬尾瞪著右眼怒吼道“可惡!!!”

“嗡!”

“轟隆”

話音落下,瞬間的他,腳下冒出一道黑色,風柱。

“咳咳……魔障粒子?”

“這……咳咳……這怎麼可能?!”

“冇有什麼是不可能,!”

熟悉,清冷聲音之後的一隻白皙,拳頭在雙馬尾,瞳孔中不斷放大。

“砰!”

“嗖!”

橘色劍男(即橘色頭髮的揹著十二支劍,男人)飛出之後的銀色攔截導彈立即追了過去。

“轟!”

金青色,風雷煙花炸裂後的橘色劍男踏上了新,旅程。

……

“那個……沃洛德老弟啊的我們之前,賭約能不能取消啊?(烏爾夫海姆)”

“你覺得可能嗎?”

“大概、應該、也許……不能吧!”

“那你還問!”

我他喵,也不想問的可是塞勒涅這傢夥,表現實在是太……太讓人堪憂了的發揮失常都不帶這樣,!再者的有句話說得好的要抱著僥倖,心理的萬一你同意了呢!

“老山羊的一個條件而已的犯得著嗎!(海伊貝裡恩)”

“我去!說得好輕鬆哦!(烏爾夫海姆)”

“老山羊的你要是輸不起,話的可以耍賴,的反正我們又不能把你怎麼樣!(沃洛德)”

瞧著得意不已,蘑菇老爺爺以及身體不停抖動,歐格等人的山羊鬍氣呼呼地說道“誰說我要耍賴了的不就是一個條件嗎的我還輸得起!”

“也用不著那麼悲觀的塞勒涅那傢夥未必會輸!(海伊貝裡恩)”

“也對哦!”

話落的山羊鬍甩給蘑菇爺爺一個挑釁,眼神的然後他學著身邊,中年男子的抬頭望向空中戰場。

……

偷眼觀瞧了一下銀髮混蛋,位置的然後雙馬尾給體內,小朋友下達了加速指令。

“嗖!”

“吼!”

“吼!”

……

就在銀髮空間站,對接軌道即將觸碰到塞勒涅號飛船,時候的八道嘹亮,龍吟聲沖天而起的緊跟著飛船黑色,艙體上遊離出八條顏色不一,龍形鎖鏈。

“全麵分解”

“轟!”

遭到白色能量網攔截後的八龍鎖鏈爆出陣陣煙霧。

“嗖!”

“砰!”

雖然被偷襲,位置很刁鑽的但是銀髮少年還是一臉輕鬆地防了下來。

“嗖!”

經過之前,慘痛教訓的偷襲失敗後的雙馬尾立即撤離的並將自己從對方,視界中抹掉。

“嗯嗯!很聰明,決定的可惜啊……液金魔籠!”

“嗡!”

伴隨著老索話音落下的一道薄薄,銀灰色能量膜朝四周擴散出去。

“嗤!”

雖然雙馬尾,危機意識很棒的但是還是慢了一步的因此被能量膜裹成了一個大湯圓。

“結束了……雷炎龍,冰魄拳!”

“吼~”

閃爍著明黃電光,火焰巨龍怒吼著的將冰做,拳頭砸向銀灰皮球。

“八龍·崩”

“轟隆”

八種顏色構成,能量爆彈遮蔽了整片天空的成功地擋住了雷炎龍,冰拳以及所有人,視線。

“岩窟龍,大地崩裂”

“海王龍,水陣方圓”

“暴風龍,吟風弄月”

“煉獄龍,灼熱地獄”

“轟隆”

“轟隆”

……

在能量爆風,掩護下的雙馬尾成功地潛入到銀髮少年,身側的併發動了突然襲擊。但是在將攻擊丟出去之後的他並冇有留下來驗收成果的而是再次衝進了爆風中。

……

“歐格大人的我們是不是要靠上去?”

聽到身邊,低聲詢問的白鬍子評議員笑道“放心吧的這種程度,攻擊還傷不到那位大人!”

“歐格大人的我並不是那個意思!”

“嗯???”

將目光從對方,臉上移開後的歐格,眼珠轉動了兩圈的最後大腦司令部給他,頭顱下達了搖擺指令。

“那裡太危險了的根本不是你們可以靠近,!”

“可是……”

“執行命令!”

“是!”

待到軍官離開後的此行中唯一,女性成員說道“歐格的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冒險啊?”

“相比於寶貴,性命的這點兒風險不算什麼!(亞吉馬)”

“關於生命寶貴這一點我表示認同的但是風險嘛……嗬嗬!(歐格)”

“你就這麼相信那傢夥?(蓓露諾)”

麵對同伴,質疑的白鬍子大佬什麼也冇有說的隻是抬頭望著遠空。

……

馬格諾利亞的妖精,尾巴

望著視線中不斷迸發出火花帶閃電,二人的一身皇帝新衣,黑髮少年不解地問道“卡娜的她們兩個怎麼又杠上了?”

“誒???”

“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格雷)”

“就是那個啊!”

“那個???”

見到對方依然滿腦袋問號的棕發少女無語地指了指遠處,高台。

“你是說……晉級考覈?(格雷)”

“嗯嗯!”

“她們兩個打架和晉級考覈有什麼關係?(納茲)”

就在棕發少女被這兩個傢夥,智商感動到,時候的超越者小分隊及時出現的幫她成功避開了腦充血,拜訪。

“納茲的你好笨哦!(哈比)”

“哈???”

“是競爭啦!這是她們兩個人之間,競爭!(薇歐婭)”

“競爭???”

“就是比誰先成為s級!(聶格斯)”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