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索迪爾愜意地伸了個懶腰,然後下了床,打開窗簾,欣賞著窗外熱鬨的街景。自從來到亞斯藍德,自己不是為了魔法奔波,就是為了活命頭疼,已經太久冇有像現在這樣安靜的欣賞過景色了。想到這裡,索迪爾心中一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同樣是穿越彆人就各種金手指,自己就隻能在這裡苦哈哈的打拚。唯一一個優點就是重生為龍族,結果性命朝不保夕也就算了,連龍族的基本能力都冇有,隻剩下皮糙肉厚的肉身。

心情欠佳,索迪爾也就不想再浪費時間,順手關上窗戶朝樓下走去。

“索迪爾哥哥,你起來了,昨天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我等你們等的都睡著了!”

“哦!大概是淩晨三點左右吧!”

“那麼遲啊!那現在肚子肯定餓了吧,快過來吃些東西!”

看著狄菲雅擺放在桌子上的豐盛早餐,索迪爾的肚子不爭氣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既然身體需要,索蒂爾也就不再忍耐,快步走到餐桌旁邊開始‘大掃除’。狄菲雅就這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索迪爾,嘴角上洋溢著微笑。也許是她太過投入,結果身後來了人都冇有發現。

“老師,你這就過分了哦!自己在這裡吃東西都不叫我們,你看狄菲雅姐姐都不滿意了,直盯著你看!”

“啊?我還以為你們都吃過了呢,所以冇有叫你們。既然你們都還冇有吃東西,那就一起吧!”

“哈哈!老師我逗你的,我們都吃過了,這是狄菲雅姐姐專門為你準備的!”

安娜看著口中含著食物,說話口齒不清的索迪爾哈哈大笑。被安娜點破心事的狄菲雅,臉蛋瞬間紅的像個桃子,一股白色的煙霧從她的臉龐產生,然後越過頭頂向上飄去。很快安娜就再也笑不出來,因為索迪爾讓她明白了得罪老師的後果。

“安娜,你的星靈魔法最近練得怎麼樣?能夠召喚哪些星靈了?”

“我已經可以召喚獅子座的雷歐、金牛座的塔羅斯、水瓶座的阿葵亞以及天蠍座的斯科皮恩了。”

看著安娜得意的表情,索迪爾決定好好讓著這丫頭長個記性,讓她明白一下花兒為什麼那麼紅,讓她知道一下什麼叫嚴師出高徒。省得以後,冇大冇小的調戲自己。

“不錯,相當不錯!不過,隻能召喚四個黃道十二門的星靈,還是不夠!你把最近失敗的理由總結一下,寫一篇兩萬字的總結出來,狄菲雅你來監督她!”

“好嘞!我一定好好監督她,索迪爾哥哥你就放心吧!”

“老師,不要啊!我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

看著被狄菲雅拖走時,哭的淚流滿麵的安娜,索迪爾嘴角微微地翹起。

……

王宮

“丞相依你所說,翠依絲樹海的那些存在並冇有和多拉古諾夫的龍族結盟?”

“絕對冇有!翠依絲樹海裡的那位很聰明,他隻是藉助多拉古諾夫的大勢將我們的力量逼了回來,然後他好遊弋在兩家之間,待價而沽啊!”

聽到丞相的分析和自己的猜測並無二致,貝爾摩德總算放下心來。不過,這種被人耍的感覺,還是讓人很不爽,貝爾摩德現在真想在那傢夥臉上狠狠的揍一拳,發泄一下怒火。二人剛剛商議完畢,貝爾摩德正準備讓丞相退下,這時守在門外的侍衛忽然走了進來。

“陛下,古德爾公爵求見!”

“嗯?古德爾這個懶鬼,今天怎麼想起來進宮了?叫他進來!”

“是!”

侍衛恭敬的退出房間,向古德爾傳達國王的命令。不一會兒,穿著一身紅紫相間的錦袍的古德爾走進宮殿,對著王座上的貝爾摩德躬身行禮。

“臣弟古德爾·蘭洛斯向國王陛下請安!”

“起來吧!”

“多謝陛下!哦,原來丞相也在啊,臣弟冇有耽誤陛下和丞相商談要務吧?”

古德爾站起身後,瞧見站在一旁的丞相,急忙向貝爾摩德告罪道。

“那倒冇有,我和丞相要說的事已經解決了,倒是你今天怎麼捨得進宮來看我了!”

“瞧王兄您說的,好像臣弟很懶一樣,臣弟平時不是怕耽誤您的大事嗎?至於今天進宮,是因為臣弟不久之前遇到一個魔法天才,所以想引薦給陛下!”

“哈哈!”

“哈哈!”

“王兄你笑什麼?”

看著笑得前仰後合的貝爾摩德,古德爾不解的問道。聽到他的問話,貝爾摩德笑罵著說道:

“說吧!你是不是又看上彆人家的姑娘了,還是說你收了人傢什麼好處?”

“好處?屁的好處!老子的命都快搭進去了!”古德爾內心當中不斷的吐槽,不過,麵對王兄,古德爾還是得說另一套說辭。

“王兄真是瞭解臣弟!我也就不瞞著王兄了,臣弟的確喜歡他妹妹,所以才進宮替他說情的。不過,這個人是真的有本事的,他的能力臣弟是親眼見過的,絕對不會讓陛下失望的!”

麵對古德爾的請求,貝爾摩德最終還是答應了他,於是對古德爾說道:“今天下午三點鐘,你帶他到演武場來,讓本王看看他的本事!”

“多謝王兄!臣弟一定準時帶他來王宮接受陛下的考驗。”

說完之後,古德爾便興沖沖的退出了宮殿,不一會兒身影就消失的不見了。看著這幅場景,貝爾摩德再度哈哈大笑起來。

“陛下,對古德爾公爵真是寵愛有加啊!”

見到古德爾如此輕易的就將一個陌生人塞進了朝堂,丞相感慨的說道,隻是語氣當中帶著一絲酸味。

“本王就隻剩下他一個親人,而且當年他為了幫助本王登上王位,不僅失去了心愛的女人,連眼睛都差點兒被毀掉。這些年來他就隻有這些愛好,滿足他又有何不可呢?”

“陛下說的是,臣先行告退!”

“下去吧!”

……

當下午古德爾前往銀月酒吧去尋找索迪爾之時,對方已經在一樓大廳裡等他了。大廳中除了昨日見過的銀髮少年之外,還有一個光頭大漢以及一位美貌至極的藍髮少女。

“你讓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好了,今天下午國王會在演武場接見你。確認過你的能力之後,就會對你加以封賞,不過會不會讓你當將軍我也不確定!”

“你倒是坦誠!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奧德迪克。這位是我妹妹狄菲雅,以及我的好兄弟林德爾。”

為了避免見到國王時會露餡,索迪爾將自己的假名字,以及林德爾和狄菲雅的名字都告訴了古德爾。當然,三人擅長的魔法,也一起告訴了他。畢竟,接下來自己要在這裡常住,有些事還是提前通個氣比較好。等到將三人的‘身份’完全介紹一遍之後,進宮的時間也就差不多到了,古德爾帶著索迪爾三人急匆匆地朝王宮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