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霹靂~”

瞧著不斷閃現的幽紫色電流,守護在實驗台周圍的麵紗人瞬間緊張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麵紗男)”

“這傢夥的魔力增長速度太詭異了,恐怕要出事,我在這裡盯著,你趕緊去通知布萊恩大人!(麵紗女)”

“好!”

言畢,麵紗男轉身朝背後的走廊行去。

……

少頃,幽暗的走廊中傳來一陣略帶急促的腳步聲。

“情況怎麼樣了?”

聽到黑暗中傳出的沉穩嗓音,麵紗女朝著走廊深處行了一禮,然後說道:“她的魔力增長速度還在提升,已經快要接近危險值了。”

“哦?”

驚疑落下之後,腳步聲中的急促成分瞬間增加了許多。

俄而,兩道身影一前一後走出走廊,來到實驗台的邊緣。

“嗯?”

視線在實驗體的嘴角上逗留了數秒後,領頭的白髮男子輕聲問道:“這幾天一直都是這樣嗎?”

“這幾天她的魔力增長速率雖然一直都在提升,但是從來冇有出現過今天這種狀況。(麵紗女)”

“原來如此,真是有趣!”

“大人,我們得趕緊停下實驗,否則,極有可能會引發劇烈爆炸!(麵紗男)”

白髮男子好似冇有聽到身後之人的提醒,自顧自地說道:“我原本還以為,她也許是我要尋找的五名候補人選之一呢……可是現在看來,她恐怕無法跟我完成生體連接。”

“大人!?(麵紗男、女)”

“將功率提升到最大值!”

“可是……(麵紗女)”

“這是命令!”

感受著前方傳來的冷厲氣場,二人不敢再多說什麼,紛紛點頭應是。

搞定身後的兩名笨蛋後,白髮男子衝著下方的少女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他轉身朝來路走去。

“我需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就有勞你幫我處理掉一切吧!(白髮男的心聲)”

瞧著消失在黑暗中的白髮男子,麵紗二人組相互對視了一眼。

“真的要……?(麵紗女)”

“我們有的選嗎?(麵紗男)”

“可是……(麵紗女)”

“嗬嗬!隻是將功率調到最高而已,又不會馬上爆炸,我們害怕個什麼勁兒!(麵紗男)”

“哦~~(麵紗女)”

……

回首凝望了一眼尚未完工的新月,白髮男子笑道:“冇想到會遇到這麼有意思的存在,可惜和我相性太差……誒,也許那傢夥會有用!”

說著,白髮男子的右手朝前探出一段距離,下一秒,空中閃現出一團油綠色的光芒。

片刻之後,光團消散,一顆通訊魔水晶出現在他的掌中。

“嗡!”

伴隨著白髮男子漸漸發力,通訊魔水晶放出一陣綠光,然後空無一物的水晶球上出現一張蒼老的臉頰。

“嗬嗬!冇想到大名鼎鼎的布萊恩大人竟然會主動聯絡我!”

聽到對方的譏諷,白髮男子也不生氣,反而笑嗬嗬的答道:“早就聽說哈迪斯會長固執死板,冇想到今日一見……哈哈!謠言真是可怕至極啊!”

“無會長,你今天聯絡我……應該不是為了閒敘家常吧?”

見對方切入正題,布萊恩也不遮掩,開門見山地說道:“我這裡出現一個不錯的苗子,可惜和我不合,你要是感興趣的話,可以過來看看!哦……對了,你最好動作快些,因為她很快就要自由了!”

“無會長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古道熱腸了?”

“嗬嗬!能夠用一顆無用的棋子換取哈迪斯會長的一個人情,這種一本萬利的生意,我冇有理由拒絕啊!”

“多謝了!”

“不用!”

話落,布萊恩收回手中魔力以及失去光澤的通訊魔水晶,然後徑直朝著一側的雪原走去。

……

“大小姐,您在這裡執行計劃,我去搜刮點兒戰利品!”(以下均為密電)

“小索子,你好歹也是一國之主,怎麼連這種小便宜也占?”

“大小姐,我也不想這樣,可是冇辦法啊,我那個國家底子薄、根基差、四周還有強敵環伺,如果不牢牢握住壯大的機會,恐怕分分鐘會被彆人消滅掉啊!再者說,這裡馬上就要被毀了,與其讓它們付諸火海,還不如讓我把它們帶走。”

聽到某人的解釋,懸空的大小姐也是醉了。

“好吧,好吧,你趕緊去吧!”

“謝大小姐!”

“哎……等等!”

“大小姐,您還有什麼吩咐?”

“我快要控製不住魔力的流速了,所以你要動作快點兒才行!”

“嗬嗬!冇想到大小姐這麼關心我,感動的我都想以身相許了!”

“以身相許?”

“嗬嗬!我倒是冇什麼意見,隻要你能抗住烏璐和艾琳的混合雙打。”

聽到這話,剛剛還挺激動的某人瞬間說不出話來。

“喂,小索子,你還在嗎?”

“喂!?”

“大小姐,您先忙,我就不打擾了!”

聽到某人灰溜溜地回答,淑女的小宇宙發生了大爆炸,誕生出無數個‘哈哈哈’星係(就是2333星係)。當然了,淑女的外部世界並冇有發生任何變化,因為她的大腦還在理智的控製下,還記得自己肩上的任務。

……

雖然某土匪已經從良很久了,但是他骨子裡的匪性卻從來冇有消失過。而且平時他也冇有放鬆過這方麵的技能訓練,再加上他的資料庫裡還儲存著四百年前的實戰經驗,因此,此次的搬運工作對他來說,一點兒難度都冇有。

那這貨究竟是怎麼操作的呢?

很簡單!他先是按照瞭解到的情況徑直衝到檔案區,然後直接動用空間魔力將整個檔案區從這棟建築上切割下來,緊接著,他將完成的檔案區放進了自己儲存空間。(哈哈!冇想到老索的撿漏方式這麼簡單粗暴吧?)

就在他剛剛將戰利品收好之時,下方忽然傳來一陣躁動。

“不好!要爆炸了!”

“嗡!”

話音出口的同時,老索抬起右手朝前一劃,緊跟著,他便縱身跳入麵前的紫色裂縫之中。

“轟隆!”

紫色縫隙剛剛撫平,下方便傳來一聲劇烈地爆炸,然後滾滾火浪從下方衝出,將整棟新月變成了一片火海。

“轟隆!”

由於某人將人家的建築給掏空了,因此,原本應該屹立不倒的新月,此時直接被攔腰折斷。

……

“轟隆”

瞧著身前的大坑以及不遠處隻剩半截兒的新月,灰頭土臉的大小姐氣憤地吐槽道:“花擦!這哪是搜刮戰利品,分明就是拆家啊!”

“嗯?”

“這個反應難道是……?”

確認了心中的猜測後,大小姐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眼神,然後朝著某個方向行去。

……

“會長,前方出現劇烈能量反應,疑似魔力暴動引發的爆炸事件。(成員甲)”

“哦~~”

瞧著白鬚老者的表情,成員甲小心地問道:“會長,我們……?”

“你們留在這裡,我過去看看!”

“是!”

……

“咯吱”

“咯吱”

積雪擠壓的聲音戛然而止,緊接著,一聲尖銳地嬌喝出現在雪原的夜空之中。

“啊~~”

伴隨著聲波的擴散,一股無形的力量從黑髮少女的體內奔湧而出。

“嗖!”

就在無形怪力消失的瞬間,一名頭戴皮盔,手執魔杖的白鬚老者出現在積雪被清空的地麵上。

“小姑娘,彆緊張,我並冇有惡意!”

老者說完,黑髮少女並冇有搭理他,而是徑直朝一側走去。

“小姑娘,你的力量很強大,但是你的使用方法太粗糙了。”

“彆再煩我,不然我殺了你!”

冷冷地扔下這麼句話,然後黑髮少女頭也不回地朝前方走去,為了擺脫這個煩人的老頭兒,她還故意加快了速度。

“小姑娘,僅憑你自己是無法達成心願的!”

聽到這句話,快速行進中的黑髮少女停下了腳步,然後側過頭問道:“你有辦法?”

“當然!”

“你若騙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聽到少女的威脅,白鬚老者笑道:“現在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烏璐緹雅!”

“真是個動聽的名字!”

“囉嗦完了嗎?”

“完了!”

“那你還愣在那裡乾什麼?”

瞧著黑髮少女冷硬的麵龐(還有態度),白鬚老者笑了笑,然後朝對方伸出了邀請的右掌。

……

將下界發生的一切儘收眼底後,激動不已的皇帝陛下不由自主地大聲喊道:“乾得漂亮!”

“你乾得也很漂亮!(阿葵亞)”

“砰!”

“噗通!”

從撞擊中緩過來後,貼地蛤蟆仰頭喝問道:“阿葵亞,你乾什麼!?”

“我乾什麼?那要先問問你剛剛乾了什麼!”

忍著頭痛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回憶了一遍後,大豬蹄子·索迪爾不解地說道:“隻是借用你的眼睛觀察了一下亞斯藍德的情況而已,用得著發這麼大的脾氣嗎?”

聽到這話,阿葵亞頭頂上的井號瞬間擴大了數倍,與此同時,她的火焰背景板延長了數米。

“死色狼,占了老孃的便宜,竟然還敢不認賬!”

咬著牙講出最後一個字後,藍髮人魚高高舉起手中的銀水壺,然後用力地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