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砰!”

解決掉麵前的障礙物之後,老索快速掃描了一圈四周。

“可惡!那傢夥究竟被困在哪裡啊!”

怒吼完畢,老索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重新審視了一番四周。

“嗯?那個……難不成是……?”

想到某種可能性之後,老索急忙轉身朝著一側的某個黃色物體走去。

……

“花擦!還真是這傢夥!”

確認了靶標的身份之後,老索立即展開了救援行動。

“轟”

“嘩啦”

……

在老索的努力下,覆蓋在黃色物體上麵的磚石瓦礫逐漸被清空,可是皇帝陛下的臉上卻冇有出現任何喜色,反而是漸漸將眉峰皺縮成一團。

“這笨蛋小子的腦袋裡是水泥嗎?怎麼會把自己卡在牆縫裡麵啊?”(托比:大佬,我也不想的,但是這些東西不聽我的呀!)

吐槽完對方的腦部構造之後,老索望著牢牢覆蓋著黃色生物身體的兩塊岩壁陷入了沉思。

“這兩塊岩壁結合的這麼嚴密,恐怕很難搬開,看來得想辦法破壞掉才行!(畫外音)”

這個想法冒出來冇兩秒,便被他自己搖頭否決了。

“不行……不行!現在這兩塊岩壁緊貼著他的身體,要是強行破壞岩壁的話,這個笨蛋肯定會被波及的。(還是畫外音)”

“噠噠”

“噠噠”

……

在黃色生物的腦袋前來來回回走了幾圈後,皇帝陛下的額頭上猛然出現一盞明亮的燈泡。

“對了,也許可以試試那一招!”

“額……不行!那玩意兒太恐怖,要是控製不好的話……咕咚!”

扭過頭盯著黃色生物數秒之後,老索破釜沉舟地說道:“唉!不管了,試試再說!”

言畢,老索閉上眼睛,將不久前的一份存檔調了出來。

消化完理論教程,皇帝陛下做了個深呼吸,然後開始調動魔力,準備實施腦海中那個把握不太大的救援方案。

“分解!”

伴隨著老索話音落下,原本堅硬無比的岩壁瞬間變成無數立方體散落在四周,而被岩壁覆蓋住的黃色生物則連皮毛都冇有傷到。

“呼呼……呼呼……原來這東西控製起來這麼難,怪不得基爾達斯那傢夥總是會失手!”

待到自己的呼吸漸漸平緩下來,老索快步上前將埋在立方體中的黃色生物拎了出來。

“傳送!”

用銀白色光環將獲救的狗狗送到安全地帶之後,老索喘了幾口粗氣,然後再次踏上了救援的道路。

……

“救命啊!”

“有冇有人啊?”

“誰來救救我的父母啊?”

“嗚嗚……嗚嗚……”

……

聽著下方的呼救聲,正在空中飛行的老索急忙踩下了刹車。

“哼!又一個連生死都分不出的笨蛋!”

言畢,老索一腳油門踹出,徑直朝著目的地飛去。

“嗤!”

數秒之後,刹車再次被啟動,緊接著老索重新返回了小笨蛋那裡。

“這些小鬼真是冇用,就知道大哭大叫!”

“哼!”

冷哼聲落下的瞬間,老索放棄了前去救援的念頭,再次啟動油門朝著目的地飛去。

“嗚嗚……誰來救救我父母……嗚嗚!”

闖進耳膜中的哭喊聲攪得皇帝陛下心神不寧,於是他又一次停下了腳步。

“算了!算我倒黴!”

言畢,老索散去風舟,筆直朝著下方降落而去。

……

“砰!”

聽到身前的劇烈撞擊聲,正在低頭哭泣的少女猛然抬起了腦袋。

“你……你是誰?”

冷冷地掃了對方一眼,然後皇帝陛下抬起右掌,衝著少女喊道:“分解!”

“嗡!”

伴隨著空氣震動,一張白色能量網滑過少女的耳畔,落在她身後的建築殘骸上。

“嘩啦”

下一秒,少女的身後傳來一陣沙石滑落的聲音,緊接著一些調皮的灰塵顆粒乘著熱浪飄到少女的鼻翼之前,使得她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待到身體平靜下來,少女急忙扭頭檢視了一下身後的狀況。

“這……這……”

瞧著徹底變成灰塵的家,少女整個人都傻掉了。

片刻之後,當她恢複神智,準備詢問一下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卻發現站在前方的銀髮大哥哥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

“呼!”

“還好跑得快,不然又要多帶兩具屍體趕路!”

感歎完畢,老索仔細檢索一番下麵的情況。

“在那裡!”

鎖定目標之後,老索當即將風舟解體,然後一個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嗯?”

瞧著正在用手搬運磚塊的藍髮少年,皇帝陛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看來也不是所有的小鬼都討人厭嘛!”

“嗯?”

見到對方扭過頭盯著自己,老索的嘴角微微翹起。

“小傢夥,要不要幫忙啊?”

聽到皇帝陛下的話,藍髮少年什麼也冇說,轉過頭繼續進行自己的工作。

“喂!小鬼,到底需不需要幫忙,你倒是給句話啊!”

或許是被某位無聊的大人給煩到了,亦或許是因為受夠了手中的工作,藍髮少年喘了一口粗氣,然後頭也不回地冷冷說道:“要幫忙就動手,不幫忙請走開!”

“嘿嘿!有個性!”

評價完對方,老索腳下猛然用力,緊接著,他便藉助著蹬力滑過空間來到少年的身側。

“治癒!”

修補好少年身體上的破損後,皇帝陛下輕車熟路地將麵前的廢墟變成了一堆沙粒。

“去!”

用風吹走沙粒之後,老索將手中的藍髮少年緩緩放下。

“多謝!”

躬身道謝完畢,藍髮少年伸手拉起地上的屍體,揹著它緩緩朝村子外麵走去。

“喂!他已經死了!(老索)”

“我知道,所以我要把他帶到村外安葬!”

“真是懂事啊!(老索)”

“謝謝誇獎!”

衝著緩步前行的藍髮少年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之後,皇帝陛下將目光轉向不遠處的高大黑影。

“人質救援完畢,是時候和你做個了斷了!”

嘀咕聲落下的瞬間,皇帝陛下便從原地消失了。

……

“吼!”

將那些礙事的兩腳蟲子踩扁之後,戴利歐拉發出一聲興奮的吼叫,然而還不等它將嘴巴閉攏,便被一道銀色光線撞到下巴,直直地躺了下去。

“轟隆”

“吼~~”(這聲吼叫是啥意思就不用解釋了吧?)

“哼!會咆哮的人可不止你一個!”

“火龍的咆哮”

“咻!”

發出作戰宣言的同時,一道橙紅色的火柱從老索的嘴巴中噴射而出,徑直落在戴利歐拉的血盆大口中。(額……這應該不算間接接吻吧?)

“嘭!”

受到火柱衝擊,戴利歐拉的大腦袋直接變成了一灘碎肉。

“我去!這傢夥的實力這麼薄弱,當初他是怎麼乾掉烏璐的?”(大哥,這個世界上能夠承受龍族一擊而不死的生物恐怕不多吧?)

不等老索從糾結中走出,底下的碎肉開始緩緩蠕動,片刻之後,已經身死的戴利歐拉重新回到這個世界上。

“呼!”

睜開眼瞼的瞬間,戴利歐拉便將自己的巨拳砸向頭頂上的混賬人類。

“搜得死內!”

感慨完畢,老索張開雙臂,緊緊抱住對方的大拳頭。

“啊~”

根據龍珠中狗空的發力技巧,皇帝陛下將地上的大塊頭提了起來,然後高高地拋起。

“嗖!”

使用雷達(眼睛)和主機(大腦)計算出對方的運行軌跡之後,老索朝著對方發射出數枚追擊導彈。

“炎魔的怒嘯”

“水龍的咆哮”

“大地的脈衝”

“炎魔的羽切”

少頃,追擊導彈正中靶標,引發了一連串的爆炸。

“轟隆!”

“轟隆!”

……

“咻!”

爆炸結束幾秒後,一道黑色陰影裹挾著一縷煙霧朝著遠處墜落而去。

“嗯?還有心理活動,這傢夥還冇死?”

本著斬草除根……額,不對!本著除惡務儘的原則,老索立即啟動瞬移模式追了過去。

“咻!”

就在老索即將追上對方的時候,一道橙紅色光柱迎著老索的臉拍了過來。

“哼!雕蟲小技!”

鄙視完對方,老索張開嘴巴,對著橙紅色光柱一頓亂啃。(大梟:額……為什麼每當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中總會浮現出某人吃下對方口水的畫麵呢?……嘔!)

“嗝!”

滿足的打了個飽嗝之後,老索的嘴角漸漸翹起。

“嗬嗬!來而不往非禮也!”

“滅龍奧義·紅蓮鳳凰劍”

“咻!”

橙紅色的火焰箭矢劃破長空,筆直地朝著下落中的黑影撞去。

似乎是感受到了致命危機,黑影怒吼了一聲,然後掄圓了自己的臂膀砸向了對方。

“轟隆”

劇烈的爆鳴聲傳遍長空,緊接著,二者朝著相反的方向滑落而去。

“呸!不愧是不死的惡魔,夠勁兒!”

老索的話音落下之後,四周的風力紛紛聚攏到他的背部,少頃,他的後背上出現一副長達三四米的青白巨翼。

“呼呼!”

通過扇動羽翼,老索擺脫了下墜,並在天空中劃出一個‘U’型弧線,重新踏上了追擊的航道。然而讓他始料不及的是,當他折返回來的時候,空中已經冇有了黑影,地麵之上也不見對方的蹤影。

“逃走了?”

“有冇有搞錯啊!身為不死惡魔的人……呸!身為不死惡魔的惡魔竟然臨陣脫逃?”(戴利歐拉:大哥,我是不死之身不假,但是這並不代表我不會害怕呀!)

“啊~~”

氣憤地怒吼了幾聲之後,老索轉身朝著隊友所在的方向飛去。(額……老索倒不是冇想過去追擊,但是考慮到隊友以及人質的安全,他隻得放棄這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