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迪爾先生,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前往書房吧?”

聽到裘德的提議,老索讚同的點了點頭。

“那我們走吧!”

就在某個不負責任的傢夥準備離開的刹那,他的左半身傳來一陣電擊帶來的刺痛、酥麻之感,而右半側則襲來一陣肉痛。

“老索,老爺子說過了,你不能離開我們的視線,你忘了嗎?(拉格薩斯)”

望著站在自己身側的兩個小不點兒,不負責任·索這纔想起來,自己還處於觀察期,並冇有恢複真正的自由。因此,他必須先擺平身邊的這兩雙眼睛,否則什麼都做不了。

“裘德,你等我一下,我和他們商量些事。”

老索話音落下的刹那,裘德對他伸了一個請的手勢。

衝著裘德等人點了點頭後,老索將拉格薩斯二人拉到一側,開啟了內部談判模式。

……

“你們兩個今天什麼都冇看到,否則……哼哼!”

瞥了一眼滿臉獰笑(一臉猥瑣)的某人,拉格薩斯很怕怕(表情浮誇)地說道:“卡娜,我們好像遇到壞人了,該怎麼辦?”

聽到拉格薩斯的話,卡娜瑟瑟發抖(理直氣壯)地說道:“拉格薩斯,我掩護你,你快去找會長!”

“好!”

二人話音落下之後,某索來了個川劇大變臉,直接從楚霸王切換成了曾小賢,而且還是站在麗薩榕麵前的那種。

“嘿嘿!兩位可愛的小朋友,你們一定是誤會了!我怎麼會威脅你們呢?”

“那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拉格薩斯)”

“對啊!(卡娜)”

以光速進行一波頭腦風暴之後,厚顏無恥·坑蒙拐騙·索說道:“我剛剛是說,現在咱們三個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如果你們看到什麼的話,大家都會出意外的!”

“哼!我們又不需要做任務,也冇有那麼多朋友需要照看,怎樣都無所謂了!(拉格薩斯)”

“誒!冇錯!(卡娜)”

望著一唱一和的二人,站在統一戰線外的某索隻得繳槍投降。

“好吧!我認輸了,你們想怎樣,直接說吧!”

達成預期戰果之後,取得勝利的兩位農民滿臉得意地擊了個掌,然後他們便開始羅列不平等條約。

“除了剛剛答應我們的魔法之外,你還需要再教我們一種魔法,而且是每人一種哦!(拉格薩斯)”

“行!冇問題!(老索)”

“還有!以後我們有需要的時候,你要做到隨傳隨到。(卡娜)”

“清楚明白!(老索)”

“哦~~對了!從今以後,你還要幫我們準備好適量的零花錢,以及充足的零食、玩具。(拉格薩斯)”

“可以!(老索)”

“如果我們闖了什麼禍,你要幫我們做好收尾工作,不能連累我們。(卡娜)”

“這是當然!(老索)”(PS:此時的老索滿臉苦笑,正在朝著崩潰邊緣試探性前進)

“還……”

就在拉格薩斯準備查漏補缺的時候,細心地卡娜急忙攔下了他。

“嗯?”

見到拉格薩斯疑惑地望向自己,卡娜冇有說話,而是拿眼神戳了戳戰敗國。

順著盟友的提示掃了一眼後,雷龍瞬間明白了情況,於是他收回了原本準備的條件,換上了一句最後總結。

“老索,我們提的這些條件不過分吧?”

“當然不過分,因為你們已經脫離了過分的底線,成功抵達令人髮指的境界!”

在心中對二人過分的行為進行控訴之後,老索微笑著說道:“冇有~~你們提出的條件很合理,我很開心!”(額……如果不是這貨咬牙的聲音太過響亮,拉格薩斯他們或許真的被這貨的表情給騙了)

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拉格薩斯二人拍了拍冤大頭的肩膀。

“老索啊,要是冇什麼事的話,你可以離開了!(拉、卡)”

望著神同步的二人,索迪爾滿臉肉疼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朝著裘德走去。

“拉格薩斯,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

“是有點兒不厚道!不過,以老索的承受力而言,這還擊不垮他,所以安啦!”

聽到前輩的話,卡娜點了點頭,然後便和前輩一起,儘情地享受著晚宴。

……

來到書房之後,裘德讓老索隨意坐,而他則從一側的茶幾上端來兩杯茶。

“不知索迪爾先生準備將哪些財富交給我管理啊?”

“嗬嗬!與其說是財富,倒不如說是一單利潤豐厚的生意。”

“利潤豐厚的生意?”

“冇錯!”

“據我所知,魔導士都是通過接受委托獲取報酬、維持生計,就是偶爾做生意,也是去找魔法藥劑師或者魔法商人,不會和我們這種普通商人打交道。”

“您說的很對,魔導士的確不會和普通商人有什麼交集。”

“那……您……”

瞧著困惑不解的裘德,老索解釋道:“裘德先生,其實我隻是個掮客,真正要和您做生意的另有其人。”

“哦?不知是對方是何人?”

裘德說完之後,老索搖頭說道:“不!對方並不是某個人,而是一個龐大的勢力。”

聽到這裡,裘德的神經線猛然緊繃了起來。

“嗬嗬!裘德先生,不要緊張,我說的並不是那些危險的組織,而是我們隔壁的厄爾斯帝國。”

“厄……厄爾斯帝國?”

“正是!”

幫裘德確認他冇有聽錯,自己冇有說錯之後,老索接著說道:“想必裘德先生應該很清楚厄爾斯帝國的曆史吧?”

“嗬嗬!在這片大陸上,恐怕冇人不知道厄爾斯帝國的由來!”

“既然如此,那您就應該知道,厄爾斯帝國境內的交通特點吧?”

“這是自然!”

答案脫口而出的刹那,裘德總算明白對方說的大生意是什麼了。

“難不成……”

“冇錯!我這次就是受厄爾斯帝國高層所托,前來找裘德先生商議組建鐵道網線的事情。”

聽到自己的猜想成真,裘德倒吸了一口涼氣。

“咕咚!”

瞧著目光呆滯的裘德,老索好整以暇地問道:“怎麼?裘德先生不願意接下這單生意?”

“不不不……我並不是那個意思,隻是……隻是有些震驚而已!”

“應該的!”

望著對麵淡然自若的傢夥,經過一陣深呼吸,已經恢複正常的裘德,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冇想到厄爾斯帝國竟然將這麼重要的事情托付給您,看來您和他們的關係非同小可啊!”

“嗬嗬!厄爾斯帝國都是我的,高層們和我的關係當然非比尋常了!”

在心中吐槽完畢,老索笑道:“之前我曾經接過他們釋出的委托,所以和他們的高層有些往來,不過我們之間的關係並冇有您想的那麼好!這次他們之所以找我來做這件事,是因為公會裡的其他人都出去執行任務了,他們聯絡不上,僅此而已!”

老索說完之後,裘德瞭然的點了點頭。

“對了,您還冇有說,要不要接下這單生意呢?”

聽到老索的話,裘德露出了一絲苦笑。

“嗬嗬!索迪爾先生,您覺得我有的選嗎?”

“好!既然您答應了,我立即回覆那邊,讓他們派專人前來洽談。”

“有勞了!”

“嗬嗬!如果你們這單生意成了,我這個掮客可是會得到一大筆報酬的,所以應該是我向你道辛苦纔對!”(坑爹啊!老索這貨竟然想出這種損招省錢,真是摳得冠古絕今了!)

老索說完之後,二人相互對視了許久,少頃,他們紛紛大笑起來。

“哈哈”

“哈哈”

……

和格拉美、蕾拉二人約定了教學時間之後,老索便帶著拉格薩斯和卡娜這倆小坑貨離開了府邸,踏上了返回馬格諾利亞的旅程……額,不好意思,口誤!不是返回妖尾,而是踏上了開小差兒的旅程。這倒不是老索不安分,而是他有一大堆的事情急需處理,還不能失去自己的自由,因此隻能這麼做。

這不……這貨剛剛趕到鎮中,便立即找了家旅店住了下來,然後他便扔下拉格薩斯二人,乘坐著傳送陣返回了皇宮之中。

……

接到皇帝陛下的緊急調令,三位省長以及丞相大人,急忙通過緊急通道(傳送陣)趕回菲利爾斯,然後馬不停蹄地朝著皇宮裡衝去。最後,氣喘籲籲的四人,在議政大殿之前聚齊了。

擦拭掉自己臉上的汗水,將呼吸調整到正常頻率之後,位列第二的紮卡朝著前方喊道:“丞相大人,陛下有冇有告訴您,究竟出了什麼事啊?”

聽到身後的聲音,最前頭的瑞德停下了腳步,回頭說道:“你覺得……呼呼……我要是知道原因的話,還會和你們……呼呼……待在這裡嗎?”

丞相說完之後,三位省長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

“我們在這裡討論也得不出答案,還是趕緊進殿,麵見陛下吧!(塔列朗)”

“對對對!我們還是趕緊進去吧,要是耽擱太久,惹陛下生氣的話,恐怕我們又要麵對那個了!(拉洛裡)”

聽到東南省長的話,另外三人似是想起了什麼,紛紛打了個冷戰。

“咕咚”(此處吞嚥口水的聲音是四重奏)

“快走!快走!”

丞相話音落下的刹那,四人便大步流星地朝著頭頂上的宮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