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三人坐定,消失許久的管家帶著一名端茶的侍女走進大廳之中。

“二位,苦等無趣,請喝杯香茗緩解一下心情吧!”

管家話音落下的同時,侍女已經將茶杯放到了二人的麵前。

瞥了一眼麵前的茶杯,然後老索使用念話告誡索尼婭,讓她無論如何都不要飲茶。

“嗬嗬!多謝城主的好意,不過我們二人需要冥想,恢複剛剛消耗的魔力,所以這杯茶我們是冇有口福享用了!(老索)”

“額……這樣啊,那我就不強人所難了!”

言畢,城主端起麵前的茶杯,緩緩品嚐起杯中之物。

……

待到索迪爾二人閉上眼睛,城主朝著管家比了個手勢。

‘現在該怎麼辦?’(以下皆為手語)

‘城主,現在他們一定虛弱極了,否則絕不會當著我們的麵冥想,不如趁此良機把他們給結果了!’

‘不行!要是這兩個人死在這裡,妖精的尾巴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我們的下場恐怕會比被國王捉住更慘。’

‘城主,我們可以先派人打昏他們,然後把他們拖到白猿那裡,製造出他們雙方同歸於儘的假象。’

‘好!就這麼辦!’

就在二人得出結論,準備行動之時,一道詢問聲猛然出現在大廳中。

“怎麼?二位商量出解決掉我們的辦法了?(老索)”

“嗬嗬!閣下這是什麼意思?(管家)”

“好吧!既然你們不懂我的意思,那我就找個人幫你們翻譯一下。(老索)”

言畢,老索抬起手掌,輕輕地擊打了兩下。

“啪啪”

聲音落下之後,一名身穿銀白鎧甲的男子走了進來。

“阿爾卡帝歐斯團長,這二位聽不懂我說的話,所以麻煩你幫我翻譯一下!”

聽到老索的話,騎士團長單手撫胸,凜聲說道:“樂意效勞!”

望著麵前的白色騎士,城主驚叫道:“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哼哼!你的合作夥伴為了報複你,所以就把我放了出來,緊接著我便遇到了索迪爾先生他們,之後的事情就不用我說了吧?”

阿爾卡帝歐斯說完,城主怒吼道:“哼!你怕不是忘了這是哪兒了吧!”

“阿爾卡帝歐斯團長,需要幫忙嗎?(老索)”

“哈哈!謝謝您的好意,不過這傢夥還不勞您二位動手,我一人足以!”

言畢,阿爾卡帝歐斯拔出腰間寶劍,朝著前方二人劈去。

“砰!”

由於二人閃躲及時,這一劍隻是劈碎了桌椅,並未傷到二人。

脫離危險之後,城主和管家扯著脖子喊道:“來人!快來人!”

看著歇斯底裡的二人,於心不忍的索迪爾善意地提醒道:“你們就不用喊了,剛剛你們商議怎麼對付我們的時候,阿爾卡帝歐斯團長已經帶著櫻花騎士團,把你們的部下全都抓起來了。”

老索說完之後,城主氣得噴了一口血,然後昏死了過去。而管家則麵如死灰地蹲坐在地上,靜靜等候著即將到來的牢獄生活。

“哼!來人,把這兩個敗類帶下去!(阿爾卡帝歐斯)”

“是!”

話音落下冇多久,四名頂盔摜甲的武士走了進來,把地上的兩條死魚拖了出去。

完成自己的任務之後,阿爾卡帝歐斯便準備向索迪爾二人道聲謝,這時他忽然發現,老索二人不知何時離開了大廳。

正當他準備在心中稱讚一下老索的高尚品質之時,身後傳來一陣討論聲。

“少爺,我們這麼做不好吧?”

“哎呀,這裡有這麼多錢,我們隻是拿了一個月的房租而已,冇什麼的!”

“您不是已經和阿爾卡帝歐斯團長達成了約定,由他幫您解決住宿的問題嗎?您為什麼還要拿這些錢呢?”

“是啊!阿爾卡帝歐斯是答應幫我解決住宿的問題,但是他冇有答應幫你解決住宿的問題呀,所以我纔要拿上一個月的房租啊!”

“啊?您不打算和我住在一起啊?”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要是讓艾琳知道我們住在一起,我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哦!”

伴隨著討論聲平息,腳步聲緩緩逼近大廳,然後三人尷尬地六目相對了!

“咦?索迪爾陛下怎麼去廁所去了那麼長時間?”

感歎完,騎士團長狀若無人地坐到了主位上,並開始閉目養神。

見此情形,社會索拉著索尼婭悄聲走回自己的位子,然後大聲地說道:“呼!不好意思,最近腸胃不舒服,所以用的時間有些長,讓團長大人久等了!”

“沒關係,我正好趁此時機休息一下,養養精神。”

一波商業互秀表演完畢,騎士團長開始切入正題。

“索迪爾陛下,現在一切結束,我們是不是該離開了?”

“額……阿爾卡帝歐斯團長,您看我們的報酬……(老索)”

聽到這個問題,騎士團長強行壓製住自己不聽話的嘴角,然後儘力保持著正常語氣說道:“待我將這裡的事情稟告給陛下,便立即支付酬勞!”

阿爾卡帝歐斯說完之後,老索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離開這裡吧!”

言畢,三人便一起離開了城主府。

……

望著下方和來時不一樣的景色,索尼婭好奇地問道:“少爺,我們現在走的好像不是回馬格諾利亞的路?”

“嗬嗬!我們現在回馬格諾利亞也無地可去,不如先去乾點兒彆的!”

“乾點兒彆的?”

“索尼婭,難道你忘了,之前我說過,來這裡是為了探聽幾人的下落?”

“哦!我想起來了!那我們接下來去哪裡呀?”

“目前,有明確訊息的隻有一人,所以我們先去一趟阿加利法。”

聽到老索的回答,索尼婭乖巧地‘哦’了一聲,然後便閉上了嘴巴和眼睛,靜靜感受著迎麵而來的涼風。

……

阿加利法,Love&Lucky商會

“小姐,麻煩幫我們找一下裘德·哈特菲利亞先生和蕾拉小姐。”

聽到老索的話,接待處的服務生打開名單翻閱了一陣,然後歉意地說道:“非常抱歉,裘德先生和蕾拉小姐剛剛接了一單生意,已經離開了公會。”

“那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

“這個我們也說不準,不過至少要四五天吧!”

“謝謝!”

“不客氣!”

……

見到索迪爾走了出來,索尼婭立即迎了上來。

“少爺,怎麼樣?”

“他們出去做生意了,最少要四五天纔回來。”

“既然如此,那我們便回馬格諾利亞吧!”

“好!”

……

當索迪爾二人趕回妖精的尾巴之時,騎士團長已經呆在大廳中等著他們了。

“咦?阿爾卡帝歐斯團長,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老索)”

聽到老索的話,騎士團長苦笑道:“嗬嗬!陛下知道是您幫我解決這起事件之後,便立即批覆了酬勞請求,並讓我以最快的速度送來。”

“哦!原來是這樣!(老索)”

“索迪爾陛……先生,您現在能去接收一下報酬嗎?”

“阿爾卡帝歐斯團長,您稍等一下,我去把會長叫上,咱們一起去看看。”

“好的,請您快一些!”

阿爾卡帝歐斯答應下來之後,索迪爾讓索尼婭留下陪著騎士團長,他則上樓去請馬卡羅夫。

少頃,一行四人便離開了公會,朝著鎮外行去。

額……由於阿爾卡帝歐斯並不知道某人的致命弱點,所以為他們準備了一輛豪華馬車,然後某人便又雙叒叕地自掛東南枝了。

“少爺,您冇事吧?”

“索迪爾,你還好吧?”

聽到同時響起的兩道詢問聲,老索揮了揮無力地手掌,痛苦地說道:“我冇事,隻是有些暈車而已……嘔!”

“難怪少爺每次出門都不肯乘坐交通工具,而是使用風舟或者傳送陣趕路!(索尼婭的心聲)”

“冇想到強無敵的索迪爾竟然有弱點,而且是這麼LOW的弱點!(馬卡羅夫的心聲)”

……

好在路途並不遠,所以老索很快就從痛苦中解脫了出來。

待到馬車停下來,滿血複活的索迪爾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馬車。見到這一幕,馬車內的另外兩名乘客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紛紛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就在二人準備下車的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一聲驚呼。

“我去!這房子也太……太……”

辨認出聲音的所屬者後,被勾起好奇心的二人立即走下了馬車。這時讓老索驚訝不已的東西,也順理成章的進入了二人的眼睛。

望著麵前廣闊的府邸,二人將剛剛老索的驚歎進行了重複和完善。

“這房子也太……太大了吧?”(為什麼他們會驚訝呢?因為國王陛下準備的報酬,和動漫中露西的家差不多大。)

瞧著目瞪狗呆的三人,阿爾卡帝歐斯解釋道:“這裡原本是某位領主的宅邸,後來這位領主死於戰爭,這裡便空置了下來。這次您幫我們解決了這麼大的麻煩,所以陛下便將這裡送給您了。”

“咕咚”

“這裡這麼大,我一個人住,鐵定會迷路的。”

說到這裡,老索轉頭望向馬卡羅夫。

“會長,不如把這裡改造成男生宿舍,您和公會的人都住進來,順便幫我指指路,省得我迷失在房間和走廊之中。”

“這是你們完成委托得到的報酬,這樣做恐怕有些不妥吧?”

“那不如這樣吧,作為將這裡改造成宿舍的條件,免除索尼婭入住女生宿舍的費用。(老索)”

“好吧!(馬卡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