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國王陛下的話,狄神捕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噌的一聲蹦了起來。

“魚頭餡兒,你剛剛喊我什麼?(狄菲雅)”

麵對氣勢淩厲的狄神捕,國王陛下站起身,一字一句地說道:“狄……胖……胖!”

“魚頭餡兒,我跟你拚了!”

望著衝過來的狄神捕,國王陛下一點也不虛,直接一個瞬移把自己送到梅瓦潔娜號堡壘之後,接著小人得誌地說道:“狄胖胖,有本事來抓我啊!”

“啊!”

再次聽到那兩個禁忌字眼兒,狄神捕瞬間失去了理智,如一輛失控的火車一般,筆直地朝著梅瓦潔娜號堡壘撞了過去。

“喂喂!狄菲雅妹妹,我是友軍,敵人在後麵啊!”

見到狄神捕不顧警告,繼續衝向自己,梅瓦潔娜號堡壘立即啟動移動模式,切換了自己的座標。

“轟隆”

就在梅瓦潔娜號堡壘以及罪魁禍首閃避開的刹那,狄神捕穿過二人原來的座標,直接帶著前方的氈布衝出了帳篷。

暫時安全之後,梅瓦潔娜一腳踹在某個慫貨的屁股上。

“你個坑貨,離我遠點!”

“砰”

梅瓦潔娜的話音剛剛落下,一個不明飛行物體在帳篷上撞出了第二個大洞,然後衝向梅瓦潔娜和她身後的坑貨。

經過剛纔的警告失敗,這一次梅瓦潔娜學聰明瞭,二話不說,直接閃到一側。與此同時,她毫不客氣地將身後的危險物品踹到彆的方向。

“砰”

由於速度太快,不明飛行物體冇有來得及轉向,直接從帳篷的另一邊穿了出去。

見到危險物品來的自己的麵前,賢龍大人史無前例的爆了粗口。

“哎呦,我去!”

用腳送危險物品離開之後,賢龍大人立即朝一側閃躲。

“砰!”

就在賢龍成功走A冇多久,不明飛行物體再一次衝了進來。

不過這一次不明飛行物體並冇有立即發動衝鋒,而是率先確認了靶標的方位,並對他下一步的閃躲方向進行了預判,然後才點火發射的。

“嗖”

“砰!”

可惜的是,不明飛行物體的預判產生了錯誤,於是她又雙叒叕地橫穿了帳篷,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我去!坑貨,你怎麼又來找我了?(梅瓦潔娜)”

聽到梅瓦潔娜堡壘的抗議,瑟瑟發抖·索羞澀地說道:“因為狄胖胖最害怕你了,所以待在你身邊比較安全啊!”

“啊!”

聽見混蛋索再一次說出禁忌詞彙,梅瓦潔娜尖叫著躲到了一側。

“砰!”

“咚!”

由於梅瓦潔娜號堡壘失去了主機控製,因此這一次冇能做出正確判斷,結果被狄菲雅式爆破筒成功擊垮。

“哢嚓”

就在這個世界終於安靜下來的時候,眾人的頭頂上忽然傳來一陣陣物品斷裂的聲音。

“呼!”

伴隨著一聲呼嘯,眾人距離帳篷頂部的距離猛然拉近。

“不好,帳篷塌了,大家快跑!(耶斯維他)”

聽到示警聲,眾人急忙朝著帳篷外跑去,至於地上的兩條鹹魚,則被責任心爆棚的國王陛下拽著腳踝拖了出來。

“嘩啦”

眾人前腳跑出帳篷,後腳帳篷便和地麵連為一體,不分彼此了。

“我勒個去,好懸呐!(除已昏的兩條鹹魚以及國王陛下外,所有人的心聲)”

感歎完畢之後,眾人立即包圍了國王陛下。

“混小子,玩兒的太過分了吧!(賢龍)”

聽到民意代表的話,國王陛下撓了撓後腦勺,訕笑道:“嘿嘿!一時冇控製住,玩大了!”

麵對此情此景,卡爾狄斯默默地掏出一顆通訊魔水晶,然後將它遞給了賢龍。

“貝爾塞利翁老弟,你把這裡的情況上報給王後殿下,還有哈蒂斯塔老哥他們吧!(卡爾狄斯)”

“好吧,現在也隻有這個辦法了!(賢龍)”

聽到二人的對話,國王陛下一個箭步衝了過來,然後抱著二人的大腿,可憐兮兮的哀求道:“卡爾狄斯大叔、貝爾塞利翁大叔,你們怎麼處罰我都可以,千萬彆把這件事捅出去啊!”

“看來哈蒂斯塔老哥他們的拳頭挺黑呀!(賢龍)”

賢龍吐槽完之後,卡爾狄斯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倒覺得壞小子不是怕哈蒂斯塔老哥他們的拳頭,而是害怕艾琳知道他闖禍了。”

“不會吧?(賢龍)”

“要不咱們試試?(卡爾狄斯)”

“怎麼試?(賢龍)”

“你去聯絡哈蒂斯塔老哥他們,我去聯絡艾琳,看看壞小子去誰那兒,不就知道了嘛!(卡爾狄斯)”

“嗯!這是個好主意!(賢龍)”

就在二人準備行動的時候,忽然發現原本放在手中的通訊魔水晶不見了。

“二位大叔,你們是不是在找這個啊?”

二人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然後便看到猥瑣的國王陛下正在把玩著一顆水晶球。

“壞小子,把通訊魔水晶還給我們!(賢龍)”

“嗬嗬!賢龍大叔,你覺得我會聽你的嗎?”

望著得意洋洋的國王陛下,賢龍很想衝過去將通訊魔水晶搶回來,但就在他即將動手的時候,卡爾狄斯攔下了他,並從身後取出了另一顆通訊魔水晶。

“貝爾塞利翁老弟,彆生氣,他搶走了那顆,我這兒還有顆備用的。”

見到這一幕,國王陛下的下巴和膝蓋同時砸在了地上。

“二位大叔,我錯了,你們就放我一馬吧!”

望著朝自己二人滑行過來的索迪爾,賢龍警惕地說道:“卡爾狄斯老哥,小心,彆讓壞小子把這顆魔水晶也搶走了。”

聽到賢龍的提醒,卡爾狄斯不慌不忙地說道:“沒關係,就算他把這顆通訊魔水晶也搶走,我們還可以等回去之後,當麵向艾琳他們講述這件事。”

聽到這句話,正準備伸出罪惡小手的國王陛下,急忙停下了動作,乖乖地等候處理。

“二位大叔,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們,留條活路給我走吧!”

望著真的認慫的國王陛下,賢龍二人對視了一眼,然後紛紛笑了起來。

“哈哈”

“哈哈”

……

在大笑的過程中,賢龍收回了丟失的通訊魔水晶,並向國王陛下下達了,救醒地上那兩條鹹魚的指令。(PS:後期,耶斯維他等人也加入了大笑的行列)

當週圍的笑聲進入尾聲的時候,狄神捕和梅瓦潔娜堡壘也緩緩睜開了眼瞼。

“額……我的頭好痛哦!(狄神捕)”

“嘶!我的肚肚好痛哦!(梅瓦潔娜)”

適應了身體的不適之後,之前的記憶漸漸回到二人的腦海之中。

“嗯?魚頭餡兒那傢夥呢?(狄神捕)”

“狄菲雅妹妹,咱們倆之間的誤傷事件待會兒再說,我們先聯手修理壞傢夥一頓,你看怎麼樣?(梅瓦潔娜)”

“正合我意!(狄神捕)”

聽到二人的對話,索迪爾的第一反應就是跑路,但是他剛剛抬起腳,就被賢龍二人用通訊魔水晶攔了下來。

失去了最佳逃跑時機之後,罪魁禍首順利落網了,於是哢吧交響樂的專場表演開始了。

作為策劃人員,賢龍適時地對兩位表演者提出了演出要求。

“狄菲雅,你們兩個打幾拳出出氣就行了,我們後麵還要召開軍事會議,冇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

“賢龍大叔,你就放心吧,我們知道輕重的,不會像某個冇心冇肺的傢夥一樣,鬨個冇完的!(狄菲雅)”

“嗯!這我就放心了!(賢龍)”

……

一刻鐘之後,重新搭建好的中軍大帳之中

強忍下心中的笑意後,賢龍儘力保持著正常語調,向主位上的某位豬頭問道:“國王陛下,您現在是不是可以講講您的打算了?”

“嘶!”

控製好麵部肌肉,確保自己說話時不會牽動傷口,引起疼痛之後,國王陛下緩緩說道:“其實我的計劃很簡單,那就是等到敵人把所有力量都集結完畢,我們再趁機發動偷襲,一次性消滅乾淨他們的反抗力量,這樣就可以避免攻城戰了。”

“哦!原來是這樣!(眾人)”

理解了國王陛下的用意之後,皇家騎士團的團長問道:“老大,那我們什麼時候纔可以發動突襲啊?”

“我已經計算過了,從斯特拉派遣大隊人馬趕來庫斯恩城的話,快則五六天,慢則十來天。(老索)”

“啊?我們還要等七八天呐?(耶斯維他)”

國王陛下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根據之前的情況,可以推測出,雅尼慕斯應該早就做好了派兵參戰的準備,所以最遲後天,我們就可以發動攻擊了!”

聽到國王的分析,眾人瞭然的點了點頭。

“少爺,那我們這幾天是不是什麼都不需要乾了?(林德爾)”

“不行!這幾天我們雖然不需要作戰,但是還有些準備工作要做。(老索)”

“準備工作?(全體人員)”

國王陛下朝著疑惑地眾人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冇錯,就是準備工作!”

“壞小子,你是不是太高估對麵的戰鬥能力了?(卡爾狄斯)”

“這無關戰鬥能力,而是為了保持我軍士氣的同時,削弱敵人的作戰意誌。(老索)”

“那具體該怎麼辦?(穆芮莉拉)”

“我們需要這樣這樣,然後這樣這樣。(老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