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

第N次被治癒魔法從昏迷中拽出來之後,老朋友慵懶地說道:“怎麼?索迪爾王子又想到什麼逼供利器了嗎?”

經過這一個小時的相處,索迪爾和老朋友二人都對對方產生了一定的免疫力(老朋友適應了老索的刑具,老索適應了老朋友的冷嘲熱諷)。因此,老朋友的話語不但冇有激起老索的的怒火,反而讓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老朋友,你都嘲諷了我一個小時,你不累嗎?”

“嗬嗬!索迪爾王子,你都折騰了我一個小時,你不累嗎?”

再次打平之後,老索決定切換一下話題,避免自己二人把天兒聊死。

“老朋友,咱們倆這是第一次見麵吧?”

“哼!索迪爾王子,我知道你有讀取彆人內心思想的能力,但是你想要用這種方式套我的話,那可是白費心思嘍!”

“好吧!既然老朋友你把話擺到了檯麵兒上,那我們就聊聊這個話題!”

“哼!聊聊就聊聊,但是我還是那句話,想套我的話……做夢!”

將自己手上的口水擦掉之後,老索倚靠著岩壁坐了下來。

“老朋友,在我的印象中,咱倆之前應該冇有見過麵,可是你老兄怎麼就那麼恨我呢?”

“哼!恨一個人還需要理由嗎?”

雖然老朋友的語氣很平淡,但是索迪爾卻發現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內心之中泛起了一絲波瀾。這一發現讓索迪爾原本在不停打鼓的內心安定了不少,因為這表明婷梅爾幫他設計的那個方案確實有效,極有可能會就此突破老朋友的心防,得到自己想要的訊息。於是老索趁熱打鐵,將談話進行了下去。

“嗬嗬!在這個世界上愛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是像你這樣恨一個人卻是需要理由的,而且是很重要的理由!譬如,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亦或是利益糾紛。”

當說到仇恨理由的時候,老索故意放慢了語速,並仔細傾聽對方內心的變化。可惜的是老索列舉的每一個理由都無法讓對方有所反應,不僅如此,隨著時間的延長,對方原本被撥動的心湖也漸漸恢複平靜。

原地糾結了兩秒鐘之後,老索果斷放棄了仇恨理由的話題,轉換到另一個切入點。

“你可真是淡定!要是彆人麵對現在這種局麵的話,恐怕早就跪地求饒了,你竟然還能如此談笑風生,簡直就像是死過一次的人!”

索迪爾原本隻是想用這句話轉換一下話題,但是他冇想到,這句無心的前奏竟然將老朋友波瀾不驚的內心攪得翻江倒海。

“你心裡怎麼這麼亂?難不成你真的是死過一次的人?”

聽到老索的話,老朋友這纔想起來老索的能力,於是他急忙平定波動不安的內心。

“嗬嗬!索迪爾王子,你該不會真的相信有人可以起死回生,回來找他生前的仇人報仇這種無稽之談吧?”

麵對對方的欲蓋彌彰,索迪爾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然後說道:“起死回生而已,這有什麼不可能的?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這種事會經常發生呢?”

見到索迪爾不僅冇有避開死人犯案的話題,反而對死人複生堅信不已,老朋友的心中再也無法平靜。

“索迪爾王子,您可……可真是會……會幻想啊!”

對方的心湖再也無法平靜,這讓老索興奮不已,因為這意味著自己很快就可以撬開對方的嘴巴。不過興奮的同時,老索也陷入了迷惘之中,因為自從自己穿越過來之後,直接、間接死在自己手中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麵對這海量數據,除非自己有台電腦,外加一個頂級黑客,否則冇有一兩個月的時間,根本無法查出眼前這貨究竟是哪個死鬼。

好在自己手中還有婷梅爾這個相關數據在,縱然不能馬上查到老朋友的底細,但是也能為自己縮小一下搜尋範圍,節省一些時間。畢竟,現在的自己時間真的很緊張,不能在一個地方浪費太多。一念及此,老索立即通過契約聯絡婷梅爾。

“婷梅爾,老朋友這傢夥是什麼時候出現的?還有他平常和什麼人有交往?”

“回稟主人,‘主人’是在一年前出現的,平時他一直待在這座洞窟之中,很少外出,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和什麼人有交往。”

“那他在飲食、語言上有什麼地域特色嗎?”

“‘主人’他一直講的是大陸通用語,並冇有什麼地域特色。至於飲食上……他好像對大陸西部的食物有所偏好,但是具體是哪個國家的,我就不知道了。”

“偏好大陸西部的口味?這範圍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就在老索為大陸西部這個朦朧的線索感到頭大的時候,婷梅爾這裡又發現了新的情況。

“哦,對了!主人,就在幾個小時之前,我來這裡送訊息的時候,在甬道裡遇到了一個身穿鬥篷的金髮貴婦。但是當時我趕著去見‘主人’,再加上對方逃走的速度很快,所以我並冇有看清楚她的容貌。”

“你剛剛不是說對方的速度很快嗎?那你怎麼知道她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貴婦的?”

聽到老索的疑問,婷梅爾訕訕地笑了笑,然後略尷尬地說道:“嘿嘿!我伸手扶她起來的時候,碰到了她的胸部,很大、很軟,是經過開發的那種。而且她身上用的香料非常名貴,不是一般人家用得起的,所以我才斷定她不僅是個女人而且是個貴婦。”

“哼哼!冇想到婷梅爾小姐姐對女人的身體構造這麼熟悉,想必往常冇少蹂躪嬌花吧?”

“那啥……我就是見到漂亮女人控製不住自己的手,所以……嘿嘿!”

“明白!明白!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用不著解釋!哦,對了!啥前兒有空了,咱倆切磋一下,怎麼樣?”

“嘿嘿!原來主人也是此道中人,這可真是太好了!”

“額……婷姐呀,咱倆是不是把話題扯偏了?”

“貌似有一點兒!”

經過貴婦路口時的一個打出溜滑,直接讓索迪爾二人忘記了自己的真正目的。好在發現的及時,刹車也足夠靈敏,他們總算在徹底偏離軌道之前將話題又繞了回去。

“婷梅爾,你還記得那個貴婦的大致長相嘛?”

“時間有點兒長,記得不是太清楚了。”

“沒關係,哪怕隻是還記得一個輪廓也足夠了!現在我教你使用魔力在空中進行繪畫,待會兒你把那個貴婦的模樣描繪出來。”

“是,屬下記住了!”

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老索集中精力教受婷梅爾繪畫技巧,至於老朋友則被二人當成空氣忽略了。幸運的是在這段時間之內,老索的右手一直很老實,冇搞什麼騷操作,否則那場麵可就難收拾了。(所以得感謝幸運女神同時關照了老索和老朋友,否則的話,一切還冇開始就結束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婷梅爾對魔力的掌控越來越好,繪畫的人像也越來越形象。見到自己的調教成果(各位,這裡用調教這兩個字,冇毛病吧?),老索心裡彆提多高興了,但是看著空中越來越寫實的頭像,某個被人掌握的人可就開心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