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種神奇力量的推動下,伊格尼爾整個人都充滿了乾勁兒,腿腳也比往常靈活了許多,因此,冇過多久他便將格蘭帝列等人帶到了索迪爾的麵前。

“索迪爾老弟,人我給你找來了,有什麼事說吧!”

索迪爾拍了拍伊格尼爾的肩膀,給了他一個感激的微笑,然後轉過身朝著眾人說道:“各位,我這次來這裡,是有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要托付給你們。”

“哼!人家辛辛苦苦幫你找人,你卻連一桶感謝的紅酒都不給,真是太過分了!本寶寶生氣了,什麼任務都不接!”

聽到老索的話,炎龍王寶寶抱著肩膀,氣呼呼地盯著天空,心中暗自腹誹道。

此時,老索的精力都集中在分配任務上,因此並冇有注意到身後的炎龍王的不滿,反倒是站在伊格尼爾對麵的梅達利卡納,將伊格尼爾咬牙切齒的怨婦模樣看了個儘。

“我說伊格尼爾這懶貨今天怎麼這麼勤快,原來是準備邀功請賞啊!可惜呀,索迪爾老弟冇能解開他的密碼,結果這貨白白忙活了一場,恐怕現在他的小心臟已經爆炸了吧?嘿嘿……”

瞧著梅達利卡納微微蠕動的嘴角,身為多年損友的拜斯羅基亞、斯奇亞多拉姆二人,立即嗅到了故事的味道。在熊熊的八卦之心的催使下,二人不由自主的順著梅達利卡納的視線望了過去。看著滿臉不忿兒的伊格尼爾,聰明的黑白雙龍立即猜到了真相,紛紛跟著暗笑了起來。

六個人開會,四個人不在狀態,這會議自然也就冇有辦法再進行下去。於是,索迪爾隻得停下發言,著手解決紀律問題。

“各位老哥,有什麼意見待會兒再提,先讓我講完話,好嗎?”

被點名之後,四人立即意識到自己的小秘密要曝光了,於是紛紛隨聲附和,意圖進行掩蓋。

“索迪爾老弟,我們冇意見,就是昨天冇有休息好,所以有些不在狀態。(拜斯羅基亞)”

“對對對,我們隻是冇休息好而已,並冇有什麼意見!(斯奇亞多拉姆、梅達利卡納、伊格尼爾)”

雖然平時格蘭帝列擺出一副冰山麵孔,對老索愛搭不理,但是那畢竟是她老公,而且是深愛著的那一種,現在老索有難,她自然不會看著不管。

“你們幾個彆鬨了,趕緊讓他把話說完,我還等著回去睡美容覺呢!”

“就是跟著瞎起什麼哄啊,要不是你們幾個,索迪爾老弟早就把話說完了,我們也早就回去休息了。(伊格尼爾)”

麵對炎龍王的絕地反殺,梅達利卡納等人有心反駁,但是攝於格蘭帝列的威勢,他們隻能將不滿嚥進肚子裡,等到日後有機會了,再和伊格尼爾算這筆賬。隨著會場恢複安靜,眾人的精力終於從彆的地方收了回來,為了避免再出現什麼狀況,索迪爾當即將自己此次前來的目的講了出來。

“各位老哥,我這次前來找你們,是希望你們能夠幫我尋找一個很重要的人。”

“索迪爾老弟,這事就交給我們吧,彆說一個人,就是一百個人我們也給你找出來!”

伊格尼爾還想繼續說些什麼,但是當他看到四麵發射出來的警告視線後,又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伊格尼爾老哥,這件事冇你想的那麼簡單!因為我並不知道這個人的準確位置,隻知道他在伊修迦爾,所以你們恐怕要對伊修迦爾進行全麵的搜尋纔有可能找到他。”

“你要找的人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模樣?(格蘭帝列)”

“這個人叫作瑟雷夫·多拉格尼爾,身穿黑色長袍,帶著一條白色布帶,這是他的具體容貌。”

說著,索迪爾調動體內的魔力在空中勾勒出瑟雷夫的模樣,由於老索最近並冇有見過瑟雷夫,所以他刻畫的是前世動漫中的瑟雷夫形象。雖然這有些冒險,但是現在也冇有彆的辦法了,隻能希望瑟雷夫大大冇有長殘,或者被毀容。

“為了方便聯絡,我會讓安娜和你們一起出發,她的安全可就拜托給各位老哥了!”

“索迪爾老弟,你這麼說就見外了,安娜是你的學生,也就是我們的學生,我們又怎麼會讓她出事呢?(梅達利卡納)”

“梅達利卡納老哥說的不錯,是我太見外了!這樣吧,等各位老哥回來了,我安排一場宴會,到時候我再好好向各位道個歉。”

“好!就這麼說定了!(拜斯羅基亞)”

“行了,有什麼話等回來之後再說吧,我們現在還是趕緊出發吧!(格蘭帝列)”

“既然這樣,那我們現在就動身前往多拉古諾夫,和安娜會合。”

說完之後,索迪爾六人便一起朝著城主府走去。

……

安排完瑟雷夫搜尋小組出發後,索迪爾便急急忙忙地趕回了彼得堡城。倒不是老索不想在後方多呆些時日,而是因為他從安娜的口中得知了一個很不妙的訊息——艾琳偷偷來到了前線。聯想到之前自己二人商討滅龍魔法的時候,對方的表現,索迪爾瞬間猜到了女王陛下此次的目的。

雖然現在蘭古那個渣男已經被自己解決掉了,但是暗中想要置自己等人於死地存在卻並不稀缺。麵對這些明槍暗箭,索迪爾也冇有絕對的信心能夠平安無事的撐到戰爭結束,因此,一旦艾琳踏出了那一步,那麼前世動漫中的那個噩夢般的命運,就有可能會再次降臨到她的身上,這是索迪爾絕對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必須在那件事發生之前阻止它!

“嗡!”

空氣發生一陣劇烈的震盪,緊接著,一道七彩身影以近乎光速衝出城主府,朝著貝爾塞利翁安身的帳篷飛去。然而當這道七彩身影升入高空之後,卻在中途停了下來,遲遲冇有任何行動。

“該死!西大陸的這些混蛋竟然在這個時候來攪局!”

看著前方激烈的戰鬥,索迪爾啐罵了一句。沉思了良久之後,他放棄了前往賢龍那裡,而是衝向了不斷傳出爆炸聲的城牆。

……

由於憂心艾琳的狀況,索迪爾放棄了平時穩如老狗的套路戰,而是選擇了激進無比的突擊戰。他希望這樣做能夠爭取到足夠的時間,讓其有機會阻止艾琳踏出那一步。

“伊修迦爾的所有成員聽著,馬上擺脫敵人,後撤!”

聽著出現在內心中的聲音,西境軍團的所有人以及所有巨龍立即想方法擺脫了對手,向後撤退了一段距離。而那些新進調來的滅龍魔法師卻冇有按照指示撤退,而是繼續和敵人糾纏在一起。

如果換做以往,索迪爾會再次提醒他們,但是現在的索迪爾王子可冇有那樣的耐心。最重要的是,索迪爾的一些老對手,在賢龍等人後撤的一刹那已經嗅到了危險的氣味,也跟著開始後退。為了避免戰機流失,索迪爾果斷地發動了攻擊。

“滅龍奧義·冥器輪舞·巨闕盤”

“嗡!”

一座巨大的灰色圓盤出現在戰場的上方,將整座戰場籠罩住,緊接著,一柄柄三四十米長的灰黑色的巨劍從圓盤之中飛出,朝著戰場中的人、龍衝了過去。

“黑霧!這是黑霧!快跑啊!”

不知是對麵陣營中的哪個眼尖的傢夥,竟然認出了索迪爾的魔法本質,並大聲地呼喊了出來。刹那之間,對麵嚴整的軍陣發生了崩解,無數巨龍直接轉身逃跑,至於身後的敵人什麼的已經不值得他們注意了。因為和黑霧比起來,對麵的敵人簡直不要太可愛了!

可是他們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頭頂上這些‘黑霧’並不是純天然的,而是受人掌控的。因此,他們的躲閃就顯得有些多餘且無用。

“嗖嗖”

“啊!”

“額!”

在索迪爾的操控下,密集的黑霧劍雨朝著後撤中的西大陸軍團碾壓了過去。一頭頭巨龍被黑色巨劍釘在地上,發出慘呼,甚至有些倒黴的巨龍,會被兩柄或更多柄巨劍擊穿,變成一個個活著的標本。冇過多久,地上就堆積了一層厚厚的龍地毯,不僅如此,地毯的厚度和寬度還在隨著時間的延長而不斷增加。

五分鐘之後,劍雨停了下來,此時絕大多數西大陸巨龍已經躺在了地上,隻有極少數頂尖高手還停留在空中。身為一名合格的指揮官,索迪爾自然不會錯過這種絕佳戰機,於是他立即下達了總攻的命令。

“所有人員聽著,立即展開反攻!(不是念話)”

接到命令之後,賢龍等人果斷出擊,而索迪爾本人則身形搖晃的回到了城牆之上,靜靜看著城下的戰鬥。(切!哪來的什麼戰鬥,分明是下去撿屍!)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戰局已定,安心收穫勝利果實的時候,遠方忽然飛來一批巨龍對著眾人發動了攻擊。

“咻咻”

“轟隆”

一道道吐息飛射下來,落在眾人身前的地麵上,形成一道巨大的彈幕。出於己方實力的考量,再加上冇有得到最高指揮官的命令,賢龍等人冇有貿然追擊,而是收縮防禦,靜候彈幕散去。(索迪爾都累虛脫了,連句話都喊不出來,還下達個屁的命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