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菲爾的描述之後,貝爾塞利翁猛然想起了對麵陣營的怪異舉動。

“難道對麵調兵遣將並不是為了前往海域,接應運糧隊伍,而是為了阻止我派兵北上?”

想到這裡,貝爾塞利翁急忙問道:“菲爾首領,圍困北大營的敵軍有多少人?”

“大概有四千人左右!”

“四千人?也就是說他們將另外兩個營寨的兵力抽出了一半放在了北大營那邊,隻留下了少量人員守備營寨。”

“應該是這樣!”

此時此刻,貝爾塞利翁嗅到了將敵人驅逐出去的機會,以至於他將索迪爾臨行之前留下的,堅守營寨,不可出戰的指示忘得一乾二淨。

看著貝爾塞利翁興奮的神色,菲爾自然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因為這是每一個參戰的伊修迦爾成員都會去想的東西。不過,除了那些之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辦,那就是幫自己的幾位好友帶回救命的援兵。

“賢龍大人,時間緊迫,你還是趕緊派兵前去救助北大營吧!”

托菲爾的福,貝爾塞利翁總算從勝利的幻想中走了出來。清醒過來的賢龍大人拍了拍菲爾的肩膀,安慰道:“菲爾首領,你放心,我這就派兵前去救援。”

“多謝賢龍大人!”

吩咐醫護營帳的人好生照顧菲爾之後,貝爾塞利翁帶著傳令兵離開了這裡,返回了中央大帳。

臨近中軍大帳的時候,貝爾塞利翁轉過頭對身邊的傳令兵說道:“你馬上去通知聖龍和西劄瀾薩,就說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們商議,讓他們火速趕到中軍大帳。”

“是,屬下領命!”

……

中軍大帳

貝爾塞利翁剛剛返回大帳,兩道人影便緊跟在他的身後追了進來。不等賢龍大人入座,其中一人扯住他的肩膀將他扭轉了一百八十度,緊接著,一道大嗓門迴響在營帳之中。

“貝爾,究竟出了什麼事,值得你這麼急火火的將我們兩個找來?”

用手揉了揉自己痠痛的肩膀以及耳朵,將身體恢複到舒適之後,賢龍大人朝著聖龍招了招手。等到聖龍將腦袋湊過來,賢龍趴在他的耳邊以同樣的分貝喊道:“北大營被敵人包圍,派人來這裡求援,所以我纔將你們找來,商議對策!”

“哎呀!說就說嘛,你吼什麼,我的耳膜都快被你給震穿了!”

“你也知道這樣喊會震穿耳膜啊?那你剛剛還這麼喊?”

眼見兩個老頑童開始日常互懟,為了避免自己被拖下水,西劄瀾薩趕緊開口將話題引導到原來的方向。

“賢龍大人,你讓傳令兵通知我們前來,所要商議的重大事情就是北大營被敵軍包圍這件事嗎?”

聽到西劄瀾薩提到正事,貝爾塞利翁放下了他和阿庫諾羅基亞之間的友誼賽,開始向二人講解剛剛發生的一切以及他的猜測。

片刻之後,西劄瀾薩二人將一應資訊消化完畢。

“賢龍大人,您的意思是敵人之所以包圍北大營,是為了從那裡打開缺口,突破我們的防禦,進而逼迫索迪爾王子撤兵?”

“冇錯,我就是這麼認為的!”

“貝爾的想法雖然很有道理,但是我認為敵人的目的冇有這麼簡單!”

“無論敵人的目的是什麼,我們都不能棄北大營而不顧!(賢龍)”

“這是自然!(聖龍)”

“二位大人,既然如此,那就由我率領第一師前去支援北大營好了!”

“不行!敵人有四千人,而第一師隻有一千人,實力相差太懸殊,到時候你們就不是去救援北大營,而是給人家加餐了。(賢龍)”

“那……貝爾你覺得派多少人前去救援合適呢?(聖龍)”

“我看,還是你和西劄瀾薩率領第一師、第二師一起前去比較穩妥。(賢龍)”

“不行!這樣做的話,大營裡就隻剩下第三師的七百人,根本無法保證大營的安全。(聖龍)”

“二位大人,不如我們從第二師抽調三百人,暫時編入第三師,將第三師湊成一個整編師。”

“嗯!這倒是個辦法!(聖龍)”

“那就這麼辦吧!(賢龍)”

……

歌德斯韋特山外圍某叢林

細密的陽光通過叢林的樹葉間隙投射到叢林凹凸不平,且長有鱗片的地麵上。這時一塊地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前緩緩平移,最後停在一片小土坡前。

“戴爾斯德大人,剛剛接到凱爾修大人傳來的訊息,魚兒咬鉤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通知所有人,在魚兒完全進入網中之前,任何人都不準移動一毫米!”

“是,屬下領命!”

……

或許是因為曾經被人埋伏過一次,西劄瀾薩這一次行動極為謹慎,每次行進都給士卒留下了充足的體力應對各種狀況。即使此刻他們已經來到歌德斯韋特山的外圍,但是西劄瀾薩還是穩紮穩打,緩步推進,並冇有輕兵燥進。

“停止前進!”

看著前方不遠處的叢林,西劄瀾薩的心中忽然產生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並不是歌德斯韋特山,而是當初遇伏時的那片土丘。受到心中這種感覺的乾擾,西劄瀾薩直接對部隊下達了停止前進的命令。

“師長,我們馬上就要趕到北大營了,您怎麼命令部隊停下了?”

西劄瀾薩扭過頭看了一眼說話的人,然後詢問道:“一旅長,你不覺得前麵的那片叢林安靜的過分了嗎?”

“嗨!師長,我們這麼多人逼近叢林,叢林裡的鳥啊、獸啊肯定全被嚇跑了,叢林能不安靜嗎?”

“哼!我看你是想再到西大陸的戰俘營裡好好安靜一次吧?”

“師長,您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我們又來到了一年前的那片土丘!”

“師長,您是說……”

西劄瀾薩衝著部下點了點頭,表示他猜中了自己的意思。

“師長,那我們該怎麼辦?要繞過去嗎?”

“繞過去?恐怕不行!第一,我們這次行動的目的是為了救援北大營,時間緊迫,冇有那麼多功夫可以浪費。第二,我們根本不知道敵人的埋伏圈有多大,也就無法斷定繞出多遠纔算安全。第三,就算我們僥倖繞出了包圍圈,可是敵人也可以放棄偽裝,對我們實施前後夾擊。”

“啊?那我們不就被困在這裡了嗎?”

“就目前而言,是這樣的!但是等到聖龍大人和第二師趕到之後,也許我們能夠想出什麼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

叢林之中

看著前方一動不動的隊伍,包括戴爾斯德在內的所有人全都變得緊張無比。

“對麵領隊的傢夥也太慫了吧,竟然連片叢林都不敢過!”

“戴爾斯德大人,敵人會不會已經看破了我們的偽裝,所以才停止行進的?”

“嗯……不排除這種可能性!畢竟他們中過一次埋伏,在這方麵比較有經驗。”

“那咱們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乾等著吧?”

“哼!這有什麼難辦的!你馬上去趟北大營,讓那邊搞出點動靜,把他們逼進來!”

“明白!屬下這就去!”

看見部下準備站起身來,戴爾斯德直接一腳踹了上去,把他又送回到地麵上。

“笨蛋!不準暴露埋伏位置,悄悄地離開!”

“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