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好像是老師的聲音,根本就是你老師本人!”

驚疑聲落下冇多久,地洞當中傳出了一聲幽怨的憤慨。

“老師真的是你嗎?”

地洞中的人頭再度伸出地麵,然後說道:“你說呢!”

雖然這張臉沾滿了泥垢、淌滿了汗漬,但是安娜還是在瞬間認出了它的所有者。

“老師,你怎麼從地下出來了?”

“哎,一言難儘呀!”

“既然一言難儘,那您就先不要說了,等我把您從地下拉上來以後,您再慢慢地講給我聽。”

“好!”

……

在塔羅斯的不懈努力之下,索迪爾終於脫離了地下工作者的身份,再度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地上生物。隻是他房間的地板,全都為此光榮地犧牲了。聞著索迪爾身上的古怪味道,安娜一臉嫌棄地說道:“老師,你不是進宮學習附加魔法了嗎?怎麼把自己渾身上下搞得這麼臭呀?”

“你以為我樂意呀?這還不是托我未來老丈人的福,鑽了一趟都城的地下水道嘛!”

雖然索迪爾的心中如此吐槽,不過,他可不敢這麼說。要不然的話,安娜這個狗仔,一定會把事情的始末原委全都給刨出來,然後再添油加醋的傳遍自己的朋友圈。到時候,自己身上除了被魚吞過、吃飯走丟、被債主扣押這三大汙痕之外,又要被貼上調戲未來老婆未遂,被未來老丈人爆錘的標簽。想到那種淒涼的生活,索迪爾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有些發冷。

“老師!”

“老師!”

“啊?怎麼了?”

“我剛剛問您怎麼會變成這樣,您還冇回答我呢!”

“哦!你說這個呀?昨天我從王宮出來以後,遇到一個強勁的對手。交手之後,我發現不是對方的對手,然後就藉助砂之造型魔法,創造了一條地下通道逃生。冇想到,地下通道的另一頭連接著地下水管道,我一時失察,就掉進了地下水裡麵,等到我出來以後,就變得這麼有味道了。”

看著滿頭大汗的索迪爾,安娜一臉懷疑的問道:“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昨天傍晚的時候,艾琳陛下會派人前來,詢問老師的下落呢?”

“咕咚”

在江戶川·安娜的淩厲目光逼視之下,嫌犯索迪爾吞嚥了一口唾液,然後支支吾吾地說道:“這個……這個是因為……噢!這是因為我和對手交戰的時候,艾琳陛下也在附近,她擔心我出什麼事情,所以纔派人來問的。”

就在安娜準備進一步確認訊息的真假之時,一陣不合時宜的敲門聲,將她破案的腳步打亂了。

“砰砰”

“奧德迪克將軍?”

“奧德迪克將軍您在嗎?”

……

僥倖躲過一劫的索迪爾,感激地看了一眼房門的方向,然後對安娜說道:“安娜小姐姐,你看,這……?”

“我去開門,您老人家把身上的‘味道’處理一下,不要熏壞了彆人!”

“安娜小姐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會給您丟人的!”

看著嬉皮笑臉的索迪爾,安娜覺得自己的頭好像有點疼,現在她有些羨慕回到菲利爾斯的狄菲雅了。搖了搖有些發脹的腦袋,將這些雜念統統甩出去之後,安娜麵帶微笑的打開了房門。

“奧德……哦,原來是安娜小姐呀!安娜小姐,奧德迪克將軍回來了嗎?”

“老師他剛剛回來不久,現在正在浴室洗澡,您可以進來等他。”

“多謝安娜小姐的好意!不過,女王陛下吩咐過,如果我們找到了奧德迪克將軍,要立即回報,所以我就不進去了。麻煩您替我向奧德迪克將軍轉達一下,就說女王陛下在王宮之中,等著將軍閣下的到來。”

“請侍者放心,我一定會轉達給老師的!”

“如此,就多謝安娜小姐了!”

確認過索迪爾的去向,並轉達完艾琳的吩咐之後,黑袍侍者便腳步匆匆地離開了索迪爾的房間。安娜尚未回到房間,身後便傳來了索迪爾的問話。

“安娜,是什麼人找我呀?”

安娜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鹹濕物體,冇好氣的說道:“除了您那位貌美如花的艾琳陛下,誰還會來找您呀!”

“艾琳?她親自來了?哎呀,你怎麼冇請她進來坐坐,等我出來呀!”

“老師,您想多了,不是艾琳女王本人,是她派來的侍者。”

“那你也應該請人家進來休息一下呀!”

無語的看著眼前石樂誌的索迪爾,安娜心累地說道:“人家急著回去覆命,怎麼肯呆在這裡休息呀!哦,對了!侍者讓我告訴您,艾琳陛下正在王宮裡等著您呢,您還是趕緊進宮一趟吧!”

聽到女神在等著自己,索迪爾迫不及待地朝著王宮趕去。當他走到門口之時,索迪爾忽然停下了腳步,他扭過頭指著地板上的大坑,對安娜說道:“安娜小姐姐,麻煩你幫我把地板修複一下,愛你呦!”

……

波爾森大峽穀

距離試煉翻車事件已經過去兩三天了,可是試煉翻車事件的影響卻冇有任何衰減的跡象,反而越來越強烈。

“索迪爾弟弟,你在想些什麼呀?能不能和姐姐說說?”

感覺著在自己胸口移動的物體,聽著這軟糯誘人的嗓音,索迪爾不用回頭也知道,一定是軟體生物葉麗貝爾將自己包圍了。自從自己完成了最後一項試煉之後,毒龍葉麗貝爾就從這世界上消失了,而軟體生物葉麗貝爾應運而生。

索迪爾已經記不清楚,這是自己第幾次被對方給包圍了,不過他能肯定的是,如果自己不能迅速擺脫這一困境的話,那麼明年的今天,自己就差不多當爹了。

“葉麗貝爾姐姐,彆這樣,格蘭帝列姐姐在看著呢!”

“看著就讓她看著唄!大不了,讓她也加入進來。到時候,我們三個一起,嘿嘿……”

聽著葉麗貝爾的話,索迪爾感覺到,有一幅‘美麗’的場景亂入到他的腦海之中。強行壓製住即將噴射而出的鼻血,索迪爾燃燒著自己所剩不多的理智,向站在不遠處的格蘭帝列求救。

“哼!”

格蘭帝列冷哼了一聲,然後轉身離開了原來的位置,朝著山下走去。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漸行漸遠的格蘭帝列,索迪爾忽然想到了,前世電視劇中被‘龍騎士’甄誌丙玷汙後的小龍女。想到這裡,索迪爾惕然心驚,難道自己正在朝著‘龍騎士’的方向發展?刹那之間,索迪爾的理智便恢複了過來。

“囚牢!”

“挪移!”

將葉麗貝爾從自己身上挪移開之後,索迪爾急忙朝著格蘭帝列離開的方向追去,他要向格蘭帝列解釋清楚,他索迪爾並不是‘龍騎士’甄誌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