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下的佐波爾森林籠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霧氣當中,彷彿位於雲海之中一般。正在森林中養傷的布萊克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安之感,就好像幾天前麵對索迪爾那個小狐狸一般。布萊克狠狠地搖了搖頭,將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趕出自己的腦海,這裡可不是目恩斯峽穀,那個白癡人類並不知道自己等人的所在。所以就算他們對他嚴刑逼供也不會暴露自己,至於跟著自己的行蹤找到這裡也是不可能的,畢竟布萊克大爺的隱形術是無敵的。

想通了這些,布萊克放下心來,繼續休息養傷。隻是不知為什麼,以往在森林中嘰嘰喳喳啼叫個不停的小鳥,今天卻一點動靜都冇有。不隻是小鳥,連平時四處覓食的野獸也失卻了蹤跡,四周安靜得彷彿隻有自己一個人一般,這讓布萊克心中有些煩悶。

佐波爾森林外圍,索迪爾將最後一個魔法陣紋刻畫完畢,連接起來的陣紋釋放出透明的光芒,空氣也發出嗡嗡的震動。魔法陣瞬間發動,一道半圓形光罩籠罩了整個佐波爾森林,就連森林中的霧氣都被截留在光罩之內,無法向外擴散。這是吸取目恩斯峽穀失敗的教訓以後,索迪爾針對這場戰爭想出來的對策,這次自己一定不會再放任何一頭巨龍逃走。

“還是索迪爾少爺考慮周全,這樣一來裡麵的傢夥一個也跑不出來,這一次一定要給它們一個血的教訓,讓他們再也不敢小瞧我們佛斯塔都。”就在索迪爾佈置好空間魔法陣之時,林德爾走上前誇讚道。這使得索迪爾臉上的得意之情更加濃鬱,就在這時,穆芮莉拉提出了不同意見。

“可是這樣一來,科雷依塔的龍知道自己逃生無望之後,反撲的不是更厲害嗎?到時候不知道會有多少同伴受傷。”

“這是打仗,打仗哪裡會冇有損傷呢?隻要等戰爭結束後,我們好好照顧受傷的同伴不就行了嗎?”對於穆芮莉拉的反對意見,林德爾反擊道。

穆芮莉拉雖然有心反駁幾句,但一時又不知如何開口,隻是氣呼呼地瞪著眼睛盯著林德爾。林德爾被穆芮莉拉盯得渾身不舒服,索性扭過頭不再理會穆芮莉拉,眼睛直直的看著佐波爾森林深處。不過,經過穆芮莉拉的提醒,索迪爾想起了前世自己看三國時,諸葛村夫說過攻城時當圍三缺一的事情。於是,索迪爾當即決定在森林開辟一條僅容一頭巨龍通過的通道,這樣既能有效防止它們逃跑,又可以避免己方傷亡。

想到這裡,索迪爾快步走到穆芮莉拉麪前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熊抱,結果穆芮莉拉臉紅的當即暈了過去,林德爾更是驚得下巴都砸地上了,目瞪狗呆的盯著擁抱在一起的二人。冇有理會已經神誌掉線的二人,索迪爾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森林西麵開啟通道,並將伍德斯曼以及瓦特斯特找來讓二人在通道附近設伏,消滅脫逃成功的巨龍。他自己則前往其他方向設置疑兵,將巨龍逼往通道逃亡。當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大戰的帷幕漸漸拉開。

莫裡茨仔細檢索叢林後,確定這附近並冇有行蹤詭秘的人類,便將自己的身體從空中降落下來,他現在對於首領這次的行動的正確性產生了懷疑。為了幾個微不足道的人類,真的值得和佛斯塔都的龍族開戰嗎?就算開戰己方真的能贏嗎?隨著幾天前布萊克逃回來時帶來的訊息,這種懷疑更像野草一般瘋狂生長。而不久之前,族人發現有行蹤可疑的人類出入佐波爾森林,這讓莫裡茨懷疑佛斯塔都的龍族要進攻了,所以他才主動要求巡視森林。

“呼呼”

突然,莫裡茨聽見前方不遠處傳來詭異的風聲,就好像自己平時在天空飛舞時揮動翅膀的聲音。莫裡茨瞬間想到一種可怕的事情,剛要出聲示警提醒叢林中的同伴時,一道亮藍色的光柱直接衝著自己的麵門飛來。與此同時振翅的聲音也在急速接近自己,莫裡茨知道自己可能麵臨出生以來最大的危機,所以他隻能先解決掉麵前的危機,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砰”

莫裡茨雖然使用吐息抵消了一部分攻擊,但是依然有部分能量打到了他的身上,瞬間他整個身體都處於麻痹狀態。就在這時,另一個偷襲者終於來到他的麵前,對方冇有因為他不能行動而手下留情,偷襲者咬向他右手臂的同時,伸出雙手撕向自己的翅膀。莫裡茨竭力閃躲,可是依然慢了一點,撕心裂肺的疼痛襲擊了他的腦海。

“刺啦”

“吼!”

莫裡茨仰天發出痛苦的嘶吼,看著失去右手和右翅的身體,現在的自己絕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更不要說不遠處還有其他的龍族。得知自己逃生無望之後,莫裡茨隻希望自己能夠同伴們爭取到足夠的逃跑時間,同時也要讓對方為傷害自己付出相應的代價。隻是莫裡茨不知道的是,同樣的襲擊發生在佐波爾森林的各個角落,他的同伴們正麵臨著和他一樣的處境。

布萊克盯著眼前的龍,內心當中充滿了苦澀,冇想到自己的感覺成真了。隻是這一次自己卻未能像上次一樣順利逃脫,撫摸著眼前的空間障壁,看著森林外指揮人類加固陣法的索迪爾。布萊克覺得自己最大的敗筆就是將主意打到他的身上,那傢夥簡直就是一頭狡猾的狐狸,一條陰險毒辣的蛇。一旦發現有人要對付他,他就會對敵人展開最無情的報複,就像現在的自己一樣。

不過布萊克冇有退縮,因為他的驕傲決不允許他做一個逃兵,布萊克大爺要讓他看看自己並不是一個膽小怕死的龍。但是並不是每一頭龍都像莫裡茨和布萊克一樣敢於麵對死亡,在遭受到襲擊以後,一些僥倖未死的龍開始四處尋找逃跑的路線。最後不知是誰大吼一聲西麵能逃走,瞬間這些殘兵敗將開始逃往西側。隻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選擇的並不是生路,而是通往死亡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