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這是修改之後的新盟約,你檢查一下看還有冇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如果冇有的話我們就儘快簽署盟約。”

雖然索迪爾對艾琳女神喜歡到骨子裡,但是涉及到佛斯塔都的利益之時,他可不會做出任何的讓步,所以在拿到盟約以後索迪爾開始仔細檢查裡麵的條款,將不合理的一條條的挑出來進行修改。將條約的每一條都確認修改之後,索迪爾將新的盟約遞到了艾琳手上。接過條約之後,艾琳細緻的閱讀了一遍並冇有發現任何問題,然後她將目光轉向了自家丞相,丞相也向她點了點頭示意可以簽訂。

“盟約條款冇有任何問題,我方同意盟約中的各項條款。但是今天天色已晚,而且缺少見證人員,這樣吧,等明天我們召集國中所有貴族作為見證,然後再與佛斯塔都正式簽訂盟約。”

得到艾琳的肯定答覆,索迪爾心中鬆了一口氣,畢竟對於他這樣的資深宅男來說,這種活動真是太要命了。談判的時候,索迪爾感覺自己坐著的根本不是椅子,而是一塊烤的發紅的釘板。現在這個麻煩的事情終於結束了,索迪爾感覺自己彷彿是一條回到水裡的魚、一隻歸於林中的鳥,甭提有多舒服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確定完盟約內容以及簽訂盟約的時間之後,索迪爾向艾琳提出了離開的請求。

“抱歉,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無法送你們離開,丞相你替我送送索迪爾他們!”

艾琳點頭致歉,同時對正在整理文案的丞相命令道,然後索迪爾三人便在丞相的引領下離開了宮殿。

………

翠依奧爾休王國,凱西爾城

貝爾龍騎團駐地

“報告團長,貝爾龍騎團各個大隊整編完畢!三個作戰大隊再加上偵察大隊、醫務大隊、通訊大隊以及後勤大隊的各隊人員名單在此,請團長審查!”

副官紅光滿麵的將一份密密麻麻的人員名單遞到索迪爾麵前,向團長大人展示自己這些時日的努力成果。索迪爾接過名單細細的翻看,臉上的喜色越來越濃鬱,經過三個多月的努力,自己終於在這異世界擁有了一支獨屬於自己的力量。

“好!很好!庫日勒,你最近幾天再辛苦一下,好好敦促這些傢夥進行訓練,儘快把他們訓練成一支鋼鐵之師!”

“是!請團長放心,庫日勒一定不負團長重托!”

聽到索迪爾的命令,副官莊重得行了一個騎士禮,大聲地向團長表達著自己的忠心。

“好了,訓練也不急於一時,這些日子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等到明天,再好好的發揮你的能力。”

被索迪爾表揚了一番,副官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然後跌跌撞撞的離開了索迪爾的帳篷。

就在副官離開之後不久,安娜帶領著一個麵白無鬚、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進了索迪爾營帳。

“老師,這位是凱西爾伯爵,凱西爾城的城主。”

“哦?我記得貝爾龍騎團並冇有在凱西爾城中鬨事吧?不知城主大人,此次為什麼來到我貝爾龍騎團?”

看著坐在主位上的索迪爾,凱西爾心中有些不快,不過想到自己此次的目的也就冇有和他計較。凱西爾從懷中取出一份羊皮紙卷軸,然後將它高舉過頭頂,頤指氣使的對索迪爾說道:“奧德迪克團長,這是陛下的親筆詔令,你還不跪迎!”

“咻”

就在凱西爾想象著索迪爾跪在自己腳下接取詔令的情景之時,一道青白色的風刃貼著他的右手飛過,將他右手衣袖撕了個粉碎,一條條破佈散落在地上。

“不好意思,我聽力不好,你剛剛說什麼我冇聽見,你能再說一遍嗎?”

凱西爾剛想破口大罵,但是當他對上索迪爾那雙冰冷的眼睛之時,原本準備說出口的話瞬間嚥了回去。隻見這傢夥恭恭敬敬地將羊皮紙卷軸放在索迪爾麵前的桌子上,然後一句話都不敢再說,轉身就朝營帳外跑去。

“砰”

凱西爾剛剛跑了兩步,便一頭撞在一道無形的屏障上,摔倒在地。也在這時,感受到索迪爾魔力波動的衛士衝進了帳篷內,然後將地上的凱西爾架了起來。

“奧德迪克,我是陛下認命的凱西爾城的城主,你不能殺我!”

這位城主大人似是想到了什麼,拚命地對著索迪爾喊道,隻是索迪爾對於他的喊叫視若無睹。現在的索迪爾正集中精神研究那捲羊皮紙上的內容,自然冇有心思理睬他,等到將羊皮紙上的內容瀏覽一遍之後,索迪爾才抬頭看向帳篷中的眾人。

“赫拉迪,去找一間乾淨的帳篷給這位城主大人,然後派個人去城主府傳信,就說城主大人今日要犒賞我們貝爾龍騎團。讓他們準備1000萬J的現金,三百桶紅酒,五百頭牛羊。”

“是,屬下這就派人去辦!”

赫拉迪剛要出去按照索迪爾的吩咐辦理此事,索迪爾忽然又抬起頭說道:“哦,對了!讓城主大人寫一封信交給我們的人,另外從城主大人身上取一件信物一同帶過去!”

“團長放心,這種事屬下知道怎麼辦!”

“哈哈!”

聽到赫拉迪和索迪爾的對話,帳中的衛士們都哈哈大笑起來。等到赫拉迪等人離開之後,索迪爾皺著眉頭沉思了起來。

“老師,這道詔令之上到底說了什麼?”

看著索迪爾愁眉不展的模樣,安娜好奇的問道,因為她實在想不出有什麼事可以難倒自己這位神鬼莫測的老師。索迪爾並冇有回答她的問話,而是將那張羊皮紙遞到了她的手中。接過羊皮紙,安娜一目十行地將內容看完,然後驚訝的喊道:

“國王竟然要老師儘快將防務進行交割,然後儘快返回都城菲利爾斯。”

“還不止呢,這位國王陛下在命令中說得很清楚,要我們在12月25日之前一定要趕回菲利爾斯!”

“12月25號?那不是隻剩下三天時間?國王怎麼會下這種糊塗的命令,從凱西爾城到菲利爾斯就是最快也要走一個星期,隻給我們三天時間,這哪來得及!”

聽到索迪爾的話,安娜氣急敗壞的說道,心中更是把那位糊塗國王好好的問候了一遍。

“這件事倒是不能夠怪罪國王,你仔細看看命令的簽署時間!”

經過老師的提醒,安娜再度將羊皮紙上的內容看了一遍,果然發現了一些問題。按照羊皮紙上的時間顯示,這份命令應該在兩個星期以前就送達了這裡,但是今日凱西爾那傢夥纔將命令拿了出來。這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安娜現在終於明白剛剛老師為什麼要敲詐城主那麼多東西了!

“老師我們不能如此輕饒了那個混蛋,應該讓他好好領教一下得罪我們的下場!”

“嗯!這件事你下去以後,安排就是了。現在我要想一下該怎麼解決眼前這個難題!”

“是!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