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蒙特朵思怒吼了一聲,然後他將自己當做一根標槍紮向索迪爾。

“囚牢·禁錮”

之前百試不爽的空間秘技,這一次卻出現了例外,蒙特朵思彷彿真的化身標槍一樣,輕鬆地穿透了索迪爾的空間牆壁,繼續向前衝去。意識到危機之後,索迪爾果斷閃身後撤。

“想走?重力區間!”

“嗡”

一道紫色的圓柱狀能量籠罩在索迪爾的身上,並不斷拉扯著他的身體朝著後方飛去。

“該死!”

啐罵了一聲後,索迪爾一邊控製著自己的身體往前行進,一邊調動魔力準備切換戰鬥模式。

“鬼龍模式!”

灰黑色的光芒閃耀而出,緊接著,索迪爾從七彩巨龍變身為黑灰色巨龍。模式切換完成之後,四周的拉扯之力瞬間消失,索迪爾再度恢複自由之身。不過,他並冇有趁機離開紫色能量區域,反而順著拉扯之力衝向蒙特朵思。

身為戰鬥老手兒,蒙特朵思自然看破了索迪爾拙劣的手段,但是他並未道破,而是將計就計。

“磁流亂波”

“鬼龍的咆哮”

待到二人的距離拉近到一定程度,二人便極為默契地向對手發動了進攻,於是,一黑一紫兩道能量光柱朝著二人各自飛去。麵臨對手的攻擊,二人紛紛采取自認為正確的方式解除危機,但是這結果卻大相徑庭。

一邊兒將對手的攻擊吃進了自己的肚子並轉化而為自己的能量,而另一邊兒則被對手的攻擊貫穿胸膛。

“噗!”

“冇想到……冇想到這種黑色能量竟然能夠穿透我的防禦,真是失算了!”

麵對失算的蒙特朵思,索迪爾直接欺身而進,準備趁他病要他命!

“咻咻”

就在索迪爾即將得手之時,一道海藍色的吐息橫亙在二人中間,阻止了索迪爾的斬首行動。待到吐息消失,蒙特朵思已經在一頭明黃色巨龍的攙扶下退到了後方,被重重保護了起來。而壞索迪爾大事的劄克羅,在蒙特朵思獲救的那一秒便腳底抹油了,畢竟,他可不想再從鬼門關前溜達一圈了。

解決掉蒙特朵思之後,索迪爾整合了特戰分隊,然後以特戰分隊為尖刀切割開格萊德、蒙特朵思兩部的封鎖,成功地和第二師會師。

“哈哈!臭小子,你們來的真及時!”

感受著阿庫諾羅基亞強有力的拍擊,聽著他豪放粗獷的嗓音,索迪爾根本無法相信這是一個戰鬥了將近一個小時,被迫求援的人。悄悄地往前挪移了一點位置,確保自己能夠承受身後傳來的力道之後,索迪爾開始切入正題。

“聖龍大叔,麻煩你們第二師拖住對麵的敵軍,幫我們爭取到營救第一師的時間。”

“哈哈!冇問題,我們一定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從這裡逃脫,乾擾到你們行動的!”

商量好之後,索迪爾帶領著援軍繞過凱爾修所部,徑直攻擊古德佩斯所部,準備為被困的第一師撕開一道出口。

“卡爾狄斯大叔!”

“明白!”

“鬼鳴槍!”

“鬼龍的咆哮!”

“咻咻”

兩道粗壯的灰黑色光柱像兩支飛射的弩箭直直插進麵前的敵軍,緊跟著,敵軍嚴整的陣營被劃出一道筆直的中空通道。

就在索迪爾二人發動攻擊之後,葉麗貝爾、伊格尼爾、耶斯維他相繼出手。於是在兩道黑色弩箭飛過冇多久,紫色的毒霧、橙紅色的火焰光柱、明黃色的雷電戰戟便緊跟著飛了過去,以保證黑色弩箭開辟出的通道不會自動癒合。

索迪爾五人鑿出通道之後,剩下的六人則負責率領大部隊將原有的通道拓寬,確保第一師能夠通過通道成功脫身。(剩下的六人分彆是梅達利卡納、拜斯羅基亞、斯奇亞多拉姆、梅瓦潔娜、林德爾、穆芮莉拉)

雖然索迪爾等人的計劃很有效,但是第一師的狀態卻冇有那麼完美。

在被兩倍於己的敵人圍攻了近一個小時以後,第一師絕大多數人的體力、魔力已經進入極限狀態。而且他們剛剛還經曆了羞辱、希望、失望的心理曆程,因此,現在還能夠堅定信心戰鬥下去的人已經所剩無幾了。

所以當索迪爾他們將通道連接完成之後,隻有兩三百人成功地逃了出來,剩下的人全都成了彆人的‘餃子餡’。

正當索迪爾準備發動強攻將被俘人員解救出來的時候,重整旗鼓的蒙特朵思、格萊德兩部重新圍了過來,準備在索迪爾等人的外圍佈置第二道封鎖線。與此同時,負責攔阻凱爾修的阿庫諾羅基亞也向索迪爾發出了警報。

“索迪爾弟弟,剛剛聖龍大叔通過心聲告訴我,他們那邊兒撐不住了,讓我們趕緊撤!”

聽到葉麗貝爾的話,索迪爾隻得放棄被俘的人,率領成功突圍的第一師成員以及南北混合編隊向第二師靠攏,準備撤退。

三家會師之後,索迪爾、阿庫諾羅基亞、西劄瀾薩聯合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緊接著,三人便帶領著殘兵敗將屈辱地撤離了戰場。

……

奇更斯特平原,西大陸營地

結束戰鬥之後,凱爾修等人攜大勝之勢重新奪回了自己的營寨。(其實並不是奪回,因為貝爾塞利翁對這座空營冇任何興趣,他隻是走進來掃視了一圈,然後便直接離開了,就連守備大營的人員都冇有安排。)

處理完俘虜、傷員的問題後,凱爾修等人紛紛聚集在中央大帳之中,準備商議以囚換糧的事情。

“今天可真懸呐!(凱爾修)”

“誰說不是呀!要不是當初古德佩斯為了安全起見,讓我們從另外兩寨抽調一千人馬過來助戰的話,今天可就麻煩了!(戴爾斯德)”

“嗬嗬!我會這麼做,也是因為聽取了蒙特朵思他們的意見,所以要感謝的話,還是感謝蒙特朵思他們幾個吧!(古德佩斯)”

“三位大人,功勞的問題,還是等我們用俘虜換來糧食之後,再詳細討論吧!(佛爾德羅卡)”

“嗯,佛爾德羅卡說的對!(凱爾修)”

“現在,我們需要找一個人前往對麵,和他們商定交換俘虜的事情,你們大家覺得誰去比較合適?(古德佩斯)”

聽到古德佩斯的話,眾人麵麵相覷,無一人開口。就在此時,營帳門口傳來了一聲虛弱的聲音,將眾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古德佩斯大人,請將前往伊修迦爾營地商議交換俘虜的事情交給我!”

看著站立在營帳門口的人,佛爾德羅卡和劄克羅急忙上前,將他攙進帳篷。

“蒙特朵思,你怎麼跑來了?(凱爾修)”

“凱爾修大人,你們離開醫護營帳的時候,我就猜到你們要商談交換俘虜的事情了,於是我便急忙起身趕了過來。凱爾修大人,您就讓我去吧!”

“可是你的傷口?”

“凱爾修大人,您就放心吧,這點小傷還要不了我的命,更影響不了我工作!”

雖然蒙特朵思給出了他的承諾,但是凱爾修卻並冇有立即點頭允諾,而是將決定權交到了營帳內所有人的身上。見到凱爾修的目光掃視過來,古德佩斯等人紛紛點了點頭,表示讚成這個決定。

“好吧!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我就將這個任務交給你了!”

“多謝凱爾修大人,多謝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