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爾斯德土丘歸位之後不久,遠方天空中出現三十個黑點兒,隱隱的還有一道道叫罵聲從遠方飄來。凱爾修土丘上的那對兒威嚴的瞳孔瞬間消失,隻剩下無數枯黃的野草在隨風飄舞。隨著時間的推移,黑點漸漸變大,最後變成三十來頭巨龍,而此時天空中的叫罵聲也終於變得清晰了起來。

“威爾修這兩個魂淡,竟然把事情搞成這個樣子,害得我們所有人都要跟著他們辛苦一趟,待會兒見了麵兒,看我怎麼修理他們!”

“老大,你真的捨得修理威爾修他們兩個?”

“就是,誰不知道,老大你平時最寵威爾修他們兩個了!”

“哼!你們兩個龜蛋不用激我,這一次他們兩個我是修理定了!”

“行了,都彆墨跡了,趕緊趕路吧!”

“是,老大!”

……

待到赫茲等人離開之後,戴爾斯德土丘衝著凱爾修土丘小聲地喊道:“凱爾修,你剛剛為什麼阻止我動手?”

“砰!”

凱爾修尚未回答他的問題,這時,戴爾斯德身後傳來一聲悶響聲,緊接著,戴爾斯德土丘向前移動了幾十公分。幸好此時並無外人在場,否則的話,凱爾修等人辛苦佈置的埋伏肯定會在瞬間暴露。

“古德佩斯,你乾什麼?”

“你還好意思問我要乾什麼?你丫剛剛要是發動攻擊,毀了我們的計劃,那我就不隻是踢你一腳這麼簡單了!”

聽到古德佩斯的話,戴爾斯德整個人都懵圈了。看著一臉癡呆的戴爾斯德,另一個聰明龍開始向他解釋,他剛剛犯的錯誤。

“戴爾斯德,你還記得我們這次行動的目的嗎?”

“當然記得了,我們要儘可能多的活捉伊修迦爾的龍族,然後用俘虜換取足夠的食物,保證我們能夠撐到明年食物豐收。所以我纔要……”

戴爾斯德尚未說完,凱爾修便開口打斷了他。

“戴爾斯德,剛剛過去了多少龍族?”

“三十多個呀!”

“那我們給格萊德他們留了多少人呐?”

“五百人呐!”

話說出口的那一瞬間,戴爾斯德便明白了,為什麼凱爾修他們兩個剛剛不準自己動手了,同時他也明白了,為什麼古德佩斯剛剛會狠狠地踹自己一腳了。

“嘿嘿!不好意思,我一時頭腦發熱,衝動了!衝動了!”

看著一臉賤笑的戴爾斯德,凱爾修二人紛紛轉過臉去,不再搭理這二貨。否則的話,他們兩個的智商一定會受到這二貨的感染,直線下降!不過,他們兩個的行為卻讓某個智商感人的傢夥,產生了誤解,以為他們二人還在生氣。

“不是,我都已經給你們兩個道歉了,你們怎麼還不依不饒的啊?”

說著,戴爾斯德就要站起身來,找凱爾修二人問個明白。見到戴爾斯德的舉動,凱爾修、古德佩斯以及他們身邊的人紛紛出手,鎮壓戴爾斯德的蠢動。七手八腳的摁住戴爾斯德之後,凱爾修淚流滿麵地說道:“大佬,我們錯了,我們給你道歉,您老人家可千萬彆再動了!”

由於戴爾斯德處於被鎮壓狀態,無法用言語表述自己的心情,因此,他隻得用力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主要是,不知道是誰把腳塞進戴爾斯德大佬的嘴裡,搞得他想說話都說不出來,所以,隻能用肢體語言來表達了!)

暴露危機解除之後,凱爾修等人收回了自己的鎮壓之手,靜靜等待著出手的時機。(額……彆問我戴爾斯德在乾嘛,你們換位思考一下,不就知道他在乾嘛了嗎?嘔!)

……

經過一刻鐘的急行軍,赫茲等人終於在威爾修等人戰鬥結束的前一秒趕到了戰場。看著密密麻麻的敵軍,赫茲的第一反應就是逃,但是當他看到被敵人活捉的威爾修、嘉吉爾等人,他又把逃字扔到了腦海之外。

麵對此情此景,赫茲知道蠻乾肯定是不行的,而直接轉身逃跑也是不可取的,先不說對不對得起威爾修他們,就是讓自己逃,自己等人也是逃不掉的。現在唯一一個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趕緊派人將這裡的情況通報給賢龍大人,讓賢龍大人派遣大部隊前來解救自己和威爾修等人。

心中有了定計之後,赫茲當即趴在身邊一人的耳邊小聲地嘀咕了幾句。

“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老大你放心,我一定會將訊息帶給賢龍大人,讓他派兵前來營救你們!”

“好!待會兒我會率領所有人發起進攻,你就趁機行動。”

“明白!”

吩咐完求救事項之後,赫茲朝著身後的三十多名部下大聲地吼道:“兄弟們,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你們在害怕對不對?”

聽到赫茲的喊聲,絕大多數人羞愧的低下了頭,不敢麵對赫茲的目光。

“嗬嗬!兄弟們,感到害怕冇什麼可丟人的,因為隻要是活著的生物他都有害怕的時候!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冇錯,我也害怕了!但是,當我看到那邊的兄弟們之後,我的害怕、膽怯全都不見了,我的心中隻剩下憤怒!我的腦海中隻剩下一個聲音,那就是報仇!替那些受到傷害的兄弟們報仇!”

“也許你們會問,我們就這麼幾個人,怎麼會是那麼多敵人的對手呢?我承認,我們現在打不過他們,但是,打不過也要打!因為我們的兄弟正在受苦,他們正在對麵盯著我們!”

“當然了,我們是要報仇,而不是送死!所以,我們不能傻傻地在這裡拚命,而應該將這裡的訊息通報給賢龍大人,讓他老人家派兵前來接應我們。傳信的人我已經挑選好了,他很快就會出發,如果你們當中有誰不願意留在這裡的話,可以和他一起走,我絕不攔著!”

赫茲的話音落下之後,他身後的一眾隊員紛紛開口,大聲地叫嚷著,表明自己的態度。

“老大,我不管他們怎麼選,我赫爾希跟著你乾了!”

“老大,你少瞧不起人了,今天無論你戰鬥到什麼時候,我科比勒斯都奉陪到底!”

“老大,咱們第七中隊可冇有孬種,你是嚇不跑我們的!”

“就是!”

……

看著一個個奮勇向前的部下,赫茲的心中湧出一股驕傲,一陣溫暖以及一腔熱血,壓下心中的激動後,他聲音顫抖地喊道:“所有人聽我命令,呈一字橫隊站好!”

赫茲的命令下達之後,三十多頭巨龍立即排成一排,直麵正在逐步逼近的數百頭西大陸巨龍。

“所有人聽著,我們這次作戰有三個目的,第一,掩護通訊兵撤退,第二,儘力拖延時間,第三,替威爾修他們報仇!都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

整齊的怒吼聲在天空中飄蕩,激勵著所有人的戰鬥意誌。這時,赫茲衝著擔任通訊任務的人示意了一下,通訊兵朝著赫茲行了一禮,然後轉身就走,冇有一絲拖遝。畢竟所有人的性命都交付到他的手中,他又怎麼敢、怎麼能踟躕不前呢?

待到通訊兵走後,赫茲轉過身來,衝著前方大聲地吼道:“第七中隊,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