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伊格尼爾玩砸了吧?現眼了吧?丟人了吧?”

“梅達利卡納,你個幸災樂禍的傢夥,給我閉嘴!”

“我就不閉嘴!我氣死你!”

看著快要打起來的兩個老小孩兒,索迪爾急忙開口阻攔。

“二位老哥,你們給我個麵子,不要吵了好不好?”

“好!老弟,今天看你的麵子,我不和這個鐵疙瘩計較!”

“切!”

相比於伊格尼爾的深明大義,梅達利卡納就任性多了,他對著伊格尼爾咂了一下嘴之後,便直接轉過身去,不再搭理伊格尼爾。眼見局麵要壞菜,索迪爾連忙開口進行搶救。

“伊格尼爾老哥,你再稍等我幾分鐘,我很快就回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我家,好好的喝一頓!”

“好!老弟你快去吧!”

哄好伊格尼爾二人之後,索迪爾便帶著葉麗貝爾尋找新家的位置去了。半刻鐘之後,繼雄偉的桑德山脈之後,在迪爾笛休山脈的東南方,又多出了一座景色秀美的大峽穀。至此,索迪爾拆遷隊的所有工作全部完成。

“葉麗貝爾姐姐,我們趕緊回去吧!不然的話,伊格尼爾老哥他們又要吵起來了。”

“好,我們這就回去!”

葉麗貝爾扭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家,然後便跟在索迪爾的身後,朝著山頂平台飛去。幾分鐘後,二人再度返回平台,而此時平台上的其他人已經做好了出發的準備。看著整整齊齊的站在平台中央的伊格尼爾等人,索迪爾開口說道:

“各位老哥,這次傳送需要委曲大家一下了!”

伊格尼爾等人有些不解的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發言代表伊格尼爾說道:“索迪爾老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我佈置在翠依絲樹海的傳送陣出口,空間比較狹小,所以需要幾位老哥把身體壓縮一下。否則的話,傳送陣出口有可能會被我們擠垮掉。”

“哦!原來是這樣,那老弟你就動手吧!”

索迪爾點了點頭,然後對葉麗貝爾說道:“葉麗貝爾姐姐你也站過去吧!”

聽到索迪爾的話,葉麗貝爾乖乖地走到平台中央,加入到伊格尼爾等人的隊伍當中。待到眾人站好,索迪爾伸出右手對著平台中央,然後大聲喊道:“質量魔法·壓縮!”

隨著索迪爾施展質量魔法,伊格尼爾等人的身體漸漸縮小,直到他們的身體變為成人大小。處理好伊格尼爾等人的問題之後,索迪爾將自己的身體也壓縮到成人大小,然後邁步走到陣法中央,啟動傳送陣。

片刻之後,眾人的身影伴隨著銀色光華的消散,而消失在平台之上。

……

翠依絲樹海,傳送山洞

“我去!你們誰坐我臉上了?”

“你們誰把腳伸到我臉上來了?”

“誰踩著我後背了?”

“哎呀!這誰呀?彆亂摸!”

……

剛剛傳送過來的伊格尼爾等人,由於某人的計算錯誤,橫七豎八的擠作一團,將整座山洞塞得滿滿噹噹。

感覺自己帥氣的臉快要被人坐扁了的伊格尼爾,急忙開口喊道:“索迪爾老弟,快想個辦法解決一下呀!”

緊接著,從山洞中央傳來了一聲模糊不清的喊聲,然後這種局麵就被打破了。

“紫狼毛佛·耶穌(質量魔法·壓縮)!”

“嗡”

四周僅剩的空氣發生劇烈的震動,然後整座山洞再度變得空曠起來。

被壓縮成迷你公仔的伊格尼爾,盯著身後的索迪爾說道:“索迪爾老弟,你這次也太失誤了,我這張帥氣的臉差點兒被你給毀了!”

麵對眾人的‘死亡射線’,索迪爾連忙道歉:“伊格尼爾老哥說得對,這件事的確是我的失誤!因為平時都是我一個人使用這座陣法,所以習慣性的將身體壓縮到成年人的體格,但是我忘記了,今天要傳送的人不止我一個,因此纔會出這種紕漏,希望大家能夠原諒我!”

不等伊格尼爾等人開口,葉麗貝爾急忙維護道:“這件事怎麼能夠怪索迪爾弟弟你呢?是我們幾個太心急了!如果我們能夠耐心等待一段時間,讓索迪爾弟弟你一個一個的進行傳送,就不會出這種問題了!”

聽到葉麗貝爾如此合理的解釋,伊格尼爾等人原本準備說的話全都斷在了喉嚨裡。就在此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進眾人的耳朵,為他們指明瞭下一步的行動方向。

“我們現在最該做的事情,難道不是去山洞外麵恢複身體,然後前往索迪爾的老家嗎?”

“對對對!格蘭帝列說的對,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就是離開山洞,而不是在這裡進行無謂的責怪。”

瞧著天下第一狗腿梅達利卡納的跪舔,伊格尼爾感覺自己彷彿吃了一隻蟑螂一般,實在無法忍受對方的他率先朝著山洞之外飛去。見到伊格尼爾離開,眾人不敢耽擱,急忙跟了上去。不多時,索迪爾等人就離開了山洞,來到了一片空曠的草地上。

“索迪爾老弟,快幫我們恢複身形吧!”

“好!”

索迪爾飛到眾人身前,然後大聲喊道:“壓縮解除”

隨著索迪爾解除質量魔法,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八頭巨龍出現在這片草叢之上。就在此時,天空中傳來一聲銀鈴般的呼喊聲,引得眾人齊齊抬頭觀望。

“索迪爾哥哥真的是你呀?”

“狄菲雅,你怎麼會在這裡?”

“剛剛我和老爹正在下棋,忽然感覺到你的氣息,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回來了,所以就前來接你了!”

“那哈蒂斯塔老爹呢?”

“老爹,他去找瓦特斯特阿姨他們了,現在他們應該在山頂上等著我們呢!索迪爾哥哥,我們快走吧!”

“好!”

就這樣,在狄菲雅的帶領之下,索迪爾等人成功地和哈蒂斯塔他們會師了。

“臭小子!一離開就不知道回來,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嗎?”

看著板著臉的五位大佬,索迪爾瞬間認慫,連忙向大佬們道歉。

“是!是!是!是兒子不孝,讓五位老爹老孃擔心了!”

哈蒂斯塔還想要斥責幾句,但是瓦特斯特忽然攔住了他,然後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緊接著,哈蒂斯塔的口風瞬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向,當然了,他的目標已經不是索迪爾,而是站在他身後的葉麗貝爾和格蘭帝列。

“兩位姑娘以及諸位遠來辛苦了,快隨狄菲雅下去歇歇,一會兒我們便為眾位舉辦歡迎晚宴。”

於是風塵仆仆的伊格尼爾等人,便在狄菲雅的引領下前往住處休息了。等到伊格尼爾等人走遠了之後,瓦特斯特笑罵道:“我說你個臭小子怎麼不捨得回來,原來是在外麵交往了這麼漂亮的兩個女朋友啊?”

“老孃,您亂說什麼呀!人家可不是我女朋友,她們隻是我的普通朋友而已。”

聽到索迪爾的話,瓦特斯特並冇有反駁,而是一臉姨母笑的盯著索迪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