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爾柯尼斯老爹,我們現在去哪兒?”高空之中索迪爾坐在基爾柯尼斯後背之上,盯著不斷倒退的景色,向急速飛翔的基爾柯尼斯問道。

“根據你的描述,風詠需要刻畫風屬性魔法陣,那麼最佳材料就是長在風鳴穀中的鳳血桐了!所以我們先去一趟風鳴穀,去取鳳血桐。”作為一個稱職的司機和秘書,基爾柯尼斯保持正確行進方向的同時告訴了索迪爾接下來的行程,並且要他和瑟雷夫做好戰鬥準備,這一次他和瓦特斯特都不會出手,一切要靠他們二人自己解決。

索迪爾知道,基爾柯尼斯和瓦特斯特這是要訓練一下自己和瑟雷夫的實戰能力,畢竟上一次自己和瑟雷夫表現得太丟人。一個被嚇得四處亂飛,另一個放棄自己的專長,向刺客一樣用匕首亂刺,完全冇有發揮出自己應有的力量。如果不是基爾柯尼斯及時趕到,恐怕最後兩個人都會隨著索迪爾筋疲力儘,而墜落在大地上摔死。

想到接下來的戰鬥,瑟雷夫開始閉目冥思,恢複自己的魔力,保證自己處於最佳狀態。相比之下,索迪爾就輕鬆多了,隻見他將身體調整到成人一般大小,然後在心中默默回憶自己從米爾狄安魔法學院學到的各種魔法,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推演戰鬥策略。

“呼!”

某一刻,基爾柯尼斯突然停了下來,身體懸浮在空中。索迪爾三人站在基爾柯尼斯的背上向下眺望,一個葫蘆形的峽穀出現在視線之中,峽穀之中遍佈紅色的植物,猶如燃燒的火焰一般,而峽穀正中央的那一株樹木猶如一把遮天巨傘將三人視線完全遮蔽,隱約之間有一種火紅色的巨鳥在巨樹之上跳躍嬉戲。

“那顆最大的紅色樹木,就是我們這一次的目標鳳血桐。鳳血桐是棲鳳鳥的居所,也是他們的聖地,因此他們絕不允許任何外來者損傷鳳血桐,所以你們隻有解決掉他們才能采摘鳳血桐。”就在索迪爾二人迷惑不解之時,基爾柯尼斯適時的提醒道。

“原來如此,多謝提醒,基爾柯尼斯老爹!”索迪爾先是感謝一下基爾柯尼斯的提醒,然後和瑟雷夫對視一眼,彼此點頭示意。接著索迪爾飛入高空,瑟雷夫緊緊跟隨,在接近地麵之時,索迪爾接住墜落的瑟雷夫,兩人開始緩緩地朝峽穀中央潛行過去。

“瑟雷夫,待會兒我先釋放‘風鐮’吸引棲鳳鳥的注意力,然後你對著空中的棲鳳鳥使用‘睡眠’,這樣就應該可以取到鳳血桐!”前行過程之中,瑟雷夫腦海之中出現索迪爾的念話,聽到索迪爾的安排瑟雷夫腦筋一時轉不過彎來,如此周密的作戰計劃真的是當初被自己嚇得四處亂飛的索迪爾想出來的?還是說,當初他早就發現了自己,隻是不願傷害自己,所以才演的一場戲。刹那之間,瑟雷夫覺得也許自己纔是最單純的那個,被索迪爾牢牢的保護在羽翼之下。

“瑟雷夫?瑟雷夫聽到了冇有?”腦海之中再度響起的念話將瑟雷夫拉回現實,急忙在腦海中迴應索迪爾:“聽到了,索迪爾,我這就開始準備!”

不管當初真實情況如何,但是我瑟雷夫欠你一次大的恩情,這件事是不會發生任何改變,即使改變也是從一次變成兩次,其他的不會發生任何改變。我一定儘自己的最大能力幫助你,不管以後如何,你都是瑟雷夫最好的朋友。瑟雷夫盯著飛昇到空中的索迪爾,心中想到。

“風鐮!”

索迪爾此時可冇心情想這些,隻見他伸出雙手將風係魔力彙聚在手掌之中,然後向峽穀之中揮舞而去。隻見青色的風之鐮刀在峽穀之中肆意揮舞,將一群又一群的棲鳳鳥驚醒,然後鳥群紛紛揮舞著翅膀朝索迪爾攻擊過來。

“加速!”

索迪爾見到棲鳳鳥朝自己飛來轉身就跑,逃跑之時甩出一道紫色光華將自身籠罩,索迪爾的速度瞬間提升了一倍。與此同時在飛過峽穀上空之時,將一道又一道風鐮揮灑下去,驚起更多的鳥群,同時又將他們遠遠地吊在身後。

“睡眠!”

就在鳥群追逐索迪爾之時,峽穀之中另一道暗紫色光華朝空中的鳥群襲擊過去,瞬間不計其數的火紅色巨鳥墜落在峽穀之中。而索迪爾二人也在不斷地朝峽穀中央前進,逐步逼近峽穀中最為巨大的鳳血桐。

“他們兩個配合的挺好的,魔力應用也很合理,采用的戰術也極為穩妥,至少目前來看冇有什麼大毛病!”瓦特斯特盯著峽穀中緩緩前進的二人說道,看著如此優秀的兒子,她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多月以前,索迪爾會被突然襲擊的瑟雷夫嚇得手足無措,於是用懷疑的眼光盯著身側的基爾柯尼斯。

“喂,瓦特斯特你這是什麼眼神?你懷疑我騙你不成?”被瓦特斯特盯得渾身不自然的基爾柯尼斯,大聲反問道。

“不是我懷疑你,實在是你描述的索迪爾和我看見的完全不同,好不啦!”瓦特斯特聽到基爾柯尼斯的反問,傲嬌的回答道。

“啾!”

就在兩頭龍為了索迪爾的表現爭論不休之時,下方峽穀之中傳來一身高亢嘹亮的鳥鳴聲,聲音當中透著憤怒以及警告。二龍急忙朝下方看去,隻見一頭體型遠超其他巨鳥的火紅色巨鳥正飛舞在天空之中,並且不斷的朝峽穀中的瑟雷夫以及天空中的索迪爾噴射火焰。

“睡眠!”

峽穀之中,瑟雷夫將準備好的魔法像巨鳥發射過去,同時瞬間轉換位置避開巨鳥的攻擊。隻是之前成功無數次的辦法,這次確是失靈了,睡眠被巨鳥成功躲開不說,巨鳥的火焰攻擊還死死地鎖定住瑟雷夫。

“屏障!”

就在瑟雷夫即將被命中之時,一道透明的屏障擋在了他的麵前,將巨鳥的火焰抵擋在瑟雷夫的身前。釋放完空間魔法,索迪爾飛到瑟雷夫的身邊,將他帶到空中。此時,索迪爾的身體已經完全恢複,紫金色的瞳孔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大鳥,心中思考著對策。

“瑟雷夫待會兒,我會將它牢牢的鎖在原地,你趁機準備最強的攻擊魔法,爭取一次性解決掉它!”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