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修迦爾,某龍族秘境

“利維亞,這件事就按照我剛纔說的那樣處理吧!”

“我知道了,格蘭帝列大人!我這就派人去處理,絕對不會耽誤大人的計劃。”

格蘭帝列滿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得力部下,忽然發現對方臉上有一絲猶豫、遲疑。格蘭帝列攔住了準備退下的利維亞,輕聲的問道:“利維亞,你心中是不是有什麼疑問想要問我?”

利維亞的身體一顫,猛地停下了後退的腳步。他眼神慌亂地看了一眼格蘭帝列,然後朝著對方單膝下跪,誠惶誠恐的說道:“屬下並非懷疑格蘭帝列大人的決定,屬下隻是擔心,僅靠我們和多拉古諾夫王國的龍族,能夠抵擋的住西大陸龍族的進攻嗎?”

格蘭帝列走上前拍了拍利維亞的肩膀,安慰道:“這一點你不用擔心,參戰的可不知我們兩家。到時候,伊格尼爾、梅達利卡納、拜斯羅基亞以及斯奇亞多拉姆,他們都會率領自己的族群參戰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屬下就放心了,屬下這就下去通知他們做好戰鬥的準備!”

“嗯!”

解決完心中的疑惑之後,利維亞緩緩從地上站起了身,準備下去完成格蘭帝列交代的任務。就在這時,一道粗獷、豪放的大喝聲從二人的頭頂飄過。

“格蘭帝列,你在哪裡呀?快出來,我有急事找你,很急很急的事情!”

聽到這聲喝問,格蘭帝列整個臉都黑下來了。難道伊格尼爾這個笨蛋就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間是不能夠亂闖的嗎?而且,你闖也就闖了,這樣大聲的喊叫,是想搞咩呀?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伊格尼爾闖進了我的房間嗎?

看著格蘭帝列烏雲滿布,即將大雨傾盆、雷鳴電閃的臉色,利維亞很是識相的,悄悄離開了她的身邊。同時,他心中也在為伊格尼爾即將到來的命運默哀……呃,還有幸災樂禍。

“嗖”

一道白光閃現,格蘭帝列的身影消失在原地,朝著噪音的來源飛奔而去。伊格尼爾正在天空中四處尋找格蘭帝列的身影,就在這時,一道白色的光點,不斷地在他眼中放大。

“砰”

“啊”

一陣劇烈的疼痛從腹部傳來,伊格尼爾本能的張開嘴巴慘呼,無數的口水趁機從嘴中飛出,四散而去。緊接著,伊格尼爾便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搡著,朝著秘境的外麵飛去。很快,伊格尼爾和襲擊他的格蘭帝列,一起化作了流星,消失在天空的儘頭。

出了秘境之後,格蘭帝列便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然後迅速的離開了伊格尼爾的身邊。而根據捱打的力道、手法以及來人的身體顏色,推斷出襲擊者身份的伊格尼爾,則是像個犯了錯的小學生一樣,乖乖的站在原地,等待審判。

平複好自己的情緒、呼吸之後,格蘭帝列黑著臉問道:“說吧!找我有什麼急事?”

伊格尼爾訕訕的笑了笑,然後不好意思的問道:“那個……你能告訴我,索迪爾那傢夥住在那裡嗎?”

強壓下再揍伊格尼爾一拳的衝動,格蘭帝列難以置信地問道:“這就是你所說的,很急很急的事情?”

伊格尼爾害羞的點了點頭,緊接著抱怨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就來麻煩你,但是亞特拉斯弗雷姆提出的條件實在是太過分了,所以……”

“翠依奧爾休王國,翠依絲樹海。”

格蘭帝列朝著伊格尼爾,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了笑,留下這樣一句平淡的話。之後,她便不再搭理,待在原地一臉懵逼的伊格尼爾,獨自消失在天空當中。

……

多拉古諾夫王國,都城

王宮,議政大廳

“大使閣下,昨天晚上休息的好嗎?”

“多謝陛下關心!昨夜,微臣以及使團的所有人都休息的很好,所以,現在我們隨時可以開始進行談判。”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現在便開始吧!”

二人打過招呼以後,艾琳引領著索迪爾等人,來到佈置好的談判會場。等到所有人坐到自己的位置之後,兩名侍者捧著兩份檔案走進談判會場。這時,艾琳開口說道:“大使閣下,這份是我們提前擬好的同盟條約,請您看一下有什麼地方需要修改的。”

艾琳的話音落下,一名侍者將手中捧著的盟約遞到了索迪爾的麵前,而另一名侍者則是把手中的檔案放到了艾琳的麵前。索迪爾打開檔案一頁一頁的瀏覽,發現檔案的內容有些熟悉,等到他將檔案瀏覽一遍之後,索迪爾心中樂開了花。因為檔案上的每一條條款,都是他當初代表佛斯塔都與艾琳談判之時提出來的,而現在這份盟約,隻是將佛斯塔都的名字換成了翠依奧爾休王國而已。看著眼前的這份盟約,索迪爾想起了前世自己打暑假工時,簽訂的那些千篇一律的勞務合同。

強忍著心中的笑意,索迪爾將手中的盟約,傳遞給坐在他身側的狄菲雅等人閱覽。等到使團當中所有人都瀏覽完畢之後,索迪爾朝著眾人望了過去,眾人全都對著他點了點頭,表示盟約冇有問題,可以簽署。

得到眾人的肯定之後,索迪爾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緊接著他對艾琳說道:“國王陛下,我們對盟約冇有任何意見,但是要簽署這份盟約,還需要國王陛下答應我一個條件!”

聽到索迪爾的話,議和使團的所有人全都皺起了眉頭,但是礙於索迪爾的身份以及自己等人所處的環境,所有人都將反對的意見塞回了肚子裡。而坐在索迪爾對麵的艾琳,聽到他的話之後,則是脫口說道:“我可以和將軍進行聯姻,以保證聯盟的建立。”

“噗!”

剛剛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的索迪爾,聽到艾琳的回答後,將口中的水全都噴了出來。迎著眾人異樣的眼神,索迪爾很想解釋一波,自己隻是想要向艾琳學習附加魔法。但是,如果他當著艾琳的麵將這句話說出口,到時候,不僅會傷了女神的心,就連兩國之間的盟約也會被取消。恐怕那時,自己等人再也冇有走出王宮的機會,而且自己這幾年的辛苦奔波也會隨之付諸東流。麵對這個進退兩難的局麵,索迪爾真想給自己兩耳光。

就在這時,一股徹骨的寒意籠罩了索迪爾的渾身上下,索迪爾不著痕跡的轉過頭掃視了一下四周,最後終於鎖定了寒意的源頭。看著對自己咬牙切齒的狄菲雅,索迪爾瞬間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

“嗡”

一股不易察覺的魔力波動從索迪爾身上散發出來,緊接著,一直盯著索迪爾的艾琳猛然皺起了眉頭,然後臉色時青時白,彷彿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