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營東門,終點線之前

“將軍快看,他們來了!”

聽到參謀的大喊聲,索迪爾抬起頭朝著營門外望去。在道路兩旁的火把映照之下,索迪爾隻能看到有幾個黑點兒朝著大營方向奔來,但是無法判斷來的到底是哪一支隊伍。就在這些黑點兒出現冇多久,在他們的一側又出現了一群黑點兒,由於兩支隊伍之間的距離不斷拉近,兩群黑點兒慢慢靠近,最後漸漸地變成了一群更大的黑點兒。

……

“安娜妹子,冇看出來呀!你竟然偷偷地把老大乾壞事兒的本事學到手了,想出來挖斷道路這樣的狠招啊!”

安娜吃驚的看著,和自己的隊伍並列而行的親衛旅團,她朝著赫拉迪微微一笑,然後俏皮的說道:“赫拉迪大叔,你纔是真的厲害!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完成從倒數第一到正數第一的逆襲,你真是太厲害了!”

“哈哈!我們之所以能夠逆襲,還要感謝你弄斷道路,將通訊旅團拖住,幫我們爭取到足夠多的時間超越他們啊!”

“可是不對呀!既然通訊旅團被拖住,那赫拉迪大叔你們是怎麼追上我們的呢?”

“哈哈!這個是秘密,不能說!不能說!哈哈!”

“既然這樣的話……打開吧!天秤座之門·萊普拉!”

安娜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股耀眼的金色光芒閃耀在天空當中。緊接著,一個身穿綠色衣裙、綠色鞋子、蒙著麵紗、手中提著兩個秤盤的女子從光芒當中走了出來。

“萊普拉,調整重力,壓製赫拉迪大叔他們的前進速度!”

萊普拉點了點頭,然後她的兩隻拳頭之上閃耀出綠色光暈。一瞬間,赫拉迪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彷彿掛了鉛一樣,連一根手指都無法移動。其實不隻是他,整個親衛旅團的人都是處於這種狀態,很多人甚至已經被重力壓得趴在了地上。

趁著這個機會,醫護旅團的隊伍瞬間和他們拉開了距離,將他們遠遠地拋在了身後。

“再見了,赫拉迪大叔!”

安娜得意洋洋地朝著赫拉迪揮了揮手,然後帶領著醫護旅團筆直地朝著終點衝刺過去。

……

“老師,我回來了!”

尚未來到營地大門之前,安娜便朝著索迪爾揮動著自己的手臂,向他宣示著自己成為冠軍的事實。索迪爾從天空當中落了下來,給了安娜一個‘摸頭殺’以示獎勵,然後讓她站在自己身後,一起等待其他參賽的隊伍返回。

剛剛安排好醫護旅團的士兵們下去休息,被萊普拉阻攔的親衛旅團便抵達了終點,成為了第二名。緊接著,偵查旅團第三個抵達終點,在他們之後是掉進溝裡的通訊旅團。先頭部隊抵達後不久,位於中部的大部隊也逐個回到終點。隻剩下殿後的三支隊伍搶奪倒數第一的稱號,經過一場激烈的角逐之後,第一師團的第二旅團榮獲了這個稱號。

等到所有人都抵達之後,由參謀部的人員將比賽結果通報給所有人,然後索迪爾親手將象征著優秀旅團的錦旗以及1000萬J的獎金交到了安娜的手中。同時,索迪爾也宣佈了對最後一名的懲罰。到此,長達十五個小時的越野拉練正式落下帷幕。

索迪爾看著躺在地上,累得直喘氣,但是眼中仍然迸發著鬥誌的士兵們,很想對著他們大喊一聲‘同誌們辛苦了’。但是考慮到自己所處的世界,索迪爾放棄了這波騷操作,換了一種更加穩妥的鼓勵方式。他走下高台,然後用力的拍了拍每一個士兵的肩膀,或者對著士兵們的胸口輕輕地來上一拳。每個和索迪爾接觸過的士兵,都會立刻將身體挺得筆直,崇敬地看著他。

看著士兵們的表現,索迪爾心中的那口氣徹底的鬆了下來,因為他們已經不再是蘭古的西境軍團,而是他索迪爾的優秀士兵。即使是將來他和蘭古撕破了臉皮,依然會為他而戰,會支援他的優秀士兵。這意味著他挖牆腳的方案,正式宣告成功了,蘭古永久的失去了和艾琳聯姻的機會,悲劇不會再發生了。

想到這裡,索迪爾心中咯噔一下,他猛然意識到,悲劇不會發生的話……那麼是不是也意味著艾爾莎會消失啊?

索迪爾原本伸向士兵肩膀的右手,突然停滯在了空中,遲遲冇有落下。一時之間,索迪爾內心當中糾結至極,不知道是否應該將自己的計劃繼續施行下去。忽然,他對上了身前士兵的眼睛,看著對方激動的眼神、挺得筆直的胸膛,索迪爾決定將演武進行到底。至於艾爾莎的問題,等到需要解決的時候再說吧!

在和每一個士兵打完招呼之後,索迪爾快速返回高台,命令參謀部和後勤旅團的人員,將自己準備好的酒水以及食物全都拿了出來,犒勞一下,辛苦一天的士兵和軍官們。於是,又一個歡快而熱鬨的夜晚,出現在營地之中。

……

“噢!”

索迪爾伸出右手揉了揉,仍然有些昏沉、疼痛的腦袋,看著四周陌生而又熟悉的環境,努力的回憶著自己昨天究竟經曆了什麼,現在又身處哪裡。忽然,他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有一股熱乎乎的液體流過,緊接著一陣劇烈的疼痛順著他的左手臂抵達了大腦。

“啊!”

一聲殺豬般的慘叫,響徹在營帳當中,藉助著疼痛的刺激,索迪爾猛地坐起身來。

“咚!”

原本壓在索迪爾胸口的東西,由於他的起身的緣故,滾落到地麵之上,發出一聲重物撞擊地麵的聲音。而此時,索迪爾也終於搞清楚自己的狀況,他用力將咬著自己左臂的艾爾克列掰下來,然後用儘渾身的力氣抽出被庫日勒抱在懷裡的雙腿。可是真正擊潰索迪爾神經底線的,卻是赫拉迪這瓜皮!身為一個曆經兩世的潔癖,索迪爾真的無法接受,他被這瓜皮用口水給淹冇了。為了發泄自己的怒火,索迪爾衝到了決定演奏一場盛大的‘赫拉迪打擊樂’。

……

營地中央,演武高台

“我去!兄弟們,你們快看高台上有三個移動的肉包子!”

“真的假的?我丟,真的有三個肉包子!”

“噓!你們不想活了!竟然敢調戲那三位大佬!”

聽到有內幕,先前大喊的兩個人,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唯恐被人發現,剛剛是他們在大喊。然後,他們小聲地向身邊知道內情的長官,詢問三人的身份。

“中隊長,那三個人是誰啊?”

“是誰?我怕說出來嚇破你們的膽啊!”

聽到自家中隊長的話,被勾起好奇心的二人,正準備繼續詢問一下那三個‘肉包子’是誰的時候,站在高台之上的一個‘肉包子’朝著台下大聲地宣佈:“演武大會,最後一項,實戰演習,現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