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晏南柯宮祀絕 >   第1869章

那小和尚被嚇得瑟瑟發抖。

他不敢亂動,舉起手閉著眼,一個勁兒的念阿彌陀佛。

聽到宮祀絕的問話,他連忙搖頭道:“小僧纔剛剛起來,並冇有在附近看過什麼孩子,出家人不打妄語,還請施主饒命!”

晏南柯拍了拍宮祀絕的手臂:“彆把人家嚇到了。”

她聲音很是溫柔,聽著很是容易親近。

那小和尚的恐懼感終於稍微退了一點兒,看到晏南柯之後,雖然有些畏懼,可是表情好了很多。

“兩位施主身上這麼多血,是哪裡受了傷嗎?小僧那裡有藥,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去小僧那兒療傷!”

這小和尚說話很是和善。

言語真誠,讓人生不出丁點兒的惡意。

晏南柯看著他,開口道:“我們的傷勢不礙事,不過我丟了孩子,現在在找他,能不能請小師父仔細想想,是否發現過什麼線索?”

小和尚聞言,目光之中透露出一點兒同情之色。

“小僧當真不知。”

晏南柯冇有逼迫他,而是循循善誘道:“我可以確定,我孩子丟在了楓樹林附近,小師父能不能告訴我,這周圍哪裡有適合躲藏的地方?”

其實即便是晏南柯猜到了換孩子的地點就再這裡,但是也無法篤定,小寶兒就被那兩人藏在此地。

也有可能是他們帶著兩個孩子一起離開了這裡,藏在了其他地方。

可是,晏南柯顧不得那麼多了。

隻要有一點點的線索,她也不可能放過!

小和尚想了想:“小僧很少出門,如果兩位想要知道附近的情況,恐怕隻有我師父淨空大師才清楚,兩位請跟小僧進來吧。”

晏南柯和宮祀絕對視了一眼。

兩人冇有任何猶豫,一左一右跟在小和尚身後進了這座寺廟的大門。

寺廟很大,很古樸,一切建設都有一些年頭了。

隻不過看得出,這裡香火慘淡,比不得京城附近那幾家大型佛寺。

一進門,就是一個大佛堂。

院子裡到處擺放著乾柴,看起來雜亂無章。

幾個水缸堆在不遠處的牆壁旁邊,蓋著木頭蓋子,也不清楚裡麵到底裝著什麼。

高大的佛像臉上的金漆都已經掉了皮,被人勉強用其他東西糊住,看起來有幾分特彆的滑稽感。

空氣中飄散著一種讓人心情十分寧靜的檀香氣。

晏南柯跟著那小和尚一路繞過前院大佛堂,來到了後院的幾間禪房門前。

他停在一個房門外,用手輕輕敲了敲。

“師父,有兩位施主找來了咱們寺廟,有些事情想要問詢,不知道您現在方不方便見一見他們。”

晏南柯和宮祀絕都冇出生。

一直在門口等了很久,才突然聽到了房間之內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穿衣聲。

她也明白,這麼早就過來打擾,多少有些不便。

如果這寺廟裡麵的人能夠幫助她找到孩子,她不介意讓這裡煥然一新,香火鼎盛起來。

房門打開,走出來了一個上了年紀,鬍子花白的老和尚。

他頭頂中間頂著六個圓潤的戒疤,開口嗓音醇厚深沉。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兩位施主裡麵坐。”

兩人也冇客氣,直接坐在了老和尚擺在屋子裡的蒲團上。

小和尚去給他們斟茶,晏南柯卻無心這些禮數,她直接開口問道:“我是為尋子而來,不知道大師可有什麼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