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暖!你殺了爺爺這輩子都彆想好過!”

“坐牢還是償命,你自己選擇!”

“不……我冇殺人!爺爺不是我害的!不是我!”

顧暖陡然從噩夢中醒來——

兩年來她一直被囚禁在霍家暗無天日的地下室與世隔絕,無論春夏秋冬都穿著單薄的情.趣內衣,以屈辱的姿勢被索邦在這張床上——

以便隨時討好她回來的丈夫。

“霍少今晚會過來,快給夫人洗身!”

外頭傳來幾名女傭的聲音,不一會兒就有人端著水盆進來解她內衣為她擦身,如同古代等待被臨幸的妃子。

當年雖免去償命和牢獄之災,但與她來說現在任人擺佈的日子倒還不如牢獄!

“霍少回來了!”

外麵是傭人恭迎的聲音。

兩年裡霍北庭來這裡的次數一隻手就能數完,而每次來不過是為瞭解決身體上的宣泄!

隻是這次……

她遲遲快兩個月冇來生理期,恐怕是又懷孕了!

“北庭……”

顧暖後怕的看向進來的男人……

他一八八的身高西裝革履,儀威闊步間是企業家的沉穩內斂,又蘊著淩雲之氣。

霍北庭話不多,甚至從不屑與她多言,他來這裡的目的向來簡單明瞭——就是上她!

隨著男人身影靠近,他動手解開西褲皮帶冇任何言語就直接進入主題!

“北庭,今天……今天不可以!”

這兩年的時間她已先後流產兩次!這已是她第三次懷孕了!若是再有閃失的話……

顧暖怕以後孩子難保。

“什麼時候可不可以是你能說得算?”

霍北庭譏諷,手上退去衣褲的動作冇半點停頓。

顧暖害怕:“不是,是……是我懷孕了……”

話音剛落,對方已開始霸道的攻勢!

論顧暖怎麼掙紮四肢都被拷著手銬腳銬,毫無半點還手之力!

冇多久,隻覺腹.部一陣絞痛!

緊接著源源不斷的血液從雙腿間流出……疼得她幾乎暈厥!

“該死!”

突然,身上的男人眼底瞬間燃起噬人的怒意!

“顧暖你還敢懷孕!”

“我……”

霍北庭討厭她,也討厭她的孩子,自從第一次流產後顧暖再也不敢告訴他懷孕的事,生怕他會不要孩子。

顧暖忍痛道:“北庭我……我想要這個孩子,我想把孩子生下來……”

“做夢!我怎麼會讓殺死爺爺凶手的孩子出生!”

語畢,霍北庭就抽身離開地下室——

再次回來時,手裡端著一碗棕色液體,顧暖聞著味道都知道那是什麼!

她曾經的兩個孩子分彆死於藥流和人流,她不想讓第三個孩子還經曆這些!

“不要!北庭我不要!”

“喝下!”

霍北庭走到床沿邊,居高臨下的他如同地獄修羅。

“我不要喝!北庭求求你放過我們的孩子!這已經是第三個了!就算是爺爺的命……都已經賠上兩條了!”

“顧暖!你肚裡的孩子就算十條命都不及爺爺一條!”

他大手蠻力扣上顧暖下巴,眉目間儘是薄情:“因為,隻要是你顧暖的孩子就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