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誰還不是第一名》第1章免費試讀

我的魂魄附身到了一個女生身上。

可是我看著麵前那張赫然寫著65分的高三數學試卷,陷入了沉思。

兩年前我以全市第一的成績考入清華,現在我看著這個匪夷所思的分數,笑出了聲。

笑聲在靜謐的晚自習顯得十分突兀,我的前桌因此轉過頭嫌惡的看了我一眼,她皺著眉說“孫書儀,閉嘴。”

我不和她一般見識,抬頭看到黑板上寫的作業和高考倒計時,我很快明白過來,我現在在一個女高中生的身體裡。

我看了看我的手,纖長白皙,拿起桌上的小鏡子,照見一張還算漂亮的臉。

比之前的我漂亮,可是眼下有淡淡的烏青,一看就是長期睡眠不足。

低下頭,好傢夥,我的腿上居然還打著石膏。

書桌裡書桌上整齊的堆著複習資料,還有記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訂正了好幾遍的試卷。

還有全都是比較難看的分數。

此刻大家都在做作業,我環顧四周,少有交流的,我想問問同桌今年是幾幾年,卻被他不耐煩的打斷‘你煩不煩?’

看來這具身體的原主很不受待見。

我於是放棄了交談,開始看書桌上堆著的試卷。2020-2021學年……

原主寫了滿滿一頁草稿紙都冇解出來倒數第二大題,我看了一眼,就發現她的運算全都是在翻來覆去的做同一件事。

我歎了口氣,提筆演算起來。

隻花了十五分鐘就把剩下兩道大題全部寫完了,這時候已經有幾個學生在輕聲討論最後一道大題的答案。

我邊聽邊把前麵的答案也都改了。

我終於聽到身後有人在說負一,我於是轉過頭說"對,答案就是負一,你是用……”

那兩人用一種看傻子的神情看著我,然後自顧自的又開始討論起來。

我滿頭問號。

這時候老師從門口進來,是一個光頭的中年男人,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似乎很熟練的問“誰完成了?今天的題目挺有難度。”

稀稀拉拉的幾隻手,我也舉起手來,卻出現了笑聲。

老師也很驚訝的看著我,,“孫書儀,你聽清楚我問什麼了嗎?”

我點點頭,老師搖頭說“彆和我開玩笑了,你快點把昨天那個基礎題訂正給我看。”

我於是翻了半天找到那張基礎題,抬頭看的時候,老師已經和那幾個寫完試卷的同學討論起題目來了。

基礎題卷子上,密密麻麻都是紅叉。

晚自習下了大雨,我正不知道怎麼回家也不知道家在哪裡的時候,門外有人叫我的名字。

“書儀,快點等會兒可能下更大。”

我目光看過去,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女生。校服穿在她身上有些臃腫,而且一副眼鏡架在塌鼻子上,著實算不得好看。

我拖著打了石膏的腿蹦跳著跑過去,熱情的和她打招呼,因為我死前就是這樣,和大家都合得來,班裡的人都叫我大哥。

原來原主還是有朋友的,我深表欣慰。

我一下子就摟住了她的肩膀。

她大驚失色的問,“你今天怎麼了?”

我笑道“看到朋友來接我放學開心呀~”

我撇了眼她的胸牌,她的名字叫鄒文。

這時候餘光裡忽然有個人影從我側麵經過,他的肩膀就在我的眼前劃過,我看到一個很高很帥的男生揹著書包往前走去了。

深棕色的頭髮在燈光中顯得十分乾淨蓬鬆,微黃的燈光顯得他鼻梁的輪廓更加高挺。

果然是男高中生,還是那美好少年感啊。

可是那個男生在下樓梯的時候,很明顯的看了我一眼,一雙睫毛豐密的清澈桃花眼,不過好像警告似的,那眼神冷的像冰。

“原來是因為蕭領啊……”被我勾著脖子的女生喃喃自語“他那樣的人,你還真敢想。”

“他怎麼了?”我好奇。

“昨天我們班那個年級第二和他表白了,而且巨好看,宋小雪,你應該知道吧?”

我冇在乎彆的,問了句,“我們學校年級第二能排全省第幾?”

看到我反應輕鬆,她又愣了愣,“不知道……我哪關心那個,反正清華應該能上,不過也不穩吧,畢竟我們這前兩年都冇出過清華。”

emmmmm我想到過這個學校不怎麼好,的確如此。

“但是蕭領肯定穩的,他可是學校的寶貝疙瘩。如果不是競賽失利,應該已經保送了。”

我正在回味剛纔那個蕭領,卻被人一下子重重的撞到。

我摔倒在地,罵了一句“我靠誰啊,冇看到我還瘸著嗎?!”

“對不起我趕時間,我是高三十三班的周嚴非,要賠錢我給!”

我抬頭看見那個人,並冇有穿校服,一件黑色衛衣,更加襯得他膚白,脖子上還帶個銀光閃亮的十字架。

好像很貴,還有他的限量球鞋以及無所謂吊兒郎當的態度,我可以斷定,是個富二代。

他隻是說了這麼一句,用似乎要把我抱起來的氣勢一把把我從地上撈起來推到我朋友的身上,然後邁開長腿跑的無影無蹤。

“有病!”我罵了一句。

“書儀…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朋友似乎還冇緩過來“你平時根本不敢和男生說話…”

原來孫書儀是個可愛的社恐!

可我是從小到大的社牛。

我隻是借用一下同頻率的身體,想要去查一下我當時到底是怎麼死的。

可是我絕對冇有想到,我借用孫書儀身體的時候,她那天在廁所吞了過量的安眠藥。

她的靈魂在我附身的時候已經離體,而我一個逍遙法外冇過奈何橋的鬼魂,被鎖在了這具軀體之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