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一直在注意著高渺渺的神情,她忍不了了,開口道:“渺渺,你隨本宮來一下。”

隨即將高渺渺給叫出了宴會。

宴會上繼續喝酒,氣氛和諧,似乎是冇人注意到高渺渺,但實際上大多數人都在討論此事。

“公主嫁給沉棲,可真是一樁孽緣啊。”

“可不是嗎,沉棲那性子,公主怎麼可能拿捏的住,更何況還是公主替嫁在先,又執意不肯和離,皇上和皇後就是想為公主做主,也不占理啊。”

宴會旁的花園裡,皇後忍著滿腹怒火,轉頭看著高渺渺。

“你看見他做的一切了嗎!”

高渺渺低著頭。

皇後忍無可忍,“你就無動於衷嗎?!”

“他這般羞辱你!”

“你的傲氣呢!”

“你的骨氣呢!”

但任憑皇後說什麼,高渺渺都不說話,她心裡何嘗不是生氣,丟儘顏麵的人是她,她怎麼可能做到無動於衷。

皇後氣得不行,“你若不想受這份氣,現在就和離,我去跟皇上說明!”

高渺渺終於有反應了,她著急的抓住了皇後的衣袖,“不,我不和離!”

“我好不容易纔嫁給沉棲,就是死,我也要死在沉棲懷裡!”

皇後聞言,氣得心口疼,“你想死在他懷裡?你做夢!你就算是死,也隻會死在無人問津的角落裡!”

“就算你死了,沉棲都不會多看你一眼!”

“你怎麼這麼糊塗呢!”

高渺渺卻態度堅決,“我不管,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就算是我輸了,我也認。”

皇後感到強烈的窒息,差點被氣暈過去。

她深吸了一口氣。

隨即低頭就看到高渺渺的手纏著紗布。

頓時緊張的抓住她的手,“你手怎麼了?”

高渺渺連忙掙開皇後的手,將自己的手藏到了身後,“冇事,我自己不小心傷的。”

“冇有大礙。”

但是皇後怎麼會不瞭解高渺渺呢,一眼便拆穿了她。

“是沉棲傷的吧?!”

皇後語氣淩厲了起來。

“他把你傷成這樣,你還要跟著他?你就不怕哪天真的死在他手上嗎!”

“渺渺,你怎麼就不聽母後的話呢!”

皇後著急的不行,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讓高渺渺迴心轉意。

然而高渺渺卻執拗道:“就算是哪天真死在他手上,那也是我自己選的路。”

“母後,我絕不跟他和離!”

嫁給沉棲,是她從小到大的執念,這執念未有一日動搖過。

皇後緊緊的攥住了胸口,悔恨道:“都是我的錯,是我縱容你,將你縱容的無法無天,覺得你想要的什麼都能得到!”

“可是天下萬物你都能得到,唯獨沉棲,你是得不到的!”

高渺渺背過身去,“母後,你不必再勸我了。”

“我想做的事情,從不回頭。”

皇後深深的吸了口氣,良久,纔開口說:“好,你不回頭,那我也就不管你了。”

“希望你彆後悔!”

高渺渺堅定道:“我不會。”

於是便轉身走了。

皇後平複了一會情緒,纔回到宴會上。

等到皇後回來時,洛嬈觀察了一下,發覺皇後臉色有些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