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淮,你也老大不小了,個人問題要解決好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

政委語重心長地囑咐了幾句,然後指了指我。

“組織上命令你,跟她處對象,中不中?”

陳淮眯著眼睛,上下打量我,走到麵前我才發現,他個子比我想的還要高。此刻站在我身前,投下的陰影籠罩著我,壓迫感極大。

我酒意頓時清醒了幾分,有點後悔。

這都是啥呀,他肯定感覺我跟個二百五似的。旁邊其他兵哥哥仍舊一動不動地坐在位置上,卻紛紛斜著眼看我們,嘴角憋著笑。

我更尷尬了,腳趾抓地,乾笑一聲。

“那個啥,我開——”

“報告政委,可以!”

我傻眼,就這麼簡單?

原來我媽冇有騙我,國家真的給發對象!

車廂裡爆發出鬨笑聲,兵哥哥們在一旁拍手起鬨。

“今天什麼日子啊,陳營長出門撿到個女朋友。”

“報告政委,我也想要個女朋友,組織上啥時候給我解決?”

“去去去,你小子才20歲,你急個毛!”

在眾人的鬨笑聲中,我臉漲得通紅,羞窘地低下頭,然後我看見一隻漂亮修長的手伸到我麵前。

指甲修剪的整齊乾淨,手指很長,骨結勻稱,簡直是力與美的化身。

“你好,女朋友,我是陳淮。”

嗓音清朗,很有磁性,我人都麻了。

我傻傻地抬頭看了他半晌,反應過來,手忙腳亂地伸出手回握住他。

“你,你好,我是夏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