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4章

畢竟趙廣自認為,自己一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絕不對人下跪,但是現在也算是特殊情況。

自己算是救了這施工員一個家庭,這一跪,自己承受得起。

想著,等施工員跪完之後,趙廣纔開口道。

“有一句古話說得好,男兒膝下有黃金,你這一跪,確實也不遜於這一句話。”

趙廣淡淡開口,意有所指。

施工員,包工頭等人都明白過來趙廣這一句話裡頭的深意,旋即忍不住都笑出了聲。

孫晴兒等人瞧見趙廣冇有過多為難,但是卻也臉色不難看了,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也就冇有在乎趙廣怎麼處理施工員這件事情了。

冇有多久,在施工員的幫助之下,趙廣得到了他老師的資料。

“就是這人是吧,你們不用在理會圖紙的事情了,我會處理。”

趙廣將資料拿在手中,旋即對著幾人開口道。

幾人聽見趙廣這麼說,也都點了點頭,施工員在後頭,不由得接連感激。

很快,趙廣將資料給了安必行。

“這人,你能幫忙給我調查一二麼?”

趙廣對著安必行開口道。

安必行看著資料上麵的人,眼皮挑了挑。

“這人不是那誰嗎,最近上報紙的那個?”

“你好端端的關注這個乾什麼,大哥?”

安必行對著趙廣開口道。

“這人上報紙,用的作品,是剽竊我的!”

趙廣也是實話實說,對著安必行兩人開口道。

“什麼,這人竟然有這樣的膽子,剽竊你的作品?”

一旁朱明輝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幾人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兄弟兩人處理了,一天功夫,下落保準給你調查的一清二楚。”

安必行朱明輝兩人很快拍著胸脯保證道。

趙廣倒是不知道兩人那裡來的這樣的仔細。

雖然這人大部分資料被掌握,但是現在想要找人,可不簡單。

卻見,一天功夫過去,安必行兩人果真興致沖沖的過來,找到了趙廣。

“大哥,人我們已經給你調查到了!”

安必行拿著手中全新的資料對著趙廣開口道。

旋即隻見朱明輝在後頭開口道。

“這人已經來了上海,成為了某著名建築公司的設計師。”

“現在正在名景建材呢。”

趙廣聞言,點了點頭。

卻見,安必行又開口道。

“大哥,要不要我們帶幾個兄弟,去將那該死的蘇天路給抓過來給你賠罪?”

隻見安必行對著趙廣開口道。

趙廣聞言,猶豫了片刻,旋即還是開口道。

“這件事情我會先去名景建材,跟蘇天路好好談談的。”

“實在事情行不通,我也不建議來硬的。”

“不過,卻也是不要你們出手。”

趙廣開口,不想要和高幫的人牽扯太深。

經過趙廣的打探,也算是知曉高幫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自己隻是單純的生意人,和他們搞好關係就好了,關係卻是不好牽扯的太深,這是趙廣很早已經決定好了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