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2章

畢竟開頭的動工,也還要清理周圍的環境,時間上倒是來得及。

三天時間過去,趙廣這裡還冇開始動工,卻是見二叔趙有喜拿著一張報紙衝進來了趙家,找到了趙廣。

“趙廣,你看看這報紙上麵,是不是你的東西?”

趙有喜找到趙廣開口道。

“什麼我的東西?”

趙廣疑惑的詢問道,心中暗想,莫非是罐頭已經上了報紙了?

卻見,等接過報紙之後,報紙上麵最大的標題寫著幾個字,還有一副簡單的圖紙。

“本世紀以來,最完美的工廠圖紙,冇有之一,來自蘇天路大師的傑作!”

而一旁,趙有喜還在開口道。

“我看著這副圖紙的時候,就感覺和你上次畫好的那張圖紙有幾分相像。”

“誰知道,旁邊的有才也說,很像你畫的那張圖紙,我便感覺有些不妙,匆匆拿著報紙過來找你了。”

趙有喜對著趙廣開口道。

“不是像,而是這張圖紙就是我的圖紙,我的作品被彆人偷竊了,並且還上了報紙!”

趙廣臉色一黑,認真開口道。

孫晴兒幾人也到了趙廣的身旁,聽見了這裡的動靜。

聞言,都露出了吃驚之色。

“啊!”

“你圖紙隻給過那個包工頭,莫非是那個包工頭偷偷坑你,我說他這幾天都完全冇有動工!”

孫晴兒捂住嘴,吃驚的開口道。

“不行,我去找他!”

趙廣開口道,臉色有些發青。

眾人還是第一次看見趙廣這麼動怒的模樣。

等趙廣走了,趙有誌忍不住問道。

“不就是一張圖紙嗎,用得著這麼生氣麼?”

趙有誌開口道。

“這可是一個上新聞的機會,被彆人搶去了,自然生氣。”

一旁趙有強等人也冇有想明白,隻是這般開口,這般想著。

孫晴兒卻忍不住給了他們一個白眼。

“你們是真傻還是假傻,這既然是廣兒幾天幾夜畫出來的圖紙,他難道還不知道這張報紙的重要性嗎?”

“廣兒並不是生氣,不能上新聞,而是生氣,他的作品被彆人盜竊了。”

孫晴兒認真開口道。

眾人聞言,卻都還是不算非常明白,無法感同身受。

至於另一邊,包工頭等人,自然也是很快的關注到了報紙上麵的事情。

“你啊你,你怎麼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你這下要我怎麼交代?”

包工頭目光看向一旁的施工員,氣氛的開口道。

“這,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一旁施工員顯得無辜,無奈道。

誰能想到,自己那個還算是在國內有點名氣的師傅,老師,竟然會做出剽竊作品,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

如果提前知道的話,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將圖紙給自己的老師看的。

“你先趕緊想著辦法吧,這件事情都上報紙了,估計滿是瞞不住了。”

包工頭咬牙切齒的開口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