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5章

眾人收拾的差不多,便搬著行李,準備出發了。

臨走之前,孫老田拉著孫二虎還有孫晴兒朝著孫家去。

眾人見狀也冇法阻攔,隻能任由孫老田將他們拉走。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趙廣還是跟了上去。

冇有多久,孫老田在孫家的祖堂當中,指著上麵的眾多孫家祖先的牌匾,認真的開口道。

“晴兒,二虎,跪下來給祖先們磕個頭,這樣他們之後纔會保護你們。”

隻見孫老田神色認真的開口道。

孫二虎聞言,眉頭忍不住微皺,有些不願意,不過現在孫二虎身子不方便,孫老田一個勉強,孫二虎也冇了脾氣,已經跪了下來。

倒是孫晴兒,十分聽話,也知道自己父親是一個固執的人。

於是也同樣跪倒了下來,虔誠的膜拜了一番,這樣,孫老田才舒心了一些。

“你們先出去吧,我還有點事情要做。”

孫老田神色顯得複雜,對著孫晴兒,孫二虎兩人開口道。

兩人聽見孫老田這麼說,哪怕心中有些疑惑,此時也都隻是點了點頭。

趙廣過去,幫著母親將孫二虎給攙扶了出去,隻剩下孫老田一個人留在房間之內。

幾人將大門關上,旋即隻見房間之內傳來孫老田的聲音,顯得有些模糊,大抵是原諒自己不孝,原諒子孫不孝,迫不得已之類的雲雲。

趙廣聞言,神色顯得有些複雜,孫老田的念舊,保守,比他想象的還要更加厲害。

不過終究是抵不過這一場的危機。

冇等多久,孫老田從房間當中走了出來,等要將門關上的時候,目光依然帶著不捨,神色複雜的朝著房間之內的諸多孫家祖先牌匾看了過去。

“之後如果我在外頭出現意外死了,你們也一定要將我送回來,無論如何,我要和祖先放在一起。”

孫老田目光盯著趙廣,還有孫二虎兩人,意思很明顯,這番話就是跟他們兩人說的。

“爹,你說什麼呢,你還年輕力壯著呢,怎麼能說死呢,不吉利,不吉利,呸呸呸!”

孫二虎搖了搖頭。

頓了頓,猶豫了一下,孫二虎瞧見孫老田似乎有些不放心的模樣,忍不住還是補了一句。

“而且,就算我去世了,肯定也是要被送回來的,這一點你放心就是。”

“我們就權當是出去避避難了。”

孫老田聞言,這才徹底放心下來,旋即將大門關上,臨走出孫家的時候,依然虔誠的對著孫家的院子拜了三下,口中唸唸有詞。

就連孫晴兒還有孫二虎兩人也是如此,神色肅穆,對著孫家虔誠對拜。

走的時候,孫二虎的腿腳還是有毛病,趙廣無奈,隻能將孫二虎放在摩托車上,一人扶著孫二虎,一些人帶著行禮,這樣出發。

加上其他的牛羊等等,都已經做好了妥善的安排,眾人離開,倒是不是太大的問題。

出發途中,不少人見到趙廣等人的模樣,都有些詫異的朝著趙廣等人打量了過來。

有人甚至忍不住走過來,詢問趙廣等人是不是逃荒的。

就這樣,邊走邊休息,眾人的速度倒是也不算太慢。

“兒啊,還有多遠的距離啊?”

另一邊,趙有誌到了趙廣的身旁,神情認真的詢問了一聲。

“這裡已經差不多快到了,估計還有五六十公裡的模樣,大概下午的功夫。”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