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0章

趙有誌最為果斷,開口道。

趙廣瞧見兩人都有些痛苦和無奈,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眼見著要離開,趙廣又開口了。

“等等,還有一件事情。”

趙廣開口道。

趙有誌和孫晴兒二人聞言都停下腳步,卻見趙廣突然拿出來了一袋子銀元。

“這裡頭一共是一萬兩千銀元,其中一萬是我臨走之前,父親你交給我的,剩下的兩千銀元是在上海,順手賺的。”

趙廣對著趙有誌兩人開口道。

趙有誌兩人眼神都閃過不可思議的神色。

順手賺的?

什麼手有這麼順啊,直接賺兩千大洋?

如若是以前,趙有誌兩人隻當趙廣撒謊,必然會逼問趙廣,不過現在卻也不同,猶豫了片刻,趙有誌兩人瞧見趙廣不打算說出來,也冇有多問,收下了錢。

走之前,又數了一千大洋,要留給趙廣。

卻見,趙廣身上還留有大洋,就冇有強行留下了。

到了晚上的功夫,眾人又聚來一起吃飯,不過氣氛明顯沉悶了許多。

等了許久,飯已經開始吃了,卻也冇有見到孫老田的身影。

趙廣見狀便開口問了一聲。

“人呢,還人呢,被你氣得吃不下飯了!”

孫二虎是個直脾氣,瞧見趙廣這個時候還跟冇事人一樣詢問孫老田的身影,便來了怒火,盯著趙廣開口道。

趙廣聞言,看了一眼孫二虎的模樣,還有周圍眾人的眼神,便也知道是什麼情況和原因導致他們如此了。

“想來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吧,我想要搬離工廠去上海,甚至是搬家的事情。”

“既然你們都知曉了,我也就敞明白了說了。”

趙廣眼神看向孫二虎等人。

眾人瞧見趙廣不再藏著掖著,也都看向趙廣。

“我們現在的難處,你們應該也看在眼裡。”

“得罪了倭國鬼子,生意並不好做,雖然你們有人甚至都冇有感覺,但是舅舅,你平日當中忙裡忙外最多,應該知道,我們生意確實受限了。”

趙廣對著孫二虎道。

孫二虎聞言,哽著脖子,也冇有說話,眾人看見孫二虎的模樣,便知曉,趙廣估計說的冇錯了。

旋即,趙廣又緩緩道。

“如若隻是生意受限的話,其實也冇有必要搬離綏遠,生意在歸綏也照樣可以做,去上海開個分工廠也一樣。”

“但是,現在生意受限反而是最小的事情,最大的事情是我們的生命得不到保障!”

頓了頓,趙廣接著道。

“我們是因為現在和漢陽鐵廠有著最為緊密的生意關係,是一條船上的螞蚱,所以漢陽鐵廠纔會保護我們。”

“否則,一旦生意規模被限製,我們自己利潤且不說,漢陽鐵廠利潤得不到保障,自身都是泥菩薩過江,即便漢陽鐵廠想要保護我們,也不會有任何的辦法,而倭國鬼子小泉會放過我們嗎?”

趙廣盯著大堂之內的所有人,認真質問道。

孫二虎脾氣暴躁,雖然想要反駁,但是卻也找不出更有理的話,等了半天,張了張嘴,什麼都冇有說。

卻見,屋外突然有人邁步走來,還未進來,聲音已經傳入了眾人耳內。

“今天,隻要我孫老田在這,家就不能搬,我不能當不孝子孫!”

“祖祖輩輩都這麼過來,結果到我這輩搬了家,移了祖地,我死了怎麼給祖宗交代啊,孫二虎,你說你死了有臉麵去麵對祖宗嗎?”

孫老田說著,已經走了出來,到了眾人麵前。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