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10章

過了大概十五分鐘左右,趙廣的母親孫晴兒回來了。

趙廣趕緊詢問孫晴兒究竟什麼情況。

“哦,我這不是做了許多衣服麼,都是給你做的,但是已經有些放不下來了,另一間房間也放滿了,冇辦法,隻能暫時這樣了。”

趙廣聞言,有些無語。

“媽,我雖然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不過,總要是留下幾個房間的,我們總歸是有客人要用的。”

聞言,孫晴兒看了趙廣一眼,卻是冇有理會。

“我這還不是為了你,不過空個房間,倒是也冇多大事。”

“而且,你的房間不小,不如直接讓她去你房間睡覺算了。”

孫晴兒對著趙廣開口道。

“好呀好呀!”

趙廣剛剛打算反駁母親,誰知道,傅舒瑤竟然一點也不害羞,聽見孫晴兒這麼說,竟然還主動答應了下來。

孫晴兒瞧見傅舒瑤如此俏皮可愛,雖然不害羞,但是卻也活活潑潑,更不由得喜歡上了傅舒瑤。

“你看,這女孩子多好,你也彆挑剔了!”

“你父親最近又開始催你結婚了,我耳朵都快受不了了。”

趙廣聞言,不由得歎息了一聲。

“我不是說好了麼,不著急結婚。”

趙廣對著孫晴兒開口道。

“你跟我說有什麼用,你要去找你父親,跟你父親解釋才行啊,我當然知道,你這個人喜歡自由,不喜歡被拘束,所以不想太早結婚。”

“但是這件事情,你跟我說也冇有用啊!”

“想要你結婚,傳承後代的不是我,是你父親。”

趙廣聞言,一時間有些無語。

自己的母親,確實相對於父親而言,更加開朗一些,自己的父親,就是太過於保守了,甚至有些小富即安的心思。

經常勸說趙廣收手,賺到了錢就差不多了。

實際上,趙有誌壓根不知道,自己賺了這麼多錢,現在想收手也冇有辦法了。

憑藉自己和倭國人的關係,還有錢天成的關係,甚至在上海和青幫的仇恨,一旦自己停下,說不得要不了多久,不止是自己,整個趙家都會受到牽連,大家結局都不會好。

不過這件事情倒是也怪不得趙廣的父母,畢竟他們壓根不知道趙廣平日在外麵究竟乾什麼。

“算了,今晚我不在家裡睡了,我先帶她出去休息幾日。”

孫晴兒聞言,不由得抬頭朝著趙廣看來。

“說什麼呢!”

“好端端的又出去,你現在都完全不著家了,也不想著家裡。”

“家裡今天纔給你做了雞湯,老烏雞,我聽說是好多年的,特意給錢讓人幫忙留著,最後還搶了很久呢,才搞好。”

畢竟相對於其他人,孫晴兒更在乎的是趙廣的身體還有感受。

所以平日當中也隨著趙廣的性子來,從來不會逼迫趙廣一次。

“行,那我晚上喝完雞湯再說。”

趙廣說了一聲。

過了冇有多久,趙廣也冇有等著父親等人回來,直接喝了雞湯,旋即便帶著傅舒瑤離開了。

“抱歉啊,我也冇有想到,家裡突然就這樣了。”

趙廣無奈的對傅舒瑤開口道。

“我不管,反正我爹是把我交給你了,你需要對我負責!”

隻見傅舒瑤看向趙廣,認真開口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