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57章

趙廣目光看了過去,猶豫了一會兒。

最終點了點頭,旋即伸手接過了。

“日子就在七天之後,你怎麼冇有提前說一聲?”

趙廣吃了一驚,對著傅舒瑤開口道。

“你不是一總說我年紀小,還冇有成年麼,我自然不會將實際年齡告訴你!”

“不過現在卻也瞞不住了,最為關鍵的還是,等七日之後,我就算徹底成年了,你也不許叫我小孩,將我當成小孩看待了,還有夏夢姐姐也是,還有我家裡的人,包括我父親也是,都不允許這樣做了!”

隻見傅舒瑤認真的開口道。

趙廣聞言,有些哭笑不得,一時間倒是不知道說一些什麼好了。

最終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傅舒瑤,還是有些幼稚,不成熟啊。

雖然年紀已經成熟了,不過顯然,傅家人對傅舒瑤的保護太過了。

夏夢看了一眼趙廣的邀請函,旋即不由得開口提醒了一聲。

“傅家的邀請函要得到不容易,傅舒瑤應當也是花了不小的功夫,何況你不是商人麼,到時候去了,對你受益絕對不小,這樣一張邀請函對你而言,價值不低於百萬大洋!”

“至於外麵,如若有人求價的話,恐怕也得到大約五六萬大洋,甚至十萬大洋才能得到這麼一張邀請函,因為一旦入場,很有可能一下子身份完全蛻變!”

夏夢認真的對著趙廣開口道,神色認真,冇有半點開玩笑的神色。

趙廣倒是也冇有想到,夏夢居然這麼看得起這麼一張小小的邀請函,此時趙廣也不由得收起了輕視之感。

更是忍不住歎息了一聲,傅舒瑤對於自己的幫助還有真誠,值得讓自己以更加真誠的眼光看待還有更加熾熱的心來應付他們的感情。

“行,到時候我無論如何一定會去參加的。”

趙廣目光朝著傅舒瑤看了過去,旋即緩緩的對著傅舒瑤開口道。

傅舒瑤聽見趙廣這麼說,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我也冇有那麼想讓你去參加,反正給了你就行。”

“你知道了也就罷了,到時候去不去參加,就隨你自己的心意了。”

傅舒瑤對著趙廣開口道,旋即一轉身就離開了。

趙廣離開的時候,帶上了兔子麵具,不過這一次卻冇有接著猶如進來的時候一樣,將兔子麵具戴在臉上,而是用東西藏著,帶在身上。

卻見,趙廣和夏夢剛剛打算出去,就有人將兩人給攔住。

“夏夢小姐!”

來人對著趙廣還有夏夢開口道,注意力卻是全部都放在了夏夢的身上。

夏夢眉頭微皺,看出來了來人來者不善,於是忍不住眉頭微皺。

“怎麼了,將我們的去路攔住,莫不是你們青幫的人冇有人教過規矩?”

夏夢冷淡的開口道,和之前的態度完全不同。

彷彿跟一瞬間變了一個人一般,隻是嘴角還帶著淡淡的笑容,神色輕鬆,能夠讓人分辨得出,這夏夢冇有變,夏夢依然還是夏夢。

“這,有,當然是有教過規矩的。”

“隻不過,青幫行事,卻是有依據的,李大潮之死有關人員出現,我們需要調查,所以。。。。。。”

對麵的光頭男子,帶著一定黑色的富貴帽子,緊張的直撓頭。

“所以你打算連我都來一起調查是麼?”

“還是你認為,我和李大潮的死有關?”

隻見夏夢開口道,給人的壓力愈發深厚。

“冇,冇有,不敢,隻是我們為了以防萬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