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章

1914年這個年頭,註定不平凡,不僅民國事情多,就連整個世界都不平靜。

戰爭以及經濟危機災荒在國內外都是時有發生。

因為世界各地殖民地瓜分完畢,新崛起的列強不滿這一切,和老牌帝國列強的矛盾越發尖銳。

由此,軍備競賽開始了。

坐落在東方的倭國,也早就發現這個時機,希望藉助這一個機遇來一個大翻身,可惜倭國資源有限,雖然在之前和滿清的戰役中贏取了不少利益,可在整個世界這看,依然不夠看。

“什麼?”

“竟然有人購買漢陽鐵廠的鋼鐵!”

“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和帝國作對!”

此時,有人報告小泉,有人和漢陽鐵廠做交易,這讓小泉憤怒異常。

漢陽鐵廠的鋼鐵不少,如果能夠以低微的價格出口給帝國,那絕對可以製造出不少的槍支大炮,甚至是軍艦重武器。

由此,可以給予帝國很大的鋼鐵血液支援,其帶來的作用和效益,是不容忽視的。

本來,小泉已然對漢陽有所掌控了,可是這突然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使得小泉頓時感覺一切落空。

不行,不能這麼算了。

這鋼鐵小泉誌在必得,這個購買漢陽鐵廠鋼鐵的人,小泉必須得查到是誰,並且加以阻止。

轉眼間。

時間進入到了1914年二月份。

經過這段時間的準備,趙家的屠宰作坊,以及鹵肉作坊都已經做好,至於防腐技術,這是個核心關鍵活,在購買好了原材料之後,趙廣自己就在一個小屋子做起來了。

鐵盒這邊,漢陽鐵廠這邊,還給趙家送來一個小型的機械設備,這個設備是密封鐵盒蓋子用的。

根據錢天成的電報所說,這個小型設備算是漢陽鐵廠投資給趙家的一個設備,原價是3000個銀元,現在先不收費,等待趙家將罐頭廠做起來,再付錢就可以,不過要加收百分之二十的費用。

對於這個,趙廣也冇多說什麼。

這年月,民國鋼鐵缺乏,漢陽算是最好的選擇,再選擇其他的,那些產量低的小鐵礦,質量保不準產量保不準,而且保不準還會有什麼小心思,這種事情一旦涉及利益,什麼貓膩都可能有。

這就說所謂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

可以說,對於錢天成的安排,趙廣很滿意。

2月5日。

這一天,趙家的屠宰作坊和鹵肉作坊一起開工了。

先期,趙有誌隻是找了自家三個兄弟來幫忙。

趙有誌的親兄弟有六個,在本地討生活的堂弟有四個,這些人的生活都不咋樣,在他們眼裡,趙有誌過的最好。

為此,趙有誌對著三個兄弟一招呼,三個兄弟就來了。

上午屠宰了三頭牛。

經過一番剝皮和清洗切割,下午就開始了鹵肉的過程中,這個時候鹵肉作坊傳來了陣陣的香味。

趙廣聞到了這個味道都不覺流出了哈喇子。

不過趙廣冇有去吃,隻是靜靜的等待著鹵肉做熟。

經過一個下午的鹵肉忙碌著,又經過一夜的冷卻,第二天早上,那台密封盒子的機器開始在趙廣家的院子裡不斷的嗚嗚起來。

一個個鐵盒將鹵肉密封起來,盒子裡除了一些牛肉小塊之外,還有一些湯汁。

這是第一個試用產品配方。

其中使用了趙廣的防腐技術。

機器設備不斷的密封,一盒盒300g的牛肉罐頭不斷做好,趙廣的老爹趙有誌親自操作這設備。

趙廣的大伯則是不斷的搬運鹵肉過來,趙廣的二叔和三叔則是在堆放著一盒盒牛肉罐頭,將牛肉罐頭放進一個個木箱裡。

事情一直忙碌到下午兩點多,大家都來不及吃飯,忙完都是一個個一屁股坐在地上。

此時,三頭牛的鹵肉,一共2000牛肉罐頭做好,比預計還多出了200盒牛肉罐頭。

夕陽西下。

歸綏城的一些大型客棧旅店這。

一個個來歸綏辦事的商賈都雲集於此。

這些商人,就算最差的,也都是家資上萬數萬。

這些人,基本多數,都是從事著茶葉絲綢等奢侈品的貿易,從南方的產茶之地絲綢之地,經過長距離的運輸,到北方的漠北甚至熊國去貿易,從中賺取钜額的收益。

“明天馬上要上路了,快去買點乾糧回來!”

“東家,要不多買些肉回來!”

“買什麼買,這裡回南方,不得半個多月,買肉少買點還行,多買了就是等著發臭吧!”

一個來自南方的商人盒自家的下人說道。

“牛肉罐頭,好吃的牛肉罐頭,可以試吃!”

“免費啊!”

“南來的北往的老少爺們,快來吃啊!”

“我們這牛肉罐頭可是漢陽鐵廠投資注資的!”

趙廣的大伯在這三家大旅店門口擺攤,開始宣傳起來自己的商品,在他眼前有著一百個牛肉罐頭,已然打開了十個,每個都分開三四份在三四個小碗裡。

“牛肉罐頭!”

一時之間,這個新奇的東西,使得很多富商以及小資的過路人比較感興趣,加上那誘人的香味,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圍過來。

對於這些商戶而言,什麼免費不免費,安全第一,好吃第二,有這兩項,那就是好東西。

漢陽鐵廠,民國第一鐵廠,乃是官督商辦的廠子,自然有著無上的權威,這帶著logo的漢陽鐵廠鐵盒的牛肉罐頭,頓時加了安全的保護色彩。

為此,一些富商,上來就拿起來吃了一口。

“味道不錯!”

“好吃!”

“這玩意據說洋人的能存三個月,你們這保質期是多少!”

一個個商賈興奮的詢問著。

“我們的保質期是一年!”

趙廣的大伯趙有天耐心的回答著。

“我的天,一年!”

“那我備著這麼一些牛肉罐頭做生意,一路之上吃新鮮好吃的美味鹵肉,真是爽歪歪啊!”

一個戴著眼睛身穿西服的南方人,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興奮的說道。

“我要買!”

“多少錢!”

“我也要買!”

一時之間,在場的商賈們都是爭相購買,就連一些在這做跨國貿易的熊國人也有濃厚的購買**。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