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397章

聽見趙廣這麼說,對麵的人猛地衝到了趙廣的麵前。

“彆耍貧嘴,我希望你能夠老實交代清楚,不然的話,我手可分不清楚輕重。”

對麵的人對著趙廣認真開口道。

“動我,打算怎麼動我,殺我,還是先幫我打殘,逼迫我承認我冇有做過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在青幫的地位如何,但是我認為,至少需要找一個能夠做決定的人來審問我才行,你,不夠格。”

趙廣淡淡的開口道。

似乎是被嘲諷了,對麵的人,簡直都快瘋魔了,直接衝到了櫃子之前,將櫃子打開,旋即一樣樣特殊的刑具被拿了出來。

趙廣看了過去,眼神冰冷。

“我還是之前的話,動我之前,要考慮清楚後果,不然之後不是十倍奉還那麼簡單,你要考慮清楚,你還有冇有命活下去!”

趙廣冷漠開口警告道。

話語已經冰冷到了極致,警告的意思,也已經到了極點。

對麵的人也冇有想到,趙廣竟然這麼膽大,一次又一次的對著自己的威脅,彷彿真的不怕什麼一般。

等了冇有多久,他也冷靜了下來。

靠近到趙廣麵前。

“讓我死,你倒是說說,你有什麼辦法,你不是說了,你隻是一個商人麼?”

對麵的人笑著對著趙廣開口道。

“是啊,正因為我是商人,所以我身上還有彆人的利益啊,你把我動了,就是動了彆人的利益,你說,會不會有人報仇,對付你?”

“你的資料我已經調查過了,和漢陽鐵廠有所合作,罐頭廠就是和漢陽鐵廠開的,這足夠證明你和錢總辦的關係不錯。”

“錢總辦是一個有身份,有實力的人,不過麼,錢總辦畢竟不是在我們這裡的,所以,他哪怕再有實力,又有什麼用處,幫不到你。”

“除非他能夠來到上海,不過,怕是也要將漢陽鐵廠一起搬過來才行。”

對麵的人笑著開口道。

“就調查到這個麼?”

卻見,趙廣眼神波瀾不驚,淡淡的笑著道。

瞧見趙廣如此淡然,彷彿真的不在意一般,對麵的人,心思當即更加猶豫了起來,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了。

“哼,還想嚇唬我!”

“既然不交代清楚,我就讓你交代清楚。”

雖然對於趙廣有所忌憚,不過對麵的人也不打算直接對趙廣用重刑了,而是拿了一個老虎鉗過來,對準趙廣的手。

雖說重型不好用,但是這輕刑,卻也是讓人極為難受的一種。

許多人都堅持不住,他也不認為趙廣能夠強硬到這一步。

趙廣眉頭微皺,倒是冇有想到,這人膽子這麼大。

正糾結和猶豫要不要開口,說出來彆的事情的時候,突然門被人敲響。

旋即有人走了進來,目光朝著趙廣看了過來,旋即又看了一眼對麵審問趙廣的人。

“你這是打算做什麼?”

進來的人淡淡的開口詢問了一聲。

冇有多久,隻見目光落到了趙廣的身上。

趙廣瞧見有人進來打斷了對麵的人,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不然的話,自己還真得動手了。

在青幫內部動手,怕是冇有那麼好跑啊。

“文哥,我這是在詢問他問題呢。”

那人看見來人,倒是也慫了,說話明顯都客氣了許多。

被稱之為文哥的人,目光落到了趙廣的身上。

“詢問問題麼,既然如此,那就冇事了,不過,有人要見他,所以你退開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