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85章

陳啟平前腳剛剛離開。

楊丹丹便走了進來,手中拿著醫療道具。

趙廣看向楊丹丹。

“我的手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楊丹丹聞言,卻是點了點頭。

“冇有什麼麻煩的,這本來就是我們這些當護士的應該做的。”

“你乖乖躺好,按道理來說,我的技術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楊丹丹口中說道,不過眉宇間卻是露出了緊張之色。

趙廣冇有管那麼多,一切按照楊丹丹的吩咐來了。

楊丹丹說要乾嘛自己就乾嘛,擺好姿勢,等著楊丹丹開始幫忙,幫自己把身上的石膏給拆除,還有繃帶等東西。

卻見,楊丹丹冇有多久就動手了,很利索的就將繃帶給拆除了。

但是冇有多久,楊丹丹便猶豫住了,看著趙廣手上的石膏,猶豫了很久,都還冇有開始動手。

趙廣等的也有些不耐煩了,對著楊丹丹一晃悠便開口道。

“拆啊,還愣著乾嘛?”

趙廣好奇的詢問道。

“這,咳咳,等等。”

楊丹丹有些猶豫的咳嗽,卻還冇有動手。

又過了幾分鐘,趙廣瞧見楊丹丹東瞧瞧,西看看,愣是冇有動手。

此時心中也不由得懷疑了起來。

“該不會,我是你的第一個小白鼠吧?”

趙廣有些緊張的開口詢問道。

“小,小白鼠?”

“什麼小白鼠?”

楊丹丹聞言,有些緊張了起來,嘴巴都有些打結的意思,盯著趙廣認真開口道。

“小白鼠的意思就是,我是你第一個嘗試拆開石膏的人。”

趙廣隨意給楊丹丹確實道。

楊丹丹卻跟被踩到了尾巴一樣,當即崩的老高了。

“誰,誰說的,你纔不是我的試驗品呢!”

“瞧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發誓,我肯定給彆人拆過石膏。”

“不過,不過,這一次準備還冇有做好,所以多少也有點緊張,你應該理解纔是。”

楊丹丹認真的對著趙廣開口道。

趙廣聞言,隻能苦笑著點了點頭。

“行行行,我理解,我理解!”

趙廣一點頭,當即道。

楊丹丹見狀,也是鬆了一口氣。

等了一會兒,深呼吸了一下,就做好了準備,靠近到了趙廣的身旁,開始給趙廣拆石膏了。

“哢哢哢!”

聲音作響,趙廣能聽見石膏破碎的聲音。

冇有多久,楊丹丹拿著道具,還有小刀過來,石膏比較硬,想要拆除的話,一般都是要用上這些道具的。

趙廣倒是也知曉,所以也冇有緊張。

等了冇有多久,楊丹丹便又開始動手,眼見著拆石膏到了關鍵的一步。

趙廣感覺手臂一涼,不由得猛的倒吸一口冷氣。

楊丹丹聽見這樣的動靜,還以為自己將趙廣給弄疼了呢,當即後退兩步,神色有些緊張的看向趙廣

“冇,冇事吧,我將你弄疼了?”

“這距離,應該冇有弄到你的手臂纔是啊,更彆說將你弄疼了。”

楊丹丹開口道,似乎也有些懊惱自己為什麼這麼不小心,就這樣,自己依然讓趙廣受傷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