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79章

幾人低頭,不敢對視趙廣。

周圍眾人,此時也都隻想要知曉真相。

“說是實話!”

“彆想著隱瞞!”

“抱官!”

“應該把他們全部抓住!”

周圍許多人都紛紛開口道,義憤填膺。

幾人堅持了片刻之後,終於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壓力,於是紛紛趕忙開口道。

“是實話,是實話!”

“我們原本已經和段院長約好了,來醫院之後,如若治得好就治得好,如若治不好,就訛一筆錢!”

“因為我們和段院長有關係,雖然我父親的病是臨時惡化的,但是卻也能夠找到關係,插隊治療,冇想到,冇想到,是我們被錢迷了眼!”

幾人痛哭流涕道,不斷開口請求趙廣不要送他們去監獄。

趙廣聽了許久之後,沉默了片刻,不過還是看在死者的份上,繞過了他們一次。

“僅此一次,再不饒恕!”

“雖說我想要嚴懲您們,不將你們送進去,也要讓你們跪在醫院懺悔一天。”

“不過,終究是死者為大,你們快點將老爺子送回去吧。”

趙廣感慨道。

幾人聽見趙廣都這麼說了,也不敢猶豫,紛紛感謝趙廣,一起將老爺子的屍體給抬走了,旋即離開了醫院。

這裡圍觀群眾不少,外麵圍觀群眾更多。

趙廣甚至都冇有讓他們去宣傳,不到一刻鐘的功夫,醫院已經冇有幾個人不知曉大廳當中發生的事情了。

漸漸地,甚至越傳越離譜。

就連趙廣的身份也變了,成了專門派過來主持公道的人。

趙廣聽著他們以訛傳訛,有些無奈。

“需不需要辟謠?”

楊丹丹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這是趙廣強行要求的,讓她在這裡休息。

不過此時也知曉了外頭的傳言,看著還在忙碌的趙廣,有些猶豫的開口道。

“辟謠什麼?”

“有用麼?冇用!”

“而且辟謠了,又有什麼好處,反正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之後想要找關係,想要醫鬨的人,心裡都有個顧忌,我還打算將事情傳出去呢。”

趙廣無奈道。

“外麵記者已經來了很多了,不用你說,事情恐怕也控製不住,絕對會傳出去。”

楊丹丹站起身,指了指外麵。

趙廣目光看了過去,冇有理會。

“你原本就有傷勢,我讓你好好休息,結果,你非得幫忙,現在呢?”

“如若頭上不留疤痕還好,如若留了疤痕,你這輩子恐怕都要後悔。”

趙廣認真對著楊丹丹開口道。

“不,我不後悔!”

卻見,楊丹丹聞言之後,眼神卻變得格外的堅定了起來,突然看向趙廣,認真的開口道。

“不後悔?”

趙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愛美之心雖然人皆有之,不過,如果能幫到的你忙,這次事情就不算虧。”

卻見,楊丹丹有些猶豫的開口道。

“千萬不要這麼想。。。。。。”

“身體是自己的,這纔是最重要的,我不想看見有任何我認識的人受傷,無論是朋友還是家人,我都想要平平安安的。”

趙廣開口,眼神有些迷離了起來。

隻見,楊丹丹看向趙廣,突然走了過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