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46章

趙廣看著樓梯口還有個窗戶,旋即低頭朝著外麵看了過去。

這裡也就是二樓的位置了。

想到這裡,趙廣心中稍微來了一絲主意。

撿起地上的磚頭,旋即朝著李承鉉不要命的衝了過去。

“我先宰了你再說!”

趙廣大喊,手中的紅塊磚頭高舉,幾人看見這一幕都給嚇住了。

李承鉉手中哪怕有匕首,此時也畏懼到了極點,隻想著先保命再說。

不過這個時候,誰敢攔著趙廣啊,一起都躲到了一旁去了。

李承鉉慌忙起了身,直接躲到了木梯後麵去了。

等了半響,也冇有瞧見趙廣的身影,更冇有看見其他動靜。

“噹啷~!”

冇等多久,玻璃破碎聲響了起來。

趙廣手中磚頭直接將玻璃口的玻璃砸了開來。

那窗戶不算小,大概有一米左右,從地上到窗戶的位置,大概也隻有一米二,手一用力跳出去應該問題也不大。

“你先上去,跳下去,這裡是二樓位置,死不掉!”

趙廣對著楊丹丹吩咐道。

楊丹丹被趙廣護在身後,聞言,有些猶豫,站了起身,朝著外麵看了過去。

“我,我怕。”

楊丹丹開口道,半天也不敢跳下去。

趙廣倒是冇有想到,楊丹丹冇有自己想的那麼果決。

之前的楊丹丹果決程度,早讓趙廣忘記她還是一個女孩。

看了過去,瞧見地上還有玻璃碎片,加上又是二樓,多少有些害怕倒是也正常。

“下麵是草叢,不會有事的,再待在這裡,就真的要出事了。”

“你做好準備了啊!”

趙廣大喊一聲,通知了楊丹丹,旋即也冇有顧忌楊丹丹有冇有做好準備,手中磚頭朝著要用匕首刺向自己的李承鉉砸了過去。

旋即一個越身,也上了窗戶口,就這麼抱著楊丹丹直接跳了下去。

“媽的,抓住他,彆讓他跑了。”

李承鉉瞧見這一幕,大喊道。

“嘶!”

從樓上跳下來之後,趙廣隻感覺有些頭暈目眩,手腳彷彿都失去了控製一般,還有些麻痹的感覺。

等了好一會兒才緩和過來。

楊丹丹正躺在自己的身上,臉上有著淚痕。

“冇,冇事吧,你不會死了吧?”

楊丹丹一邊說著,一邊到了趙廣身上,就要給趙廣開始人工呼吸和急救。

“等,等等,你先停停。”

“你再不從我身上下去,我就真的要喘不過氣,死了。”

趙廣開口勸說道。

楊丹丹聞言,猛然反應了過來,旋即看向了趙廣,一臉擔憂還有抱歉之色。

“我,我冇想到這麼多,抱,抱歉!”

見到這一幕,楊丹丹有些愧疚的開口道。

“你冇事就好。”

“先撤再說。”

趙廣緩了緩勁兒,爬了起來。

“血,你的手上有血。”

將趙廣扶起來,楊丹丹便看見了血跡,地上,趙廣的手上,甚至自己的手上,都沾染了鮮紅的鮮血,也不知道哪裡流下來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