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38章

趙廣也是眉頭微皺,看向身旁幾人。

因為禁槍令的出現,雖然現在上海是冇有那麼亂了,畢竟許多人都不敢持有槍械之類的了。

但是,這些舞刀弄棍的小混混,反而多了起來,大多是冇有見過什麼世麵,還有場麵的人,做起事情來,更是冇有顧忌。

趙廣心中正猶豫要不要出手的時候,門口傳來了動靜。

趙廣目光看了過去,隻見安必行跟在羅荊州的後麵,兩人走了過來。

一旁,還有鼻子上,臉上都是鮮血的黑衣寸頭。

“大,大哥,這個傢夥太猛了,攔不住啊,他這體格,一個比得上我們兩個。”

那鼻子上還留著鮮血的黑衣寸頭,一邊後退,一邊向床上的尹元龍彙報著訊息。

“我說,難怪你一個人膽敢這麼狂,直接過來找我的麻煩,原來你還有兄弟啊。”

“我算是明白,究竟是什麼情況了。”

“不過,你認為,你有兄弟,我就冇有兄弟了麼?”

尹元龍雙腳從床上下到了地上。

羅荊州此時走到了趙廣的身旁,扭頭看向趙廣。

“宋老大瞧見你這裡許久都冇有辦完事,就讓我過來看看情況,朱明輝那邊有其他人看著。”

“醫院附近其他看守的兄弟現在都過來了,大約有十來個人左右,你先跟我說說是個什麼情況,我來將這群小混混全部處理了。”

羅荊州霸氣的開口道,大開大合,絲毫不耽擱。

趙廣雖然有些愕然羅荊州怎麼和安必行兩人這麼快就上來了,不過瞧見麻煩被解決了,倒是也鬆了一口氣。

也冇有多隱瞞什麼,將自己經曆的諸多情況等等都做了一個說明,全部說明清楚了。

“是這樣的情況?”

羅荊州聽完,眉頭當即倒豎了起來,旋即又看向了尹元龍。

“尹元龍,嗬嗬,上海灘冇有人不知道你的名字是吧,你爹我老羅就從冇有聽過你這個名字!”

“說,你是混哪個道上的,黑道還是白道?”

羅荊州一腳踩在了床上,將尹元龍嚇得一個顫抖。

他還從冇有見過,這麼高大的人。

趙廣兩人正準備等尹元龍交代清楚情況的時候。

一旁安必行不由得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尹元龍,尹元龍,這名字我聽的有些耳熟,不會是我聽過的那個人吧?”

“你可是昌南大道被稱為豪豬的尹元龍?”

安必行目光朝著尹元龍看了過去,好奇的詢問道。

神色當中,露出狐疑之色。

尹元龍聽見有人聽出來了自己,不由得淡定了一些。

“是,是啊,我就是昌南大道的那個豪豬尹元龍。”

“怎麼,你們認得我?”

尹元龍有些結巴的開口道。

“當然認識,一個小混混而已嘛。”

“欺負人,倒是欺負到我們高幫的頭上來了,你不要命了?”

瞧見尹元龍當真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知曉尹元龍底細的安必行忍不住冷笑一聲,旋即嘲諷道。

“解釋一下,什麼情況?”

一旁羅荊州目光看向安必行,詢問了一聲。

尹元龍也知曉,麵前這幾人的來曆,此時心中也瘋狂發顫。

知曉自己恐怕是碰到硬茬子了。

而安必行也是開口,給趙廣等人解釋清楚了尹元龍的來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