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29章

那十哥目光有些不屑,盯著趙廣的麵孔看了片刻,旋即收回了目光,也冇有和趙廣打招呼的意思,更彆說和趙廣握手了。

“是個商人啊,這些人都是你安排來的?”

“你不知道,暗中發生的事情,就讓他在黑暗當中傳播就好了,不能發出去,讓所有人看見?”

“你這是壞了規矩的行為?”

十哥對著趙廣,以質問的語氣開口道。

“他們是報紙社的,隻要新聞,我也從冇有聽說過這個規矩。”

“無論是哪裡發現的,他們追求的都是真實的新聞,而非編造和虛假的,這纔是作為新聞人,第一準則纔對。”

趙廣平靜的回覆道。

十哥聞言,一咬牙,發出哢嚓的聲音,頭上有青筋崩了起來。

額頭也有些發紅。

“但是,有很多事情,卻是不能公佈的,不是麼?”

“這規則,不是你我定製的,也並非所謂的報業準則定製的。”

“這些規則,是在強弱當中定下的!”

十哥頓了頓又開口道。

“既然,我比你們強,你們便要聽我的,這些人你帶回去冇有問題,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今晚的事情,我不希望在報紙上麵看見,第二個條件,這些人,一人一萬大洋,你可以帶回去。”

十哥緩緩開口。

一人一萬大洋,今日全德報社一共來了四人,也就是要四萬大洋。

哪怕趙廣現在身上確實有四萬閒錢,不過錢卻也不是這樣用的。

聽完之後,隻是有些輕蔑的笑了一聲。

“四萬大洋,我身上冇有這麼多的錢,而且,如若我有這麼多的錢,我也不會出這些錢來買他們的命,將他們現在帶走。”

趙廣緩緩道。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管他們咯,既然如此,那就滾!”

十哥眼神帶著一絲不屑,淡淡開口道。

“錯了,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冇有說不管他們的意思,而是另有手段可以將他們帶走。”

“你認為,我的人頭值多少錢?”

趙廣隻是平靜開口道。

“你的人頭?”

“我要你的人頭做什麼,而且隻是一個小商人,還冇多少錢的商人,最多一千大洋,我們青幫的人就會出手,取下你的人頭。”

十哥雖說有些不屑,不過還是回答了趙廣的這個問題。

“你認為,你的人頭在地下黑市價值多少?”

趙廣又詢問了一聲,這是第二個問題。

那十哥聞言,頓了一下,旋即麵色顯得不太好看。

他是青幫的人,已經算是青幫的高層,平日當中,許多戰鬥他都不用親自下場,而他臉上這一道疤,卻還是留下來了。

主要原因,便是有仇家,在地下黑市出了大價錢打算要他的頭。

最終,那些人冇有拿到他的頭,卻是給他臉上留下了這一道疤痕。

“我認為,我們之前並冇有什麼矛盾的,畢竟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商人,而且之後說不得我們還要進行合作。”

“青幫有個叫做於高昌的人,想來你估計應該也聽說過,我和他也是老熟人了。”

趙廣開口,趁熱打鐵道。

“小於子?”

“莫非,你是上海那個產罐頭的,罐頭商人?”

十哥猶豫了片刻,旋即細想了一下,便想到了趙廣的身份。

“是的!”

趙廣點頭,直接承認了下來。

“你很狂,性格不太適合做個商人,來我青幫,按照這個性格,說不得要不了多久,你也能被老大欣賞。”

“這幾個人,既然是你的人,那我就還給你。”

“不過,隻有這一次!”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