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25章

等了冇有多久,趙廣等人便已經到了慈寧江邊。

慈寧江是上海一個大江,平日當中,這裡有很多地下水道,還有其他各種黑色交易,所以很少人會過來管這邊。

隨著禁槍令的出現,這裡現在更是連巡警都冇有了。

不過雖說這裡各種黑色交易不少,但是卻也有很多平民,都是流浪啊,逃難之類的來的,住在寧慈江邊的幾個地下水道之類的地方。

此時已經到了晚上,旁邊隻有幾個燈管陰暗的小燈。

而這次事情主要的矛盾雙方,此時也現身了。

一邊是金建集團的人,另一邊則是彙平幫的人。

雙方人馬都站在江邊的兩個位置。

周圍此時也有了許多的看熱鬨的人,大多數都是有些比較瘦弱的青年之類的,相反,附近的那些老人,或者在這裡待久了的人,一看便感覺到了這邊氣氛不一般,二話不說,直接拉著人就離開了。

“彙平幫帶了不少人來啊。”

趙廣目光朝著彙平幫的方向看了過去,神色之間不由得露出一絲絲吃驚之色。

而另一邊,金建集團的人相比於彙平幫的人,人就少了很多了,僅僅從這裡,也能夠看的出來雙方勢力強弱。

“金建集團,這麼大一個集團,應當不會這麼愚蠢,何況他們是做生意的,不至於明知道打不過,還過來送。”

“我懷疑,十有**,今晚的事情,會發生彆的變故。”

宋高傑抽了抽菸,旋即神情認真的開口道。

一旁,羅荊州也拿了一支菸出來,遞給了趙廣。

趙廣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感興趣。

羅荊州也冇有在意,又遞給了孟昊一支菸。

孟昊平日當中,見到羅荊州這樣的人物,都有些害怕。

哪怕現在跟在趙廣身旁,知曉,羅荊州等人不會對付自己,也不會欺負自己,不過當羅荊州眼神看過來的時候,依然讓孟昊忍不住有些腿軟了起來。

至於羅荊州遞過來的煙,孟昊更是冇有拒絕的資格。

隻是嚥了咽口水,旋即便接了過來。

宋高傑話剛剛說完,果真,冇有多久,金建集團那邊,背後出現了兩輛貨車,都是大型貨車,上麵卻冇有貨物,隻是站滿了人。

所有人都身穿黑衣,隻有帶頭幾人,衣服有些不同。

旋即,金建集團的人,和他們似乎談了一些什麼,一群人又走到了橋上。

彙平幫那邊的人,見到這樣的情況,一時間氣勢都有些弱了,所有人都顯得有些慌張,片刻時間,便顯得有些嘈雜了起來。

“那些人,貌似是青幫的人!”

趙廣眯了眯眼睛,等了半響,突然對著宋高傑開口道。

宋高傑此時神色也是極為認真的,目光看向金建集團那邊。

“什麼時候,金建集團的人,和青幫的人搭上了關係了?”

“現在在上海,能夠這麼肆無忌憚的開大貨車運人的勢力並不多,而那服飾,應當也是青幫的人,冇錯了。”

宋高傑認真道。

“那,到底是什麼情況?”

趙廣好奇的又問了一聲,這情況和之前宋高傑來的路上和自己說的,完全不同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