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章

新年剛過,還不到十五。

本來這在彆人眼裡,是歡樂喜慶在家享受的時間,可就是這個時間,趙廣跟著老爹趙有誌外出了。

外出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去找鋼鐵廠合作,做那罐頭用的鋼鐵盒子。

這偌大的民國,在歸綏附近,竟然冇有一個鋼鐵廠,就連帝都周圍都冇有。

再看看山西這邊的大腕閻錫山,此時也冇有一套成型的鋼鐵設備,至於散落在民間的鋼鐵企業,清末民初更是等於0。

為此趙廣和老爹趙有誌,在天津坐了輪船,經過一週的顛簸,來到了民國漢陽鐵廠。

漢陽鐵廠,乃是清末中興名臣張之洞主張建造的一所鋼鐵廠,這座鋼鐵廠規模龐大,年產鋼鐵量號稱亞洲之最。

由於經濟效益,材料和設備等原因,曾經恢弘的漢陽鐵廠不得已和德意誌借貸,甚至和日本借貸。

以至於到1914年這個年月,漢陽鐵廠一度萎縮,鋼鐵出產量大幅度降低,出產的鋼鐵回報,都彌補不了成本的虧損,工廠工人的工資都是在北洋政府的補貼下運行。

漢陽鋼鐵廠。

總辦辦公室。

總辦錢天成一臉的憂愁。

偌大的鋼鐵廠,隨著資金的越發不足,產能日漸萎縮,北洋政府的補貼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少。

一些鋼鐵積攢在廠房裡出不去,華夏這點軍工產業製造一點步槍根本消耗不了多少鋼鐵。

冇有新建的鐵路,鐵軌也賣不出幾根。

將這些鋼鐵出口出去,在列強眼裡,這些鋼鐵質量差,他們隻想空手套白狼,收益是彆想。

就在不久前,一名日本特使來找過錢天成,讓錢天成以市場價的一成出口給日本。

這個價賣,那就是出賣民國的國家利益。

錢天成是不同意的,可是那日本特使放下了狠話,還拿出一萬銀元引誘錢天成,這就讓錢天成難辦了。

不聽這日本特使的話,工廠運營維艱,聽這日本特使的話,那更是飲鴆止渴。

就在錢天成憂愁的時候。

門衛打來了一個電話。

“總辦,鐵廠外麵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還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小孩,說是找您談合作!”

門衛這麼說。

錢天成聽門衛這麼說,不覺眼前一亮,不管來人是什麼人,來談合作,肯定是來談鋼鐵合作。

當然,順著窗外,錢天成臉上還是有些無精打采,因為他看到這兩人,穿著一般,並不算是什麼上流衣裝。

本來錢天成還打算親自出去,看到這,隻好讓秘書將之領進來。

“這位先生,來我漢陽鐵廠,有何訴求!”

錢天成微笑著看著這一個大人,至於小孩,小屁孩一個,懂什麼,直接被錢天成忽略不計。

“總辦大人,我想購買裝罐頭的鐵盒子!”

“一千個鐵盒子!”

“不,一萬個鐵盒子!”

趙有誌第一次看到漢陽鐵廠總辦這麼大的官,在錢天成不怒自威的麵容下,不覺有些膽怯,說話有點不從容。

錢天成看來人這麼說,不覺有點興趣,這種鐵盒子他也知曉,做牛肉罐頭用的,這種東西國內還冇有人做。

說真的,瞬間錢天成就來了興趣。

可是一千個鐵盒子,一萬個鐵盒子,能有多少錢。

就算一個鐵盒子賣一個銀元,也冇多少啊。

這點還不夠整個漢陽鐵廠塞牙縫的呢,作為漢陽鐵廠的總辦,雖說缺錢,但是麵子還是要的。

這點錢,無疑是打發叫花子,打他錢天成的臉。

當然,日本特使那種強買強賣,不在這種範疇。

就在錢天成準備回絕趙有誌的請求時,趙廣看了錢天成的表情,再看到鐵廠外麵還蹲著兩個東洋浪人,一時間便是有了想法。

“總辦大人,您好!”

“我叫趙廣!”

“我有一個想法,可以盤活漢陽鋼鐵廠,甚至有資金購買新設備,不受列強的窺伺和掠奪!”

“如果您不介意我一個小子浪費您時間,我就說出來!”

趙廣往前走幾步,三下五除二說出這麼幾句話來。

這麼簡單幾句話,一針見血,直接刺入錢天成的要害。

如果說錢天成之前忽視這個小屁孩,現在錢天成時大跌眼鏡,那一雙眼睛看著趙廣這稚嫩的容顏,久久冇能說話。

“小娃子,你說!”

錢天成一臉驚訝的說道。

這一刻,在錢天成的腦海裡,已然直呼這孩子真是一個人物。

“總辦大人,我想和貴廠深入合作!”

“我所在家族,準備創建牛肉罐頭廠,貴廠可以以鋼鐵入股我們的廠子,也可以以鋼鐵盒子來分成!”

“當然也可以計件,來多少鋼鐵盒子我們都收,保守估計第一批十萬個甚至上百萬個鐵盒子!”

趙廣一臉認真的說道。

錢天成聽到趙廣這麼說,興趣無比的濃厚,甚至直接吞嚥了一口口水,這可是大餡餅啊,貴客啊。

這個時候,錢天成才注意到二人站著,連一杯水都冇有,隨即示意二人請坐,順便叫秘書進來倒茶。

秘書冇有迴應,錢天成親自給趙廣倒茶。

“小娃子,你說的這個可不是小事!”

“你找我這合作,有錢能支付嗎,可不能說空話啊!”

錢天成能夠感覺出來,這孩子不是一般人。

可是合作說白了,就是一個錢字,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偌大的漢陽鐵廠現在也就是卡在了錢上。

至於這些鐵盒子,製作出來不在話下。

“總辦大人,冇錢小子就不回來了!”

“算一筆賬,一頭牛出產600個罐頭,每個300g,一個賣50文錢,一頭牛就能變現300銀元!”

“這隻是一頭牛,一百頭牛,一千頭牛一萬頭牛呢,您算下這個賬!”

“怎麼是冇錢呢!”

趙廣深入淺出的這麼一說,錢天成內心已然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錢天成早年留學德意誌帝國,對牛肉罐頭也算有所瞭解,這種速食產品很受老百姓和軍隊歡迎,甚至成為軍隊的後勤食品必備品。

戰爭時,簡單的軍隊必備食品,能給軍隊提升不少戰鬥力。

這個市場,民國還是空白。

想到這,錢天成看著趙廣,已然眉開眼笑,這小娃娃就是個財神啊。

“我明白了,但是做這東西,核心技術是防腐技術,這個你們有?”

“據我所知,這個技術目前被列強壟斷著!”

錢天成老謀深算的看了一眼趙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