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94章

旗袍少婦瞧見趙廣還站在原地,有些尷尬的客套道。

“不好意思,他今天估計真是有點喝多了,所以有些失態。”

旗袍少婦對著趙廣開口道。

“無礙,無礙,既然如此,我先離去了。”

趙廣放下順路買得禮物,打算離開。

“不用,我喝一杯茶就好了。”

“你是誰介紹來的,過來跟我說說吧,正好我這裡有一種好酒,不知道找誰分享纔好。”

範鴻軒也不客氣,對著趙廣說完,轉身進去了。

趙廣一時間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是進退兩難。

那旗袍少婦瞧見趙廣還愣著,等了片刻,趕忙小跑了過來,急忙開口道。

“他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隨著他。”

“他就是這個性子,不過答應的事情,絕對不會反悔就是了。”

旗袍少婦對著趙廣眨了眨眼睛。

趙廣當即有些哭笑不得。

這兩人,當真都有些奇怪,各有各的奇怪。

一人似乎不怎麼擔憂,那酒鬼範鴻軒做出什麼事情來。

比如稀裡糊塗的,被自己給哄騙了,簽下大合同什麼的。

至於那範鴻軒,似乎也是冇有什麼擔憂一般。

趙廣很快還是走了進去。

進去冇有多久,趙廣便看見了許多酒,被各種瓶瓶罐罐裝著。

有紅的,白的,黃的,各種顏色的。

不過大體離不開這三種顏色就是。

“來嚐嚐,來嚐嚐,這紅的就是今天送來的酒,當真是好酒。”

那範鴻軒對著趙廣開口道。

趙廣猶豫了片刻,端起來聞了聞。

他對酒也有一點研究,不過卻也隻是有一點研究罷了。

不過這紅酒,趙廣也品嚐過,很快聞了一下,搖了搖,一口喝下去,便是眼前一亮。

壓根冇有什麼醉醺醺的感覺。

“這酒,有許多年份了。”

“估計至少有五十年左右的曆史了,是一個特殊年代生產的。”

“這質地,也相當不錯,不過我對此實在研究不深,也不知道具體是何處生產的。”

趙廣也是冇有不懂裝懂,隻說了自己明白的。

那範鴻軒也是眼前一亮,一拍手,大笑著開口道。

“是了,是了,這是特殊年代生產的好紅酒。”

“叫做德萊酒莊生產的,是好酒吧,是好酒吧?”

範鴻軒大笑著開口道。

過後,範鴻軒又盯著趙廣認真的開口道。

“說,你來是什麼目的,要投資的話,直接把這些酒全部喝了,我不和冇有酒量的人談生意,有一句話,酒後吐真言,我喜歡這句話。”

“至於,不是要投資的,有彆的事情,把那些黃酒全部喝了。”

“如若都不是的話,那就可以不喝了。”

範鴻軒對著趙廣開口道。

“酒後吐真言,哪裡是這麼用的?”

趙廣聞言,當即有些無奈。

不過還是冇有多廢話,直接將這些酒全部喝了下去。

冇有多久,幾杯酒入肚,趙廣也感覺自己的腸胃暖和至極。

不過,趙廣喝酒上臉,冇有多久,一張臉一片通紅。

所有酒,趙廣都是近乎一口悶的狀態之下喝完的。

“哪有你這麼喝酒的,浪費了我的這些好酒。”

範鴻軒看了許久,等趙廣喝完之後,纔有些心疼的對著趙廣開口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