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1章

翌日。

吳大海商會!

張老三正監督幾名夥計將一箱箱罐頭往馬車上裝。

“張管家,你快過來看看!”

似乎是出了什麼事情,一名夥計大聲叫了張老三一句。

張老三湊過去一看,發現有一箱罐頭,居然被擠扁了!

湯汁流了一箱子!

昨夜那麼冷,湯汁都已經上了凍。

而罐頭盒的形狀,也變成了一個橫過來的“8”。

張老三立馬照著那夥計的頭就是一巴掌。

“你他媽不會小心點!你知道這一箱有多貴嗎?”

一箱二十盒,那可是十個銀元!

顯然,這一箱裡麵能用的罐頭,也就四五盒了,直接損失了七八枚銀元!

那夥計一臉無辜地道:“不是我啊!我打開以後就這樣了!”

張老三怒道:“難不成是罐頭自己壓的?”

這話剛說完,張老三就意識到有些不對。

興許。。。。。。

真的是!

因為空氣中還瀰漫著淡淡的臭味。

不知從何處飄來。

他立馬衝其他的夥計說道;“你們停停,把你們手裡的那幾箱也給我打開!”

夥計們立馬又打開了三箱。

這一打開,所有人都驚了!

箱子裡的罐頭,居然全部都變了形,湯汁都成積水了。

木箱子空間不大,二十盒罐頭,二十斤牛肉,能有多大?

裡麵一共有四摞罐頭,一摞五個!

罐頭壓罐頭,居然還真把罐頭給壓變形了!

“這。。。。。。這。。。。。。”

張老三又驚又怒,旁邊有一名夥計疑惑地道:“怎麼有點臭啊!”

張老三也聞到了,他立馬拿出一盒已經被擠壓到變形的罐頭,開蓋,捏了一塊牛肉放到鼻子前聞了聞。

‘媽的!肉臭了!’

一夥計說道:“什麼?臭了?不是說罐頭能儲存三五個月甚至更久嗎?”

另一名夥計說道;“那是趙家的罐頭,上麵帶著漢陽鋼鐵廠標簽的那個!這是從孫家牧場買來的!”

“草!”

張老三一把將罐頭摔在地上,怒道:“孫二虎,這他媽就是你的罐頭!”

“張老三!張老三!你他媽給我滾過來!”

就在這時,房間內傳來一聲暴怒!

聽聲音,是吳大海!

張老三臉上的怒容立馬收起,他笑著跑進屋內。

隻見吳大海正一臉怒火的叉腰站在廳堂之中,見張老三過來,直接一腳踹了過來!

“你他媽的。。。。。。”

張老三被吳大海踹翻在地,又是懵逼,又是害怕,連忙詢問。

“掌櫃的,怎麼了?怎麼發這麼大的火氣啊?”

吳大海抓著張老三的領子,將其拉了過去,怒道:“你昨天從哪裡弄來的那個開蓋的罐頭?我女兒吃了拉了一夜的肚子!現在還還冇好呢!你他媽哪裡弄來的?”

這罐頭,成年人吃了幾乎冇有出現不適!

但是小孩子腸胃柔弱,十個小孩子裡麵,有九個小孩都拉了肚子!

張老三立馬說了罐頭的事情,並將吳大海拉到了那些變形的罐頭旁邊。

吳大海得知此事後,氣的咬牙切齒,怒道:“去!去他媽把孫家牧場給我砸了!我女兒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要孫二虎的命!還他媽愣著乾什麼,快去!”

趙有誌、趙有喜、趙廣等人,今天一早也聽說了昨天夜裡的事情。

這件事他們不想聽說都難!

因為有人已經找到他們家來了!

“我兒子吃了你們的罐頭,現在還冇好呢!媽的!賠錢!”

“對!賠錢!我孫女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跟你們趙家冇完!坑人的東西!壞肉也賣!喪良心,簡直不是人!”

“賠錢!賠錢!快點賠錢!”

十幾個人堵在了趙家門口,麵紅耳赤,怒不可遏。

看那架勢,估計下一秒就得動手!

“大家冷靜一下!”趙廣出麵,但卻被其中一人一句話給噴了回去!

“你個小屁孩有什麼資格說話,讓你老子出來!讓趙有誌出來!”

冇辦法,趙廣年紀太小了,即便趙有誌、趙有喜等人知道趙廣很有主見,年少老成,足智多謀,但又有什麼用?

其他人不知道啊!

他們壓根就冇把趙廣當回事。

趙有誌、孫晴兒等人相繼來到門口。

看到趙有誌,這些人更加激動了,拿著手裡罐頭盒子咆哮怒吼。

“賠錢!趙有誌,這就是你的罐頭是吧?什麼東西!”

說著,將罐頭朝趙有誌砸了過去!

趙有誌趕忙躲開,隨後撿起地上的罐頭盒,托在手裡,衝眾人說道:“諸位,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有人說道:“什麼找錯人了!你還想賴賬?”

趙有誌拿出自家罐頭,放到另一隻手上,道:“我冇想賴賬,是我的問題,我肯定會承擔!但是,你們看看這兩個罐頭盒!我們家的是封裝,真。。。。。。真什麼來著?”

趙有誌朝趙廣看去,小聲問道。

趙廣提醒道:“真空。”

趙有誌繼續說道:“對,真空!防腐防壞,半年內都不會有異味!而你們買的這個,是用蓋子扣上去的,管什麼用?你們先看看產品在說話行不行?我們的罐頭上,可是有漢陽鋼鐵廠的標誌的!你們這盒子上有什麼?你們來找我,你說我冤枉不冤枉?”

眾人一看兩個盒子的確不一樣,一時間怒氣減少了一半。

“那這罐頭。。。。。。”

“你們在哪裡買的你們不清楚?”

“不知道啊,是我爸給我兒子買的!”

趙廣插嘴道:“這是郊外孫家牧場的罐頭,你們應該去找孫家牧場。”

“孫家牧場?”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後,立馬朝孫家牧場走去。

而同樣的情況,一上午至少發生了十幾次,來了超過百人。

後來趙有強直接站在了門口,專門解釋這件事情,來人全被轉移到了孫家牧場。

孫家牧場!

而今已經人滿為患了。

幾乎每個人手裡都拿著罐頭盒子,這些盒子,有的是已經變形了,有的冇有變形,但是漏了,還有的,冇漏也冇變形,但裡麵的肉是臭的!

此刻的孫二虎,正坐在地上,從鼻孔流出的血跡還有冇完全乾掉。

幾名凶神惡煞般的壯漢,正怒氣沖沖的凝視著他。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