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章

1911年,武昌爆發辛亥革命!

1912年,在袁世凱的主張之下,清帝宣佈退位,滿清政府徹底垮台。

1914年,袁世凱將綏遠從山西分離出來,成立了綏遠特彆區。

在袁世凱的手腕下。

北洋政府開始對華夏大地的統治。

曆史的車軌開始進入新的時代,比起滿清時期,北洋充斥著滿清不少的頑固遺留分子,但還算比滿清時代好許多。

一些學府工廠開始有條不紊的開辦起來。

可是在列強的虎視眈眈之下,北洋還是處於風雨飄搖之下,外債以及經濟掠奪已然成了家常便飯。

在這種曆史背景的海浪下,綏遠的趙家也成為了這海浪的一滴浪花,不覺隨波逐流。

1914年。

新年剛過。

歸綏大街小巷還處於一片歡樂祥和之中。

彆的小朋友都去玩鞭炮去了,唯有十二歲的趙廣冇有去,此時的趙廣正跟著老爹趙有誌觀摩著自家後院的一些牲畜。

其中,健馬一匹。

肥牛三頭,羊倒是有十幾隻。

至於雞鴨更多,卻是不怎麼值錢。

除此之外,趙有誌在歸綏做一些牲畜販子交易之類,可以說是賤買貴賣,賺一些中間差價。

偶爾做點糧食以及皮毛小生意。

可以說,趙家在本地,屬於自給自足的底層家庭,彆說和歸綏城內的大家族比了,就算是微小家族,趙家也比不了。

頂多算得上自給自足,日子還算穩定殷實。

“爹,以後您就不要去做牲畜販子了!”

“咱們做牛肉罐頭吧!”

趙廣看了一下自家的家底,對著趙有誌眨了眨眼說道。

“不去做那牲畜販子,咱家喝西北風啊,不做這個,咱家這點家底也冇有啊!”

“牛肉罐頭,這是什麼東西?”

趙有誌一臉懵逼的看著趙廣。

“牛肉罐頭,就是將做好的鹵牛肉以及各種風味的牛肉,將之用鐵盒或者玻璃缸子密封的東西!”

“簡而言之,就是密封延長保質期,可以速食的一種食物產品!”

趙廣雙眼炯炯有神,看著趙有誌,娓娓道來。

“這個?”

趙有誌走南闖北,去帝都山西和河北都做過生意,自然見多識廣,這東西貌似聽過,好像是個洋玩意。

“這個能賺錢?”

趙有誌對這個東西不太瞭解,隻是聽過,此時一頭霧水的看著自家兒子,似乎趙有誌感覺自己這兒子變了,這眼神有點小大人的樣子。

“能!”

“眼下國內做這個的不多!”

“而且做這個,主要是防腐技術,這個技術配方我們已經有了,而且比列強的防腐技術還要強!”

“就在年前,我就拿到了不列顛大使館開具的專利證書!”

趙廣微笑著說道。

“可以這麼說,現在製約我們的隻是容具,這個鐵盒需要找鋼鐵廠合作,可目前的鋼鐵廠,基本都屬於官辦!”

“得找一些人脈去打通關節,能夠拿到低價的罐頭盒子,那麼這個生意就基本成了!”

“爹,你算下賬!”

“一頭八百斤的牛,在歸綏,一般也就是兩三個銀元,賣到三個銀元已然頂天了!”

“甚至賣到帝都,也不過是四個銀元!”

“可如果變成鹵肉,一頭牛出產三四百斤肉,按照一個盒子半斤肉來說,我們就可以生產至少六百盒!”

“一盒按照50文錢來算,六百盒就是300個銀元!”

“這其中,最大的成本就是鐵盒,鐵盒隻要在三十文一個之內拿下,我們的收益絕對可以!”

“至於鹵肉消耗和人工配料,這個成本倒是不大!”

趙廣將整個生意鏈條的利益抽絲剝繭開來,縱然是不瞭解這個行業的趙有誌,此時也不覺倒吸一口冷氣。

聽樣子,這是一個很賺錢的生意。

趙有誌雖說隻是一個牲畜販子,可是這賺錢的嗅覺卻是不弱。

當即,趙有誌有一種要乾一把的衝動。

“兒子,你說的防腐劑當真嗎?不會是調侃老爹吧?”

趙有誌吞了一口唾沫,以懷疑的眼神看著趙廣,趙廣眼下年紀還小,彆是被有心人給教說來騙他錢的。

隻要不是騙他錢,趙有誌完全可以搞一把。

“媽,老爹不信,你就把我那個東西拿出來給他看下!”

趙廣看老爹不信,便是呼喊老媽。

趙廣自從爺爺一輩起,來到這歸綏,屬於這裡的外來戶,趙廣的母親則是這裡的本地人。

趙廣外祖父屬於當地典型的牧民,家裡的牛羊成群跑滿山,可自從趙廣母親嫁給了一個窮鬼後,外祖父以及舅舅就不待見趙廣母親,雙方不怎麼走動,用斷絕關係來形容也不是不可以。

趙廣的呼喊被孫晴兒聽到。

當即孫晴兒就擦了擦手,將趙廣那個檔案拿出來。

檔案外表看起來,比較豪華上檔次,趙有誌看到這檔案的外表後,內心懸著的心就放進了肚子裡。

之後趙廣打開這檔案,裡麵一片洋文,這個趙有誌看不懂,但是落款的章卻是中文英文都有。

那不列顛大使館的字目很顯眼。

趙有誌看到這個,頓時興奮異常,內心比喝了蜜還甜,因為趙廣說的成本和市場,都是對的。

現在唯有一點,趙有誌有些擔心,那就是銷售的問題。

彆說一頭牛賣600塊銀元了,一頭牛純利潤能有十個銀元,他就可以乾到天長地久。

趙廣似乎察覺到老爹有些忐忑的眼神。

“爹,這個銷量你不要擔心!”

“目前北洋軍隊很龐大,還在不斷擴軍,需要的軍備食用產品,基本還是滿清時的老樣子!”

“咱們彆說供應整個北洋軍隊,就算是綏遠這一個省的軍隊,都可以賺不少了,甚至軍隊供應買的多,咱們還可以壓縮一下價格!”

“這是軍隊,除了軍隊還可以賣給一些家族以及商人,一些小資的老百姓都可以!”

“這速食產品,不僅居家吃起來方便,旅行和出行外出公乾,買這麼幾盒,都是很不錯的!”

趙廣繼續解釋道。

趙廣這麼解釋,完全打掉了趙有誌內心的擔憂。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