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中秋過後,天氣轉冷,李星洲帶著何芊和蒲察伶進宮吃了一頓飯,主要皇上和皇後想見見她們。

何芊早就見過許多次了,畢竟何昭身份擺在那。

倒是蒲察伶很緊張,好在皇後對她印象很好,說她有福像,能生養,似乎在在這個時代,能生養是最被看中的。

皇上說話格調就高多了,“既是我皇家人,往後便要安心下來,北方的事不用多想,也可多休書信與你父親,若他有意願來南方養老,朕也不會虧待他。”

蒲察伶連忙點頭稱謝。

飯後,兩個女孩跟隨皇後到後麵說話去了,李星洲則留下和皇上談起北方的事。

“這麼說來,你是下定決心了?”

李星洲點頭,“宜早不宜遲,此事當斷則斷,河西必須早點拿下,如果往後拖延,說不定會有變數。

至於金國。。。。。。隻能說慕虛名而處實禍,待到夏國掃除,天下人隻怕會更加拜服,而若以救金國彰宗主之威,我們有什麼好處?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往後不值得,等伐滅夏國,照樣可以威服四方,還能得河套之地。

至於蒙古人的威脅,我們遼國、金國都打了,何懼區區蒙古人。”

皇上點點頭:“此事朕全權交給你去辦,要如何應付最終拿出個章程來,呈送給朕就行。”

李星洲點頭。

第二天,他再次於政事堂衙門召集重臣們主持議事,不過這次冇讓眾人再先開口。

大家也明白是他要做出決斷了。

等眾人到齊,李星洲親自起身,將門關上,然後回身道:“今日請各位大人前來是我和皇上商議過,已經有了決斷,今日特來向諸位言明。”

聽到這,眾人都正襟危坐,嚴肅起來。

“在說出決定之前,我想給大家說個故事。”李星洲道。

此言一出,大家都知道不會是個簡單故事那麼簡單。

“女真人起於黑山白水之間,金太祖出兵時,不過三千餘人,卻在之後數年裡橫掃北方,擊敗擁有七十萬大軍的遼國,故而有傳言‘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起初我也很好奇他們為什麼那麼厲害?

又好奇為何建國數年後的金國冇有之前那麼厲害了?

當初三千人可吞遼國,後來數十萬不敵我大軍?為何短短數年之間,差距居然如此之大?吾百思不得其解。”李星洲說著環視眾人。

眾人臉上露出好奇。

“於是攻入金國之後,我多番走訪,四處打聽,到底是為什麼。。。。。。。。”“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慢慢的我打探出一些訊息,明白了一些道理,這些道理今天我想和諸位,和諸公說說,希望我們能引以為戒,不步金國後塵。”

李星洲認真的說:“女真人起初人少,卻心齊,可心齊是遠不夠的,俗話說‘三個臭裨將,頂個諸葛亮’,又有言‘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

而女真人有個傳統,叫做‘抹灰’,每次打仗之前,他們會在大帳中設一個用沙土堆成的戰場模型,軍中無論主將副將,乃至地位更低的將領,隻要在賬內就能在沙盤之上各抒己見,暢所欲言,發表自己想法,甚至與主將爭論,反對上級主張,都是常有之事。

可待到主將定下大計,眾人便一起抹平沙盤,隨後不再爭論。

而一同抹平沙盤就叫‘抹灰’,其一防止軍機外漏,影響接下來的作戰行動。

其二,意為大帳中的爭論不能帶出帳篷。一旦主將定下最終決策,就必須摒棄前嫌,出了軍帳,便不計較軍帳中的爭論,每個人不能把帳篷裡的情緒帶出去,必須通力合作,共謀大局!

所以女真人以三千人起兵,數年之內百戰百勝,擊敗坐擁七十萬大軍的遼國!

待天下安定,金國立國之後,完顏烏骨乃剛去世,其子開始和他叔叔爭權奪利,朝廷分裂,自相攻伐站隊,內中矛盾重重,直到我大軍北上,居然還在內鬥之下派一個草包擔任主帥以拒我王師。。。。。。。

如此焉能不敗?”

聽話聽音,鑼鼓聽聲,大家都是聰明人,話說到這,什麼意思眾人已然知曉。

德公作為百官之首,感慨言道:“我們自詡中國正統,向來自覺非番邦蠻夷可比,今日聽完殿下所言的辛秘之事,才感慨山外青山不可小視。番邦亦有長處,亦有生存之道。其中道理值得我等仔細琢磨學習。

也請殿下放心,老夫相信在座大人都是明事理,忠公體國之人,廉頗與藺相如故事都聽說過,殿下苦心定能體會。”

眾人多有感慨,都紛紛表態,無論結果如何,不會因意見不同而分立對峙,結黨營私。

李星洲這才放心下來。

他可不是編造的,女真人真的有“抹灰”這種高層軍事民主的習慣,這是女真軍隊戰鬥力高的重要原因。

同時期的北宋大臣,彆說打仗軍事民主了,連黃河治理他們都能因為意見不同拉幫結派搞黨爭,這也難怪麵對金軍根本不是對手了。

“好,那我接下來說全盤計劃。

我與皇上商議的決策就是重心放在河套地區。

在西麵,新軍,禁軍神武軍,要開始戰爭準備,最早明年下半年,最遲後年春,將會發兵北上!”

李星洲說出決定,眾人神情格外嚴肅,這是接下來數年內景國的大要方針了。

“此次出師藉口便是夏國趁著我們與金國開戰,無力西顧之時,扣押綁架我景國商隊,要施以懲戒。

至於對外辭令上如何說,需要諸公多多操勞,仔細想想。

此戰目的,最少要拿下河套地區,北到陰山,東到呂梁,西至黃河上遊,南至六盤山之間的區域,儘數奪回河套之地。

若戰事進展順利,則可西取興慶府,兵鋒到賀蘭山下,若戰事理想,則趁機打通河西走廊,收拾當中的吐蕃、回鶻部落。”

眾人安靜聽著,若以前,李星洲說這些事,景國隻敢想想,可如今已不是單純想想了。

“隨後就是太行山以東,同意蒙古人,但要索要二十萬牛羊,同時讓他們保證,若要報仇,必須放過蒲察家。”

“殿下的意思是?”薛芳首先聞到不同尋常的味道。

“不錯,蒲察家女兒在我府上,她既是曾經金國皇後,又是女真五大族之一。

若其它四族被蒙古人屠戮,那有號召力的就隻剩蒲察家。

女真不同契丹,漢化不夠,漢字漢語中原文化在他們之中還流傳不夠廣泛,不可能像契丹人一樣快速收納統治而不引起抵抗。

往後我們大可扶植一個新金國,我國以宗主名義給以蒲察伶子女名封號,號召管理女真人,再逐步車同軌,書同文,教化收入治下。

同樣做好另一手準備,不給金國明麵上的支援,卻可以換個方式。

他們不是要舉國之財買我們的火器嗎?那就把新軍淘汰下來的遂發槍賣給他們兩千支,讓他們在北麵幫忙抵禦蒙古人,又能搬空上京國庫。”

湯舟為肥臉露出笑容,激動的說:“殿下,我是先要蒙古二十萬牛羊,也要金國的國庫,再讓金國人幫忙抵禦蒙古!”

“不錯,往後彈藥他們也要買,救命的東西,有的是生意。”李星洲篤定的說:“西麵就用這種手段維持。

樞密院會再給楊洪昭加新式步槍兩千支,讓他穩固惠州沿線防禦,東麵可無憂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