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833章 開導

content->“不要把自己想得那麼偉大,大多數人一生其實都身不由己的。”李星洲安慰她:“你想那麼多也冇用,或者哪天等我高興了,把金國全攻下來,到時金國全境都是景國領土,金國百姓都是景國子民,你就不用這麼糾結了。”

蒲察伶被嚇一跳,慌張道:“不要!”

她被嚇著了,要是彆人說這話她根本不信,甚至覺得荒謬,可李星洲說總歸不一樣,讓她冇由得慌亂。

“你總要適應新身份。”

蒲察伶噘嘴,眼裡含淚,這句話說道她心中痛楚,她反問道:“什麼新身份?殿下的玩物?還是寵物?”

“為何這麼說?”

“你對我做的那些事,難道不是麼?”蒲察伶再忍不住,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眼前的惡人還裝傻,他一路上乾了些什麼自己知道,

她明知不該有情緒的,他們之間隻有交易,可情緒卻壓抑不住,離鄉的傷感,被迫的無奈,思鄉的情緒,被欺負的委屈,各種雜糅在一起,忍不住就落淚了。

李星洲把她拉到懷裡:“這隻是尋常男女之事,普通男女都這樣的。”他睜著眼睛說瞎話,畢竟他乾的很多壞事確實過分了,要是詩語阿嬌絕不答應他這麼玩。

不過他早看出蒲察伶比較青澀懵懂,很多事她不懂,好騙。

果然,蒲察伶自己也愣住了,“真是這樣嗎?”

“當然是,我當初就覺得你青澀懵懂,想必從來不得寵吧,連這些都不知道。”

“你騙人,把我的手捆綁起來,那明明是對待奴畜的法子!”

“怎麼會,夫妻之間的事,怎麼能叫捆綁呢,那叫情趣,是習俗,這都不懂。”李星洲臉不紅心不跳的解釋。

蒲察伶止住眼淚,眉宇間寫滿驚訝:“你們漢人都這樣的!”

“是啊。”李星洲點頭:“所以你要入鄉隨俗,好好學習,我可不是在欺負你,我也冇辦法,祖宗之法不可變嗎。”

蒲察伶迷惑了,漂亮的臉蛋一臉懵懂:“我冇聽說過。。。。。。”

“很正常,以後我慢慢教你,來陪我出去走走,現在開始你習慣習慣你的新身份,彆怕見人。

既然我不打算送你回去,你就是我的人,以後我封你為妃子,到時名正言順,遲早要見人的。

聖人說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你這狀態就彆老想什麼國仇家恨了,想來想去又不能把我怎樣,你要得失心瘋的,現在好好活著就是對家族的最大貢獻,往後說不定你們家要在我手下討飯吃呢。

以後我多教你些我們這的習俗,你肯定不會寂寞的。。。。。。。。”

在李星洲循循善誘開導之下,蒲察伶的牴觸終於消融許多,也願意不一直躲在馬車裡,和他出去見人了。

蒲察的疑惑很正常,遼國漢化非常徹底,是一種頂層政策保證,從小到下的漢化。

遼國之所以會這樣一點不奇怪,契丹人非常崇拜唐朝,而他們的祖上也是唐朝封疆大吏,所以他們希望自己的王朝也能像唐朝那樣,於是就有了自上而下的漢化。

從幽州開始,百姓無論是契丹族人是漢人,亦或是女真人、溪人,飲食起居,服裝節日都與漢人無異。

甚至說的地方話大多數都是漢話,遼國發行過契丹文,但幾乎冇人用,還是用漢字的多。

而女真人來後說的是另一種話,完顏烏骨乃建立金國之後覺得,如果想要自己的國家傳下去,就必須有自己的文字和語言,不能再用漢字。於是他讓人發明女真文字,不過在當地散播程度還是無法和漢字相提並論。

而女真人中也夾雜一些會說漢話會寫漢字的人,還不是少數,畢竟遼東地區受中原王朝統治也曆史悠久,生意往來非常多。

所以遼陽出生的蒲察伶非常瞭解漢文化,如果按照民族融合的趨勢,遼東這批人以後說不定也都成漢族了。比如統治遼國的契丹人,他們都被殺光了嗎?當然不是,遼國敗亡之後大部分契丹人慢慢融入當地民族,而很大一部分就成了漢族。

這就是漢人的奇特之處了,如果追溯源頭,隻是陝西中部的一個部落,可偏偏數千年後就遍佈大江南北,全國各地。

都是從一個部落繁殖出來的嗎?當然不是,古代的條件不允許,冇法生那麼過,大多數都是民族不斷融合擴大。

民族融合貫穿曆史,可為什麼偏偏在無數次的民族融閤中,大趨勢總是漢族同化彆的民族,即便在某些曆史時期有過些許逆轉,馬上又重回主導?

這個問題李星洲不懂,他冇具體研究過,隻知道往後大概率也會這麼發展,契丹人漢化已經持續數百年,遼國滅亡之後基本就會被同化了。

這也是景國在北方的統治根基,隻要那些形同漢人的契丹人在,他統治北方,遠比女真人容易獲得認同。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當初遼國政治核心的那些州府的原因,因為文化上的認同讓其好治理一些。

大軍隨後幾天停留在寧江府,為的是等楊洪昭和折唯忠,他們作為此次大戰的西路軍,打得也非常不錯,要一同進京麵聖。

之後寧江府官員出城迎接,為首的就是王珂和謝臨江,這兩人都是他提拔的,此次大戰中寧江府作為大軍補給水路陸路轉遠關鍵點,做的很好,冇有任何疏漏,也有不小功勞。

當晚寧江府官員設宴,他直接把蒲察伶帶去了,這種風流韻事,八卦娛樂的訊息,遠比戰報還傳得快。

大軍纔到寧江府,關於景軍主帥,景國皇太孫樞密使強納金國皇後的事已經傳得人儘皆知了,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乾出這種事來爭議本來就很大,有些人說色令誌昏,皇太孫年紀輕輕怎麼能乾這種事,還會影響兩國關係金國受辱要臥薪嚐膽報複的啊。

也有人說他乾這是解氣暢快,氣死金國。

還有人議論金國皇後是不是傾國傾城,貌若天仙,皇太算血氣方剛,見色起意,把持不住,不然怎麼會乾出這麼不得體的事。。。。。。

總之眾說紛紜,所以晚上宴會,大家焦點都在蒲察伶身上,不敢明著看,但總是悄悄瞟一瞟。

看過之後都覺得皇太孫確實是見色起意,把持不住啊。。。。。。。

宴會到一半,李星洲說了幾句話,和眾人喝了兩杯就離席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