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不過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散兵陣列是最能發揮新兵火力的陣列。

而劉季的指揮方法也出乎意料,他使用照明彈指揮!

他用把滑膛炮炮管豎起來,將鬆脂、火藥混合的照明彈發射上高空,原理有些類似煙火,不同的數量的照明彈代表不同的命令。

李星洲終於明白他為何敢把一個師的兵力呈散兵鋪設出去,有新軍單兵素質作為基礎支撐,隻要有戰略性的命令,戰術上他們就能自行取捨。

出了單兵素質,還需要士兵有堅強的信念支撐,這就好像朝鮮場,印度戰場上後勤補給不如敵軍的解放軍可以各種穿插包圍,打散走散了依舊能各自為戰,戰績輝煌,反而他們條件好太多的對手做不到,凝聚在一起還能打,一旦被打散就潰不成軍。

新軍如今正處於這種狀態,除去嚴格的信任訓練,還有更加堅定的信念支撐著他們,將士們相信跟隨他而戰,能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就像那些拚上命把新炮及時送到的士兵,他們的信念都彙聚在自己身上,希望也寄托在自己身上。

所以他們難以潰退,一往無前。

金人想必也是又信唸的,他們不願自己的子孫後代繼續生活在冰天雪地的惡土艱難求生,受契丹人壓迫,所以他們把希望寄托在完顏烏骨乃身上,幾千人起家就從遼東一路殺到上京,顛覆號稱代價百萬的北方第一強國大遼國。

隻是當完顏烏骨乃那個精神領袖去世,冇有契丹人騎在他們頭上作為外部壓力,又收穫大量土地利益,開始因分利而互相內鬥的金國,是否還有當初雄風?很難說。

李星洲期盼冇有,但至少眼前這些衝出城跟他們拚命的鐵騎還有當初從遼東一路殺到上京那一往無前的氣勢。

可惜他們遇上了新軍,南麵槍聲瞬間密集起來,散兵鋪設開後交叉的火力加新步槍的火力精度,都不是這個時代的騎兵能夠阻擋了。

如果新軍使用的還是老式遂發槍,那以金軍鐵騎的悍勇完全還有機會,可如今新軍用的都是後填裝步槍。

遠遠看起,正麵的新軍完全壓製城頭,開始從缺口往裡攻,南麪灰塵漫天,喊殺聲最為響亮,槍聲更加密集,身在幾裡外的李星洲藉著望遠鏡也很難全數看清戰場狀況。

直到半個時辰(一小時)之後,太陽完全照亮大地,局勢逐漸明朗起來。

“報!前鋒一團在劉將軍率領下已經攻入城牆內,劉將軍讓屬下稟報殿下,以完全控製寧海堡,敵人大部向南逃竄,正在追擊。”一個傳令兵,翻身下馬,單膝跪地向他稟報。

李星洲壓抑心中激動:“告訴劉季,自行決斷,但不要深追,北上與魏雨白部主力彙合纔是重中之重。”

“是!”傳令兵得令之後上馬快速疾馳而去。

他招手傳來身邊的傳令兵:“令預備的幾個團都越過缺口,在後方警戒,肅清殘敵。”

新炮用開花彈炸開缺口,但寬度有限,通過能力有限,所以根據當時戰場情況,劉季帶著最精銳的一團越過缺口去消滅堡內敵人。

二團三團作為預備兵力壓製敵人城頭火力,同時在外圍警戒,防止敵人北麵增援。

剩下的在南麵阻擊與敵人出城的騎兵。

傳令兵才走,南麵也來人了:“報告殿下,南麵四團、五團已擊潰敵人騎兵,趁勢從寧海堡正門攻入。”

李星洲點頭:“令四團全部向南與一團彙合,聽從劉季號令,第五團占據寧海堡固守。”

傳令兵剛要走,李星洲突然問了一句:“傷亡如何?”

傳令兵一愣,驚異一下,隨即道:“具體屬下不知,不過打得很順,應該不大。”

“去吧。”他擺擺手。

南邊來的傳令兵前腳剛走,新的傳令兵又到了。

“報,北來了援軍,北段城頭警戒的二團一營與敵人交火,請求支援!”

“敵人有多少?”

傳令兵搖頭:“不知道,但很多營長估計少說有五千以上,所不準上萬。”

“傳我軍令,讓二團剩餘所有兵力都支援過去!三團作為預備兵力也向北靠,隨時準備支援。”

李星洲當機立斷,現在距離開打已經過了快兩個小時,寧海堡距離山海關大營不遠,金軍派援兵並不意外。

設二園一營就是為阻擊金國援軍,但一營隻有五百人,金人如果太多很可能支撐不住。

一道道命令不斷髮出,戰場局勢越發明朗,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南麵槍聲稀疏,北麵變得激烈起來。

隨後固立川帶的平州精兵也到了,看著倒塌的城牆,和寧海堡城頭飄揚的景國皇旗驚得目瞪口呆,固若金湯的天險,一夜之間就淪陷了!

李星洲不得他的驚訝,馬上讓固立川帶他的平州精兵到寧海堡接手防務,讓五團騰出手北上增援。

從槍聲密度和北方不斷回報的訊息,李星洲推斷金人完全急了,正大批大批援軍正源源不斷往北麵增援過來。

金人主將隻要有腦子就不得不急,寧海堡陷落如果奪不回來,他們就會陷入兩麵夾擊的境地!

景國的軍隊也可以輕而易舉迂迴到背後攻擊他們。

外牆是連通的,景軍直接走城頭大道過去,到時候他們連固守也做不到。所以金國主將十有**也是紅了眼,要拚命了,從短時間內來大量增援就能看出。

李星洲也罷他目前能騰出手的全部三個團兵力都用於阻擊援軍,他敏銳的察覺出,此時雙方已到一決生死的關鍵時刻,決不能讓金軍奪回寧海堡。

另外一邊,城外炮兵陣地開始向北挪動,意在打擊城頭的金國援軍,可新炮實在太重,挪動起來很慢,估計還要一個小時才能進入預定陣地。

遙遠的北麵城頭,槍聲密集,喊殺聲震天響徹雲霄,決定勝負的這一刻終於來了!

李星洲思緒千迴百轉卻隻在瞬間,他轉身騎上眉雪,向著城下疾馳,身後親衛隊急忙跟上。

他果然還是他,這種決定生死的時候,他無法坐到在後方安然穩坐!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