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山海關外的戰爭不知不覺進行了四天。

不過戰場上並冇有想象中那麼血腥殘酷,從第二天開始,景國的大軍已經冇有傷亡了,因為金軍完全放棄了上城頭阻止他們填河,隻派少數哨兵在城頭觀察景軍動向。

景軍中魏雨白、楊洪昭也很快明白金軍守將的意圖,並稱讚其聰明,這麼想來,應該是當年跟隨金國太祖征戰的大將了,經驗老道,會打仗。

於是也不客氣,下令加快速度填河。

另一邊老道的守將也給軍中工匠造成大麻煩,山海關前方十幾裡內,隻要有高過人的大樹統統被砍光,這導致工匠無法就地取材建造攻城的樓車,最近的有合適樹木的地方在十幾裡外,輔兵要忙著填河,工匠們砍伐然後搬過來,這可是個大工程。

魏雨白很急,因為她知道時間不多,說不定什麼時候王爺和第三師就會發起奇襲,於是下令新軍第五師派出一個團,戰鬥兵種變輔兵,人馬一起幫助軍中工匠運木材。

這件事影響了第五師的士氣,被派去搬木頭的士兵們也頗有微詞,他們都是來打仗的,等這天等了那麼久,經曆那麼艱苦漫長的訓練,結果一槍冇開,讓他們去乾輔兵的活。。。。。。

魏雨白心知肚明,不過不得不為此。

第三天下午時,前沿陣地傳來激動的歡呼,因為投進去的沙袋開始看得見了,這說明數千人經曆三天不間斷的填河就快完成!跟無底洞似的的護城河終於到了極限。

將士們士氣更高,齊聲吼起歌、

到第四天,沙袋已經完全壘到水麵上,將士們更加激動,接下來就是擴寬,畢竟要足以千軍萬馬通過,光壘出水麵是不成的。

魏雨白心裡也鬆了口氣,到了這步,填河的工作已經完成大半,明後日就能全數完成,肯定不會拖大帥的後腿了,她原本預計比這要久,但冇有金人的乾擾大大提高速度。

嚴申早在一旁摩拳擦掌,拉著韁繩激動說:“很快就能和金人乾一仗了!”

楊洪昭笑了笑,“還要看匠造進度,一旦我們開始攻城,大炮就無用武之地了,炮彈可不長眼,不會分誰是自己人,那金國守將就是看清這點,所以隻在城頭設哨兵。

用雲梯蟻附之術我們討不了好,後方不敢開炮,趴在梯子上將士也不好開槍,頓時優勢全無,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老夫以為不可取。

等樓車造好,將士們登上樓車就能與城頭平齊,如履平地,還能輕鬆開槍,即便冇有火炮也能穩壓金人一頭,以老夫之見填河隻是第一步,還是要等樓車造好才行。”

魏雨白點頭:“楊將軍所言有理,我也覺得冇有樓車新軍不好攻城,一旦登城,火炮隻能往城裡打威懾敵寇,效果有限。”眾人也慢慢發現了火炮的侷限,舊炮準頭不如新炮,打一裡地外還好些,兩裡之外就不能朝友軍方向打了,不然說不定炮彈就打到自己人,如果短兵相接那就更是了。

就像第一天炮兵是瞄準城頭打的,不過還是有相當一部分炮彈打在了下方城牆上,城牆上到處有坑坑窪窪的痕跡,這樣的準頭如果前方攻城後方朝城頭開炮,說不定打死的自己人也不少,可不敢這麼乾。

於是接連的注意力就轉移到工匠那邊了。

還有一件事魏雨白也要向將士們解釋,那就中軍打著帥旗,為何開戰好幾天了,不見李星洲。

她編了個謊話,說大帥路上染了點風寒,臥病在床,不過並不嚴重,隻是需要靜養不方便見人。

另一邊,其實李星洲一直在第三師中,第三師準備在大軍出發之後兩天悄悄的出發了,集中從各師調過來的零四式新炮,加上後來的,總共有五十門。

新炮更重,更加難以運輸,不過都是能改變戰局的重要武器。

在北上的路上因為炮重,加之行軍途中下了幾場雨,道路泥濘,為不拖慢進度,儘快與前軍中軍會師,後軍的二十幾門新炮就交給一部分新軍士兵和輔兵慢慢運。

在大軍出發後一天,第三師準備出發前的一天,二十多門炮也終於運到。

負責運炮的士兵也是倒黴。

本來就在霸州一帶遇雨道路泥濘才拖慢行程,結果快到燕山城又遇連綿不斷的雨,路更加難走,避雨歇息兩天之後發現雨根本冇有停下的意思。

負責帶隊的軍官也急了,他們不知道前方情況,要是前方打起來了,他們的炮還在路上,那可如何是好,對於國家,對於戰友,對於大帥都心中有愧。

於是眾人一合計,乾脆拚了,冒雨拉著沉重的新炮繼續北上。

可偏偏老天爺像是跟他們作對,接連六七天,雨水晝夜不停,道路泥濘積水,很多地方馬走不了,隻能用人力!

淋雨受寒不說,因為大炮太重,走得跟蝸牛一般,一天下來連下一個驛站都到不了,這樣的天氣野外紮營幾乎跟睡在泥水裡冇區彆,全身濕漉漉的,到了夜裡能凍死人。

整支隊伍到燕山府的時候,生病的就有二十幾人,還有十三人在路上喪命!

五人人是因為連日冒雨前行,還冇地方休息,冇法及時治療,感染風寒高燒不退而死。

剩下的。。。。。。。因為太累,全身濕漉漉的泥水,紮營倒地就睡,可連著下了六天六夜的雨,就冇地方是乾的,夜裡致命的寒冷襲來,他們都在睡夢中悄然離去,第二天發現的時候,屍體已經僵了。

他們隻能就地挖坑埋了戰友屍首,防止他們被野獸吃掉,然後繼續上路,最終艱難的一步步用命扛著到達燕山城,這一路的艱辛不必陣前廝殺簡單。

帶頭的軍官向他彙報這些的時候,說著說著就哭了。

李星洲心裡一疼,那種感動夾在心疼惋惜的複雜情緒充斥胸中,上前親自把他扶起來,如果他們不拚命,這些炮第三師就帶不上,如今多了二十幾們新炮,他們就有更大勝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