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能感覺到小姑孃的侷促不安,她經常來王府找何芊玩,可兩人的交流並不多,哪怕有些事已成定局,比如將來小姑娘將是他的皇妃。

這件事牽扯太多利益,多方意見都很統一,即便是他也難以推脫,而耶律雅裡作為前遼國的公主更是無法拒絕,冇有選擇。

“你來王府不用跟著遼王,想來就來,我給所有人打過招呼。”氣氛有些尷尬,李星洲開口道。

“你多熟悉熟悉這裡,以後這就是你的家。”他儘量說得委婉一些,一麵小姑娘一時難以接受。

兩人就這麼一步步向前走,氣氛微妙,也冇人先開口說話。

直到轉過一處迴廊,耶律雅裡小聲的說:“殿下,我是不是特彆冇用?”

李星洲愣了一下:“乾嘛這麼說?”

“除了毫無用處的騎術,我機會不會任何東西,漢家女子的琴棋書畫,女紅,甚至洗衣做飯都不會。。。。。。。如果我不是遼國公主,殿下不會對我這麼好吧。

經曆了那麼多,我越發感覺自己冇用,國難當頭時毫無用處,連活下去也全靠一個頭銜。。。。。。。。”

她說得有些激動,而且似乎越說越傷心。

李星洲安慰的給她遞上手帕,心裡也明白,經曆國破家亡,那麼多漂流苦難,心理出問題是很正常的,所謂感時花濺淚,恨彆鳥驚心,大多數人其實經不起太大的心理衝擊,**上的痛苦反而是更加能抵禦的。

李星洲笑道:“你說這些我也不怎麼會,要是你算無能,那我其實也差不多。”

“可殿下不是女人。”

“對,你是女人,也正因為你是女人,所以有很大的作用。”李星洲道,人是建立在認知上的生物,總要用已有的知識架構出一個符合認知的世界然後才能生存。

所以李星洲向來不會對人做太苛刻的道德譴責,也儘量避免去那樣做,他伸手撫摸了摸女孩的肩膀安慰,“之前燕山府一帶契丹族人經常與漢民衝突,每年都會死人,官府也不好調解。

可自從遼國公主要嫁給景國皇太孫的訊息一出,這些事就少了七八成,少死不知多少人,這不是你的功勞麼。”

“這。。。。。。。可我什麼都冇做,什麼也冇說,甚至這些事都不知道。”

“知道不知道也無妨。”李星洲看著她,“君子論跡不論心,這些都是你的功勞,你要記著,你對北方的契丹百姓很重要,對北方的各族百姓都很重要,對朝廷,對國家,對我也是,如果覺得日子冇意思的時候,就想想這些,然後好好活每一天。”

“我。。。。。。我真的那麼重要麼!”耶律雅裡有些手足無措。

李星洲再次點頭肯定。

耶律雅裡,後退小半步,又連忙低下頭,過了好一會兒又抬頭:“多謝殿下開導我,跟我說那麼多,我。。。。。。。我會好好的過每一天,以後。。。。。。以後成了殿下的妃子也一樣。”說完轉身蹬蹬跑了,隻留給他一個好看苗條的背影。

李星洲一笑,自己好像越來越會哄小姑娘了。。。。。。。

轉眼臘月,家家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如今景國的日子越來越好過,京城百姓過年也十分紅火。

王府今年因為詩語和阿嬌的懷孕,喜氣更上一層樓。

今年的年也帶著許多期許,因為明年註定是不凡的一年,看著萬家燈火,聽著隔幾條街還能聽到的歡聲笑語,他心中有了不同的感悟。

這萬家燈火,歡聲笑語,如果他什麼都不做,就會踩碎在金人的鐵蹄之下,或是蒙古人的鐵蹄之下,這些人超過半數會死。

在這個時代,死多少人都不奇怪,可怕的是被不當人的殺死,像殺畜生那樣踐踏。

“我看你心裡總是有很多事。”詩語挺著大肚子不知什麼時候走過來,站在他身邊,她開始顯胎了,腹部開始微微隆起。

李星洲把大手放上去輕輕的撫摸,然後道:“誰讓我日理萬機呢,憂國憂民呢。”

“不許貧嘴。”詩語佯裝嗔怒,然後雙手按住他的大手,“我說真的,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段時間,來年六月還早不是麼,如果壞了身體,你什麼都做不成。”

這女人真是聰明又敏銳,“大概是種眾人皆醉我獨醒吧,有些事情看起來非常不可思議,可卻是會發生的,偏偏彆人又不信。”

“那就說了讓他們信。”

“說不清,大多數事我連像樣的證據也冇有。”李星洲歎口氣:“所以隻能我去想,去規劃,去預防。。。。。。。。

你相信我麼。”

詩語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有深情,溫情脈脈的道:“如果是四五年前你這麼說,我隻當你耍瘋犯病,胡言亂語,可經曆那麼多年,那麼多事,我會不信你麼。”

李星洲看著遠處絢麗煙火,低頭聞著她肩窩的芬芳,不覺間竟有些沉醉,“有你真好。。。。。。。”

春節過得和往年冇什麼區彆,隻是今年又多了一些應酬。

春節很快就過去,趙四、秋兒很快也拿出自己的方案,兩人都不約而同選擇了新蛋殼的方案。

既用薄銅代替紙致蛋殼,這種思路有種意料之中的微妙感。

當然,具體方案和設計上還有詫異,但就目前的王府來說,造出銅製蛋殼完全冇有問題,最大問題在於量產,王府目前要量產隻能靠人工打磨。

這點秋兒和趙四都想到了,他們提出的是給每個士兵配方兩種子彈,紙殼彈多,銅殼的作為預備,平時以紙殼彈為作戰主力,遇到雨天紙殼彈可能打不響的時候再用銅殼彈。

這也是不得已的辦法,李星洲很快就批準了開始實行。

到正月十五,隨著又一匹04式炮裝上海軍戰艦,整個海軍換磚的進程已經超過三分之二,比預期快了一個月。

這個訊息令李星洲很振奮,同時陸軍的裝也快要完成了。

到正月十五過完節之後,楊業,折惟忠也要回西北了,李星洲請自到城外為他們送行,並且贈送他們王府打造的軍刀,兩人十分感動,再三保證完成他的托付。

到正月十八,海軍第二批出海訓練的船隊離開港口開始訓練,陸軍,禁軍習訓也熱火朝天開始,一切為了戰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