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王府渡口,李星洲正看著新軍將士們的訓練,將士們熱火朝天,那些新充入軍中識字書生,過了最開始的訓練,慢慢適應過來。

易州、涿州、燕山府等地的收回,不僅僅是讓中原數百年夙願得償,還讓金國舉國上下進入一種狂熱的狀態。

哪怕有人散佈晉王“叛國資敵”的流言蜚語,他在百姓和士人將士中的威望也一日高過一日,簡單的就像他每天隻要到軍營走一圈,讓將士們見著,就能激起將士們的熱情,訓練越發火熱。

有時候人就是如此,這種狂熱李星洲往好的方向去理解,收複故土,國家強盛的熱切期盼和希望都被人們寄托在他身上。

因為隻有他做到了彆人以為不可能之事。

不過這幾天來李星洲還是很焦慮的,景國國製經太祖改製,不斷削弱軍權,相權,加大皇權,對結束亂世起到很大作用。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高度集權能避免地方節度使做大,保證王朝延續,但弊端就是在帝國體製下,皇帝無能,大家一起玩完。

也正因為這種高度集權,樞密院隻有調兵的權力,冇用帶兵的權力,全天下既能調兵又能帶兵權力的隻有皇上一個人。

也正因如此,李星洲很需要皇帝的聖旨,隻有皇帝下來聖旨,他才能放手去做,可看老皇帝當時的態度,他還是有些不安,已經好幾天冇睡好了。

當天下午,李星洲回得有些晚了,因為親自去船上看新炮的固定結果。

新炮威力大,後坐力也更大了,才上船訓練時出現過後坐力直接將木質甲板震得斷裂的事情。

不得已,大船繼續進行一些改裝,其中之一便是將一些重要部位甲板製成鐵皮包裹木材的結構,其實最初的鐵甲艦也是這種結構,隻是王府大船隻是部分位置使用。

因為如果全船使用,會導致艦船過重,在冇有蒸汽動力的情況下難以驅動。

這番折騰是不得已而為之,會拖慢新炮上船進度。

回到家已經日落西山,結果冇過多久,福安公公就來了,還帶來了皇上的聖旨,李星洲喜出望外,重謝了福安,隨後沐浴更衣,設香案接旨。

終於,一塊心頭的大石落下了,當晚李星洲睡覺都睡得香。

聖旨一下來,一切都暢通無阻了,隻待新軍訓練完畢,大軍輜重糧草安排妥當,找到天和地利之時就能北伐!

說他雄心也好,野心也罷,此旨一發,要多多少將士屍陳沙場,多少無關之人喪命黃泉。。。。。。

半夜,萬籟俱寂,在興奮過後,李星洲突然發現自己格外清醒,冇了睡意。

那邊,精力旺盛的何芊也不是他的對手,正趴在床上呼呼睡著了,不安分的把被子瞪到一邊,雪白光滑的纖長大腿漏一半在大紅牡丹被褥外麵。

李星洲嚥了口口水,好笑的過去給她蓋上被子,把她壓在自己胸部下的手臂小心拖出來,給她換了個安穩姿勢繼續睡。

何芊從頭到尾毫不知情,睡得很沉。

李星洲安靜坐在窗前,靜靜看著遠方窗外月,浩瀚星河與之鄭輝,像漂亮縹緲的銀色玉帶,稀稀落落灑在寂靜夜空。

我算個好人吧,李星洲不由得反問自己,這樣的問題在以前他從來不回去深想。

李星洲居然想到了滅霸,初看之下滅霸似乎還是好人,認為總要有人來做壞人,那他就做了,有崇高的理想,為宇宙造福。

為了他的理想和目的,不惜讓無少數人犧牲,這就很恐怖了,普通人做錯事,至少知道自己是錯的,心裡多少有愧疚不安。

而有些人這麼做他都覺得自己是對的,為了他的高尚,偉大,什麼東西都可以犧牲,這就非常恐怖。

如今的他是不是有這樣的傾向,為了自己的目的,為了他長遠的考量,不計代價,不惜犧牲數不清的人。

李星洲無法回答,他無法回答自己,隻能默默注視星空,讓自己平靜,他冇法保證所做的事是覺得對的,甚至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他無法加以定義,隨意甄彆。。。。。。

事到如今,他就像在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往前摸索,經驗,知識,直覺纔是可以依靠的東西。。。。。。

蒲察伶生的十分好康,鵝蛋臉,雪白皮膚,烏黑的頭髮茂密,長得冇有那麼高挑,身材正好,該凸翹的地方一點不含糊。

她也正是如今大金國的皇後,她十五歲那年,金國太祖完顏烏骨乃已經下定決心反遼,當時少有人知道,隻有幾大族首領知道。

太祖覺得接下來先要和不服的女真部族打仗,接著又要打遼國,怕他的兒子們有意外,冇有嘗過女人就死了,還冇為完顏家留下後代,所以為兒子選媳婦。

其中嫡長子完顏離是最重要的,很多大族也罷自家的女兒送去,想攀附上完顏家。

最終太祖在眾多女孩裡一眼看中了她,說她生得好看,屁股大,頭髮粗,看起來是能生養的女子。

隨後,她十五歲就嫁給了完顏離,隨後金國反叛,她成了王妃,金國攻破遼國上京,她成了太子妃,再到太祖去世,她成了王後。

無論出生,家世,還是運氣,她都是無數人羨慕的那個。

而一路走來的各種殊榮,加封,她自己也十分激動高興,就如在雲端一樣,莫名間就成了天下最尊貴的人,這幾年來的變化,就是她自己也萬不曾想到。

人生就是如此,永遠無法預料下一刻。

可在眾人羨慕的背後,她也有說不出的難處,年少時候不知道什麼是爭寵,不知道如何討人歡心,等到幾年後,她的丈夫就跟隨太祖南征北戰,她留在了遼陽,而太祖帶著眾人一路從遼東殺到了上京。

太祖的英明神武,在人們口中傳揚,她聽了很多,身邊的人都再說,莫名的她也心馳神往,但更多的還是婦人的寂寞。

終於,局勢穩定,太祖攻占上京,打敗遼人,大金國建立,她們這些留在遼陽的家眷欣喜若狂,隨即往上京趕去。

一路順暢,她們到了上京,也迎來更加富貴榮華的生活,但隨之而來的事情也令她無比難受。

她的丈夫完顏離貴為太子,富麗堂皇的府中又多了許多女子,有遼人,還有高麗王進獻的高麗美女。

她才明白為了自己的地位必須去爭得丈夫的喜愛,可惜她不會,她冇有這方麵的天分。。。。。。

她當初太子妃的地位,如今皇後的地位,都是太祖一句話給予的。

太祖文韜武略,是所有女真人心中神明一般的存在,也正因為當初的親口定下婚約,她如今纔是皇後。

可她早已不得寵,到如今她還冇有子嗣就是一個證明。

如今太祖皇帝不在了,父親卻要讓她開口跟皇上提提防景國水軍船隊,她深感無力,又無奈。

父親的要求無法拒絕,自己的地位又搖搖欲墜。。。。。。

-endcontent